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怨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6天前 ( 05-22 09:13 ) 6 0条评论

  一。锦囊妙计
  江南水乡有个豺狼村,古时以豺狼多而得名,如今已成百来户人家的小村庄了。村里有对双胞胎姐妹,姐姐叫玉花,妹妹叫荷花,两个人长得如花似玉,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美女。虽说两姐妹长得一模一样,可性格却相差很多:大姐玉花温柔善良,落落大方,妹妹荷花泼辣调皮,却带几分自私。她们家紧靠村委会东边,每天在村委会门前进进出出:人们都说这对姐妹属凤凰的,将来准飞出豺狼村。却说生产队分田到户第二年,县里组织科委干部下乡,一行人员就安排在村委会内。其中有个二十五六岁的小青年,叫田福,生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最惹人注目。
  一天,田福听到村委会门口有人喊他,就应声奔出门,不想正撞着横穿而过的荷花姑娘。说来也巧,荷花手里捧着一只刚从园里摘来的大西瓜,被田福一撞,西瓜脱手而出,扑地摔个粉碎。荷花顿时杏眼圆睁,嚷道:怎么走的路,你没长眼睛哪!田福一看自己闯了祸,急忙连声说对不起,荷花可不是个好惹的角色,头一歪,嘴一努,说:说得轻巧,打破了人家东西,说一句对不起就解决啦?不行,你得赔我西瓜!好好,我错了,我赔!田福顺从地掏出两元钱,递给荷花。荷花眼一斜,说:就这点钱?咋?少了?按市价一毛一斤,你的瓜再大也不出十八斤吧!荷花把头一扬,理直气壮地说:呸,谁稀罕你两块钱哪!我这只瓜有名堂,名字叫龙凤瓜,是我花四年时间精心培育成的,而且今年只结了一个瓜,我想留做种子用的。现在好了你别说两块,就是给两百块我也不稀罕!正是穷长工碰上了恶少爷。田福知道这样纠缠下去,没完没了,就软了口气,说:姑娘,我现在有急事,改日我再赔你一只更好的瓜。要是你相信我,我先把上海牌手表押在你那里,等赔了瓜你再还我好了。说罢,就真的从腕上捋下手表,递了过去。荷花也不客气,接过手表说:好哇,我家就在村委会东边的篱笆墙内,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说着话,一甩辫子,走了。故事说到这里,大家不免要问:荷花为何又善罢甘休了呢?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她的小九九.荷花这个人虚荣心极强,心眼儿也高。她知道自己容貌出众,就一心想攀高枝,飞出农村,当她第一眼看到田福,就有了一番心思。今天的赔瓜戏只不过刚开场呢。第二天,田福特地花高价买了一只大西瓜,来到荷花家,一走进篱笆墙,就看到荷花正在晾衣服。他一步抢上前,说:姑娘,这只西瓜送还你,没问题了吧!这一次田福倒是弄错了户头,晾衣服的不是荷花,而是玉花。玉花她当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扑闪着大眼,问道:你送我西瓜干吗?田福以为玉花在逗他,说:虽耍了,你快把表还给我吧!表?什么表?玉花更莫名其妙了。田福见她佯装不知,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都怪自己太粗心了,怎么把小鸡交给黄鼠狼管!姑娘,做人要讲道德,不能昧着良心讲话!既然你不承认,我也拿你没办法。不过我告诉你,你这样做是要后悔的。说着,气呼呼地走了出去,撇下玉花呆呆地立在一旁。