飞剑诀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1周前 ( 05-22 09:13 ) 6 0条评论

  丁天雷是康熙年间湖广一带赫赫有名的青年英杰。时年二十,两臂天生神力,手使一条精铁大棍,重六十八斤,舞起来虎虎生风,真有万夫莫当之威势。丁天雷年轻气盛,自出道以来,从未有人能在他手下走过三招两式,不免目空一切,狂妄自大起来。
  却说丁天雷少年得志,小小年纪便成了一庄之主,本该春风拂面,胸怀坦荡。他不是,常常愁容满面,心头烦躁。这里有个原因:丁天雷的父亲丁吴壮年时与人比武,曾败给一个绰号李铁手的人,因此郁闷成疾,临终留下遗熹让丁天雷精习武功,有朝一日洗雪老父一败之仇。为了这个,丁天雷打小拜了少林寺了空大师为徒,苦习武功一十二载,艺成下山后终于访得父亲的仇人李铁手,竟是离丁家庄不远李家寨的寨主。
  这天又是清明,丁天雷扫过墓后,父亲坟头上的荒草让他心如油煎,竟撇下母亲和庄丁骑上快马,径直去李家寨找李铁手,他想生擒李铁手拜祭父亲的在天之灵。
  李家寨虽然距丁家坟山不远,可是山路崎岖、路狭难走。丁天雷心急怪路远,拼命鞭打快马。就在这时,前面有个病汉挡住了去路。病汉头戴斗笠,身披长衫,面色蜡黄,瘦得皮包骨头,好像已病入膏肓,走一步歇歇停停,走两步摇摇晃晃。
  丁天雷心急如火,眼看天色渐黑,不由得大吼一声:呔!前面的病汉快闪开了!这一声真如山崩地裂,可是,病汉好像没听到,还是不紧不慢地走着。
  丁天雷更急了,又是大喝一声,这回,病汉才慢慢转回头来,冷冷地看着丁天雷,说:年轻人,路窄难行,只容一人,何必逼人太甚?就是少年得志的丁天雷到这儿也得礼让老人呀!
  丁天雷吃了一惊,心想:他怎么知道我是丁天雷?丁天雷忘了,他手中的精铁大棍就是最好的招牌。可是,丁天雷哪把一个病鬼放在眼里?当时怒起心头,大喝道:不错,我就是丁天雷,你少倚老卖老,这路你让是不让!
  病汉转回头去,还是慢吞吞地说:丁天雷,我都说过了,就是丁天雷来了也得礼让老人呀!
  听了这话,丁天雷真的急了,说一声:看打!抡起大棍向老人打去,当然他不是真打,手下只用了两成功力,心想:一个病老头,吓吓他就行了。就是这样威势也是不小,狭路上呜呜刮起了风,大棍直奔老人后脑而去,却也带了收劲。丁天雷想:要是他真躲不开就立刻收棍,难道还真的为他不让路打死他不成?
  哪知道,棍还未到,老人突然咳嗽起来,咳嗽得弯下腰去,正好躲过大棍,又直起身慢条斯理地向前走去。丁天雷以为是巧合,再起一棍直扫老人双腿,心想:难道这次你也能躲过?不料,老人等到棍到,脚底下一个跄踉,整个身子趴伏地上,大棍呜的从老人身上扫过,又一次走空了。这回,丁天雷心生警惕:这个病鬼绝非泛泛之辈,说不定是有意与自己较量武功来的。于是,不再轻视,大棍一摆,用了八成功力向老人打去。这一回与前两次不同,当真是棍出如闪电,风声四起,丁天雷用的这一招叫举天击日,力断江流,要是真被大棍砸上,就是顽石也得粉碎。
  就在大棍落下的同时,老人转过身来,不躲不闪,好像吓傻了,哆哆嗦嗦举起一只手掌,两根手指岔开架住了大棍,这一下把丁天雷惊出一身冷汗,他知道,自己这一棍的力量不在万斤也有千斤,反被人家若无其事地用两根手指就轻轻架住了,老人的功力不知高出自己多少。唉!真是真人不露相,赶紧收棍吧。可是,大棍夹在老人的两根手指间如同铜浇铁铸,一丝动弹不得,丁天雷更是万分惊讶,撒手丢棍,跳下马来,叉手抱拳,恭恭敬敬地说:老人家,天雷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敢问师父高姓大名,天雷今日有事,他日定当登门谢罪。
  老人二指一松,微微一笑说:丁师父,老朽多有冒犯,登门谢罪就不必了。常言道:冤家宜解不宜结,同在武林,切磋技艺本是平常,何必耿耿于怀。你今日之事老朽已尽知,当日,李寨主与你父比武,实是无心之失,今日之事,还望丁师父奠挂心上。
  丁天雷一听,知道自己碰到了高人,艺不如人,只好说:老人家,今日我败在您的手下,无话可说,天雷只求老人家留下姓名。
  老人一声长叹,说:唉,当年尊父也是这般,只是小小挫败而已,何必苦苦相逼?也罢,丁师父,老朽便是你要找的李铁手。若肯不记前嫌,老朽敢请舍下小酌。
  不必了!丁天雷闻听面前老者就是父亲的仇人李铁手,顿时气恨满胸,奈何技不如人,再打只能白白赔上性命,只好丢下一句场面话说:今日在下甘败下风,三年后定当登门候教!告辞了!