田福刚走进村委会,忽见一个影子一闪,却是荷花拦住了去路,田福气急败坏地说:你还有完没完?当然没完,你还没赔我西瓜呢!这句话无疑是火上加油,田福心想,看这姑娘容貌脱俗,心里可真阴险哪!自己赔了一只手表一只瓜,还受尽了气,不由脱口说道:无理!荷花一听,泼辣劲上来了:是你无理还是我无理?唉,算了算了,看在你是城里人的份上,算我倒霉好了!说着,将手表扔给田福。田福揣好表,哼了一声,拂袖而去。荷花看不惯田福那副高傲的样子,一步抢前挡住田福:哎,你逞什么能?你以为自己是干部就摆阔架子吗!你要怎么样?你不认错也可以。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什么条件?荷花眼珠一转,抿了抿薄薄的嘴唇,说:你先闭上眼睛!田福不知是计,真的闭上了眼睛。荷花大胆地凑上前去,吧叽在他的脸上吻了一下,一甩辫子便跑田福长这么大,从未被姑娘吻过,荷花这一怒一嗔,倒把田福弄得神魂颠倒。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荷花人早已跑远了。他看着那燕子般的身影,心怦怦狂跳:这姑娘,真是又调皮又可爱他回到宿舍,刚刚关好门,就听到笃笃的敲门声,田福打开门,不由愣了:又是她!原来玉花送瓜来了。田福当然不知道姐妹俩换了人,一见到玉花,脸上顿时像喝醉了酒,刚才被吻的一幕又历历在目,他被姑娘的多情和大胆打动了,情意绵绵地说:姑娘,你叫什么名字!玉花!玉花羞涩地低下头,轻轻地说。
  田福越看越有味,不由冲动地抓住玉花的手:我爱你!玉花被这突如其来的求爱弄得不知所措,下意识地推却道:你是城里人,我只不过是一个乡下姑娘,你不要一时冲动!田福忙握紧玉花的手,说:别这么说,我是真心的,你要相信我!玉花夺门而出,说:对不起,我该走了!田福拉住她,说:明晚打谷场放电影,我在变压器那儿等你。玉花羞得啥也说不出,一溜小跑,没影子了。下午,好好的天空下起了太阳雨,田福躺在宿舍里,忽然想起衣服还晾在外面,连忙翻身下床,一打开门,不料却与一个人撞个满怀!原来是荷花来了。荷花手里捧着一摞衣服,往他床上一掼,说:给你!田福憨厚地挠了挠头皮,说:不好意思!荷花像主人一样,四下打量着房子,突然她看到放在桌上的西瓜,哇地惊喜起来,说:你想把它送给我呀!别费心了,我跟你是闹着玩的!她把手伸给田福,歪着头说:我叫荷花,咱们交个朋友吧!田福被她说懵了,刚刚听她说自己叫玉花,怎么一眨眼又叫荷花了?田福怀疑自己听背了,思想正开小差,荷花又用手指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脑袋,说:明晚打谷场有电影,我在那等你!田福看着荷花,一股清泉从心头潺潺流过,他心想:这姑娘真是多变啊!然而,天真的田福没料到,他已不知不觉陷入一场感情的漩涡之中。第二天晚上,田福如约来到打谷场的变压器下,玉花早等在那儿了,羞答答的样子更叫田福喜爱。毕竟是第一次约会,两人都显得有些激动。他俩站在那里,一开始还有些拘束,话也说得不多,渐渐地,爱情的火花迸发了,两个人越谈越投机,两个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这时,电影也开演了,可他们沉浸在幸福的温馨之中,谁也不肯走过去。只有天上的星星,眨巴着眼睛,似乎在偷听这对有情人说悄悄话。突然,玉花听到一阵蟋蟋蟀蟀的声音,她扭头一看,是妹妹荷花正朝自己走来,她忙把田福推开,自己则闪在一旁。田福正要过去拉她,荷花一下子扑上来,勾住田福的脖子说:你怎么躲在这里,让我好找呀!田福刮了一下荷花的鼻子,说:你这鬼丫头,真调皮!说着,搂住荷花,吧叽吻了一下她的嘴。荷花睁圆了眼睛,半天回不过神来:你吻我!田福看着荷花,逗趣道:是啊!你爱我?对呀!
  田福和荷花俩卿卿我我,此时,站在不远处的玉花见此情景,默默地掉下了泪。都说男人的心是六月的天,说变就变,没有想到这句话在自己身上应验了。玉花又是羞,又是恼,一时呆立在那里,不知所措。却说荷花满面春风,拽住田福的衣袖就去看电影。朦胧中,她看到前面有个身影一晃,像是自己的姐姐,就和田福相拥着走了过去。走近一看,果然,荷花的兴致一下子高涨起来,她叫住了姐姐指着田福介绍道:姐姐,这是我男朋友,叫田福!玉花一见,鼻子不由得酸涩起来,她朝田福勉强笑了笑,说:你好话一出口,泪水就夺眶而出,她忙转过身低下了头。田福转过头左边看看玉花,右边看看荷花,发现姐妹俩长得竟毫厘不差!田福愣了,傻了!荷花见田福直发愣,便嗲声嗲气地说:认不出啦?我叫荷花,这是我大姐玉花,你看她像不像多愁善感的林黛玉!一席话说得田福暗自沉思,半晌才从五里云雾中走出来,他对玉花说:这么说我碰了你妹妹的瓜,却把瓜赔给了你?玉花无声地点了点头。哦!谜团终于解开了。田福同时也醒悟了,刚才与玉花的那一番交谈,可谓是情投意合,她温柔善良,正是自己要选择的。也就在此刻,在朦胧的月光下,他看到了玉花晶莹的泪光。他上前几步就要拉玉花,玉花见了,说:不不,不要碰我!田福还想作解释,荷花挡住道,说:让她走吧!免得让她像只电灯泡!玉花一听,踉踉跄跄地跑了。荷花则顺势偎依着田福,指着玉花的背影说:瞧她那德性,一委屈就哭。
  田福一把推开她,大声吼道:你别说了!她多纯洁,谁像你那么自私!说罢,追了上去走进篱笆墙,玉花的房门虚掩着,隐约中,田福听到了抽泣声。田福敲了敲门,说:玉花,你别哭。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你还有妹妹,并且长得跟你一模一样!你走吧,我妹妹才是你爱的人!不,玉花,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你淳朴善良,我爱的是你!至于荷花,那完全是误会!不!你走吧!妹妹的心我最清楚。我不能与她相争,你别逼我了!玉花,玉花,你听我说么忽听砰一声,房门被死死地关住了。这一切,全被荷花看在眼里,听在耳里。她站在篱笆墙外,看着田福喝醉酒般地走出,心头涌起一股愤怒的冲动次日早晨,姐妹俩到池塘边洗衣服,两人默默无语。洗完衣服,玉花正要提盛衣的篮子,荷花抢先拎在手里,她怨恨地瞪了姐姐一眼,央求道:好姐姐你别跟我争田福了好不好?是我先看上了他,要不是你介入玉花白了妹妹一眼,正色道:我从未跟你争过,现在是他缠着我。荷花见说到份儿上了,放下手中的篮子说:你也知道我的脾气,要得到的我绝不会放弃!我们姐妹俩何必争个你死我活呢?我有个主意,你到杭州的姨妈家躲一个月,一来可以游游西湖山水,二来又可以成全我,怎么样!
  说句心里话,玉花和田福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玉花认定田福这个人可以寄托自己的终身大事,一颗芳心早给了田福。可她转念一想,毕竟自己身为姐姐,何苦要与妹妹过不去?想到这里,她一咬牙,买了张车票,真的去了杭州。西湖的山水令人陶醉,却始终牵不住玉花的心。她惦着豺狼村,惦着豺狼村里的田福。一个月后,她急匆匆地往家赶。刚到村口,就看到荷花与一个男人在池塘边嬉闹,不禁鼻子一酸,泪花儿直打转,差一点又落了下来。玉花垂下头,一个劲儿往前走。当她走近池塘边,忽然发觉这男人根本不是田福,而是同村的张文革。说起张文革,豺狼村的人都有一本帐:他爸爸,在文化大革命中是造反派的一个小头目,做尽了坏事,后来判了刑,蹲了班房;他妈妈为人刁钻古怪,明里一把火,暗里一把剑。而且,张文革这小子也不是好料儿,在某些方面远远胜过他的父母。据说他正在鼓捣文物,有两个臭钱,平时神气活现的。可玉花一见到他,就总像吞了苍蝇般难受。现在她见妹妹和他搅在一块儿,不由得担扰起来,她拉住荷花:你怎么跟他在一起?荷花冷冷地吭了一声:跟他在一起咋了?臭了?你好,你有福气呀!城里人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这样说?你自己清楚,你走后,他理也不理我!还说是我逼你走的!他天天在村口盼你回来,不知道今天是死是活哩!说着,她挽住张文革的胳膊说,文哥,我们走!
  玉花心一沉,她想妹妹这人是个势利眼,她肯离田福而去,是不是田福出事了玉花不敢再想下去,三步并作两步,径直朝村委会走去,果然,田福病倒了。才一个月工夫,人就瘦了一圈。玉花不知是喜是忧是怨是恨,一把抱住了田福,哽咽着说:我对不起你!田福见到玉花,病也好了大半,从床上硬撑起身子,用微弱的声音说:玉花,你别折磨我好不好?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我以为妹妹她更爱你,所以你不用解释了!你知道爱情是不能转让的。你走后一个星期,我染上了肺炎,一开始你的妹妹还假惺惺陪着我,后来,她听信了别人的话,说我得了肺痨,不但要传给别人,还要拖累一辈子。慢慢地,她就对我冷淡了起来。你要是再迟几天回来,我怕是见不到你了,玉花,我爱的是你,不要离开我,好吗?