  丁天雷说完拿起精铁大棍就走,不料,他刚拿起棍头,棍身已断,原来,精铁大棍适才被李铁手二指一夹已拦腰而断。丁天雷又气又恨地丢下断棍,恼怒离去,身后,李铁手歉疚地说:丁师父,老朽不慎弄坏了你的兵器,改日定当赔付!
  谢谢了!丁天雷愤愤地说道,驱马一溜烟的跑下山去。
  却说丁天雷回到家中,越思越想心中越是恼恨。本来,丁天雷不是心胸狭窄之人,只是父亲遗嘱、年轻气盛,令他不得不时时挂记在心。初次相会李铁手就吃了败绩,自知功力难敌,万般无奈,打点行装,连夜赶赴少林寺再找师父。
  不一日,丁天雷晓行夜宿赶到少林寺,却在门外徘徊不敢入寺,看守寺门的小和尚已认出他来,问他为何不进寺中,丁天雷不禁眼中垂下泪来。说:天雷蒙羞而来,已知愧对少林师祖,故此不敢贸然进入。
  小和尚说:天雷师叔,师祖已知师叔到此,特让师侄在此等候。
  丁天雷年纪虽小,因是了空大师的徒弟,辈份很高。当下,小和尚带丁天雷走人禅房,见了了空大师,丁天雷伏身跪下,几番叩首,了空大师方言道:天雷,你不守武德,心胸狭窄,常挟好勇斗狠之心,如今败归山门,有何面目拜见佛祖?
  丁天雷一听,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自己挑斗李铁手才几天,竟传到了师父耳中,不由得心生惶恐,当下,磕头如鸡啄米,恳求师父准他再入山门。
  了空大师本是慈悲为怀的高僧,见此情景不由叹息一声,说:天雷,你起来吧。让我收留你倒也不难,怕的是你艺成之后故态重生,再去寻仇,违了佛祖宗旨也罢,你还年轻,便是再跌几跤也爬得起。记住:三年为期,一不准你私自下山;二不准你习练武功;三不准你违犯寺规。
  就这样,丁天雷重进师门,一晃一年过去了。这一年,丁天雷服侍师父,遵守寺规,埋头苦干,了空大师说到做到,真的没有再教他一招半式。丁天雷有苦难言,心想:学不到武功,自己到少林寺干嘛来了?
  这天夜里,丁天雷辗转难眠,心中暗叹师父狠心不再传授武艺,猛听窗外风声大作,往外看时,窗外草木未动,不知风声从何而来?走出门外,就着夜色仔细一看,原来是师父正在月下习练拳法,舞得风声四起,枯枝败叶纷纷落地。丁天雷看得心动不已,悄悄地按着师父的招式习练起来。就这样,丁天雷每逢师父练拳便跟着习练,不觉间,几个月时间匆匆而过,丁天雷自觉拳艺大增,心中很是高兴。
  这一夜,丁天雷正在跟着师父的步法练拳,嗖的一声,一道黑光掠过,嘭的扎到他身后的木柱上钉住了。丁天雷回身一看,却是一截树枝,上面挟带着一块白绢,写。着一行字:习武当先修武德,健体首要健心胸。丁天雷知道师父已知晓自己偷学武艺,此意在告诫他不可再行复仇之举。也默许了他偷艺。
  就这样,丁天雷一学近二年,不仅拳术大精,还学到了一手飞刀的绝技。百步之内飞刀发出百发百中。这时,他早忘记了师父的教诲,一心只想着早点下山,再找李铁手一决高下。
  这一天,丁天雷早早起来,见过师父说:师父在上,徒儿此次上山已近三载,不免家中老母挂念。徒儿想下山探母,还望师父准许。
  了空既是得道高僧,世事岂能不解。当下说道:儿子思母,人伦之常。三年中你的武艺颇有长进,只是山外有山,人上有人,此次下山,切不可再好勇斗狠,忘了师父教诲。速去速回!
  丁天雷别了师父,匆匆上路,夜宿晓行,暂且不表。却说李铁手三年前无奈出手,断了丁天雷的精铁大棍,思想万千,心中难安,他知道丁天雷秉性与其父相仿,且年轻气盛,三年期到必来寻衅,联想自己虽有绝艺在身,却是日渐衰老,气力大不如从前,因此每日忧心重重。
  忽一日,李铁手想起从师学艺时,临下山前师父曾以武功秘笈《飞剑诀》相赠,急忙找出,不禁大喜,原来,这《飞剑诀》是以气驭剑之术,非内功深厚者不能习练。李铁手多年磨练的恰是驭气之术。当下,李铁手苦苦习练起来。不料,练到最后一式剑转乾坤时,因无师父指点,未能掌握好驭气要领,竟被飞剑斩断了右臂,成了残废。
  这一天,正是三年期满,丁天雷已距李家寨不远,驱马驰骋间,忽听身后有人轻唤:敢问小哥可是天雷师父吗?