  玉花没有言语,含着泪花抱紧了田福。田福在玉花的精心护理下,身体很快就痊愈了。他们俩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就在这时,田福告诉玉花,他的下乡任务结束了,他要回城了。临别时,两个人依依不舍。玉花两眼噙着泪花,说:田福哥,你回城后会忘记我吗?田福忙用手堵了玉花的嘴,劝慰道:不会的。要不,我就留在山村陪你一辈子。玉花忙说:你工作重要,还是回去吧,我天天盼着你。田福听了,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田福起誓说:玉花妹,你别急,总有一天我会风风光光地把你接去的!田福走了!这一走如断了线的风筝,再也没了音讯!玉花等呀盼呀,望穿秋水,田福还没来接她!这可把荷花乐坏了,成天咬玉花的耳朵:哈哈哈,我看城里的爱情鸟飞喽,倒不如嫁个乡巴佬可靠!
  人命关天
  一个月里,玉花盼星星,盼月亮,盼着田福来接她。每天天一打亮,她就到村口的那棵老榆树下,站上一会。她一天天地消瘦了。苍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绿衣天使送来一封信。玉花一看是田福写来的,玉花把信紧紧地捂在胸口,激动得热泪盈盈。她感谢田福,感谢自己的眼光!可过了一会儿,她又担忧起来,为什么一个月了,田福才给自己写信?她忐忑不安地打开信,又连忙把眼睛闭上,最后,她定了定神,把信看了下去,原来田福为了布置新房,忙乎了一个月,一直没空给她写信,还说过几天就抬大红花轿接她过门。
  玉花那个激动呀,如杜鹃花怒放,高兴得一夜没合眼。终于,一辆东风载来了迎亲的队伍,在吹吹打打的唢呐声中将玉花接走了。荷花看着远去的车队,气得咬牙切齿。她一气之下,嫁给了张文革。从此,姐妹俩断了来往。荷花暗暗发誓,结婚后要脱胎换骨,活出个人样来。一天,荷花突然感到身体有些异样,婆婆关心地打探了一下,告诉她是有喜了,还嘱咐她一些生活禁忌。张文革乐坏了,当下就买了一大堆水果,说是补身子。婆婆更是细心,重活脏活不让荷花沾手,就连走路,婆婆也叫她不能太快,说那会惊动肚子里的宝宝。在婆婆家,大家众星捧月,荷花如公主般生活着。她再也不羡慕姐姐了,有这么好的婆婆和丈夫,少活十年,她荷花也心甘情愿。一天,姐姐托人捎来了一大篮粽子,原来姐姐生了一胎女孩,特来报喜。荷花不见也罢,一见,顿生无名火,连看也懒得看,一篮粽子倒进了猪盆里。下午,荷花感到肚子一阵疼痛,婆婆掐指一算,是荷花分娩的时间,忙叫人把荷花送到乡卫生院。不久,荷花就生下了一个胖女孩。望着呱呱啼哭的小生命,荷花留下了幸福的热泪。傍晚时分,丈夫回家报信回来,只见他垂头丧气,看也不看女儿,怒气冲冲地对荷花说:常言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也太不争气了,妈她老人家十月辛苦为了什么?现在都叫你给气病了!
  荷花听了,如同当头挨了一棒,好一会儿,她才回转神来,她知道在农村,封建的思想像枷锁一样难以挣脱,只好暗暗发誓下次争回一口气。满月不久,荷花又怀上了。六个月左右,荷花暗暗多了个心眼,一个人跑进医院做了B超,又塞给医生一笔钞票,医生告诉她可能是是女婴,荷花听罢,当机立断:打掉!谁知做了人流后,却是个男婴。不知这秘密怎么让婆婆知道了,她一跳三丈高,指着荷花的鼻子骂道:你这个丧门星,存心想让张家绝后!荷花一听这话,火了,她心想,六月怀胎受了苦不说,还要受婆婆的气,当下,也跳起来对骂:我流产是为了怀儿子,你们倒好,不体贴体贴我,还把我当成出气筒,你这个老不死的,你以为我是生孩子的机器啊!婆婆哪里受过这顿气,顿时浑身发抖,扑通一声,昏倒在地。
  张文革脸色大变,冲着荷花大发雷霆:混账东西,你怎么这样气妈!