  丁天雷闻声一怔,自己骑的可是千里驹啊!驰骋起来何人追得上?回头看去,见一须发皆白的老者轻飘飘紧随马后,急忙勒住马首问道:吁!老人家,您是何人,怎知我的名字?
  老者微微一笑,停下脚步,面不改色,气不长出。朗声说道:小哥印堂发暗,此去只怕凶多吉少!故尔在下一路跟来告之。
  丁天雷气上心头,强压着说:呸、呸!看你一把年纪,在下尊一声老人家,怎么不知规矩?新年将临,岂不闻好言胜金?
  老者不紧不慢:小哥别恼,老朽话不中听,却是实言。稍后只怕小哥见到李铁手难以抵挡呢!
  丁天雷心中疑惑:我的事他知道得这般清楚,想必是李铁手派来打探的。当下哈哈大笑道:老匹夫,你去告诉李铁手,我早不是三年前的丁天雷啦!
  老者也是哈哈一笑,怀中取出一个物件弹向丁天雷,说:小哥,若是信得老朽,且收好此物,危急之时抛出可救小哥性命。
  丁天雷信手接住,震得掌心发麻,低头一看,掌中之物只是一枚小小的铜钱,所不同的这枚铜钱光滑如镜,十分精致。心中暗道:看来老者功力非浅,发出一枚铜钱有如此力道。就放入怀中,扬鞭拍马,急驰而去。
  很快,丁天雷已到李家寨门前,只见寨门大开,李铁手恭立门前,一只右臂齐根断去已成残废。丁天雷更加深信不疑方才老者定是李铁手请来的帮手,驱马上前说道:李寨主,一别三年,别来无恙?
  李铁手苦笑道:老朽如今失去铁手,已是残废,丁师父莫再取笑了吧。当年,老朽无意中得罪了丁师父,本该奉酒赔罪,不知丁师父是否肯赏老朽薄面?
  丁天雷不再说话,出手就是绝招,飞刀急如星火直奔李铁手咽喉而去,李铁手也不怠慢,身形一闪,两支飞剑自后背疾射而出,一支将丁天雷发出的飞刀击落尘埃,一支挟着风声砍向丁天雷。
  丁天雷当然不能束手被砍,连连发出飞刀,谁知,那些本该百步穿杨的飞刀此时都失去了准头,不等飞到李铁手身前,好像碰到了墙壁,纷纷落地,倒是李铁手的两支飞剑寒光闪闪,环绕着丁天雷上下飞舞,弄得他左招右架,全无回手之力。
  渐渐地,李铁手终是年老力衰,时间长了气势慢慢弱了,丁天雷年轻力壮,越战越勇,逼得李铁手遍体流汗,脸色煞白,不得不使出《飞剑诀》的最后一招剑转乾坤,但见两支飞剑,一剑在上,一剑掠下,幻出漫天的剑花让丁天雷难辨真假,就听噼啪作响,脸上连挨剑脊几下,若不是李铁手手下留情,早已命丧剑下。眼见飞剑紧随脖颈,丁天雷已无飞刀可挡。危急之时,丁天雷顾不得其他,怀中取出铜钱叮的一声掷向空中。顿时,满天剑气消失,李铁手飘身而上抓住铜钱,扶住摇摇欲跌的丁天雷,惊问道:难道你是师侄儿?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长笑,是丁天雷路上相遇的老者到了。李铁手哈哈大笑,说:好、好!果然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师兄,原来是你收的好徒儿呀!
  老者是李铁手的师哥,同是了空大师的徒弟。那枚铜钱是二人在少林寺学艺时,磨了留作日后相见的信物。
  就听李铁手的师哥说:师弟,你和他不光是一家人,还是师兄弟哪!当下,把丁天雷的来历对李铁手说了一遍。
  李铁手这才明白:丁天雷原来是师父在他们下山后收的徒弟。只听老者说:二位师弟,小师弟这次下山后,师父算准他还得来找师弟寻仇,特派人找我前来平息,本来,路上我就可以说明此事,只是想到:年轻人多吃些苦头方知天外有天的道理。没想到几年不见,师弟的武功精进许多,险些让小师弟吃了苦头。小师弟,师父让我告诉你,习武本是为了强身健体,弘扬国术,万事离不开一个义字。谁知你唉!该打!
  听到这里,丁天雷早已愧疚难当,跪倒在地,不敢抬头。
  却说丁天雷经此教训,从此,重返少林,精习武德,再也不敢狂妄自大。习练多年之后,终成一派武林宗师。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2,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