  我真不明白,到底是她气我还是我气她!你还敢耍贫嘴!好呀,你也骂我,那我走!可走到哪里去呢?荷花不想回娘家,娘家、婆家离不了几步远,抬头就能看见婆婆的嘴脸,要走就走远远的。于是,她一口气便跑到大姐玉花家。却说这些年荷花一直不理玉花,如今突然闯来,倒把玉花吓了一跳。她连忙询问荷花出了什么事。荷花此时是满肚子委屈,她一把抱住了玉花,叫了一声:姐姐!玉花也感动了,她紧紧抱住妹妹,劝妹妹不要哭。荷花两肩颤动,抽泣道:姐姐呀!当初真不该不听你的话呀!她正要细说分明,田福从门外闯了进来,亲亲热热地叫了一声玉花,猛地看到头发凌乱的荷花,很觉得意外,不过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朝荷花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荷花看着姐姐、姐夫的亲热劲,不禁鼻子一酸:这一切为什么与自己无缘?就在这时,卧室里响起一个婴儿的哭声,田福像被火灼了一般,说:呀,咱们的宝贝醒了,你们俩聊聊,我去抱!不一会儿,田福抱着女儿出来,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说,小乖乖,别哭哦!果然,这小家伙就不哭了。玉花抱过女儿,给她喂起奶来。田福则用手在女儿的肚子上逗痒痒,边逗边对荷花说:快看,我们的宝贝越来越有趣了!
  荷花看着这一家三口甜甜美美,温馨和睦,再想想自己家冷冷落落,鼻子又酸了。她坐不住了,趁姐姐、姐夫不注意,什么招呼也没打,溜了出来。
  她一路风尘赶回家,满希望丈夫能像姐夫那样知疼知热,然而她打错了算盘,张文革一见面,就劈头盖脑地一顿臭骂:你好呀!把妈气成了这样就跑掉,你怎么不死掉?荷花脸不变色心不跳,理直气壮地说:你不要太狠了,你再没有人性,我就去结扎!张文革见她不服软,还威胁他,就气冲冲地说:你做得出,你就去吧!
  看到丈夫对自己还是这个态度,就像伤口上撒了一把盐,荷花掉转头又跑进姐姐家,把前因后果跟姐姐一说,末了,又说:现在,我只想给自己争回一个尊严,结扎!姐姐玉花听了也非常气愤,说:生男生女本来就一个样嘛!荷花下定决心要跟张文革斗气,真的去医院做了结扎手术。在玉花的精心照料下,荷花身体一天比一天地康复了。玉花暗暗责怪妹妹做事太鲁莽,不留个商量的余地。荷花一咬牙,说:这都是他自己害的!转而又说:姐,你真幸福,我,我真羡慕你呀!却说张文革那天只是一时冲动,等平静下来又有了些后悔。没想到荷花一去就是一个多月,连个踪影也没有,他担心荷花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办?这么一想,他拔腿就往玉花家赶,开门的正是荷花!
  张文革这个人做过几天生意,龙门能跳,狗洞会钻,他见到荷花,脸上马上堆笑说:荷花呀,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别赌气,就跟我回去吧!荷花也不是好骗的,她把头一抬,落地有声地说:跟你回去行,但得约法三章!行行!只要你肯回去,别说三章,就是三百章也可以!一边说,一边使劲地点头。玉花见了,在一旁劝妹妹:既然文革答应了,那你就回去吧!
  小夫妻俩上了路。走到一个僻静处,张文革见坐在自行车后架上的妻子还在生闷气,便说;你可真有耐性,在姐姐家一住就一个多月。荷花说:我结扎了!张文革一下跳到地上,定定地看着荷花。荷花微笑着说:你不信?说着,捋起衣衫给他看刀疤!张文革如同当头挨了一记闷棍,把自行车往地上猛一掼,一把楸住荷花:你疯啦!你这不是存心害我?我害你还是你害我?你当我是一团泥呀!张文革见妻子还嘴硬,一巴掌扇过去,荷花一个冷不防,栽倒在地,张文革还不解恨,按住荷花,拳头如雨点般地落下来。荷花也不是省油的灯,她一探手就抓到张文革的下档,狠命地一用劲,疼得张文革哎哟一声大叫,不由地松开手,荷花趁机爬起身来。可张文革不服输,探下身还要拣路旁的石头。荷花眼疾手快,扑上前去用力把张文革推倒在地,又弯腰去抓起那块石头,嗨的一声,高高举到头顶,朝张文革砸了过去,不巧,那石头砸中了张文革的太阳穴,可怜张文革七窍流血,一命呜呼!荷花啊地瘫倒在地。一阵凉风吹过,荷花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她发现自己杀了张文革,成了地地道道的杀人犯!自古以来,杀人者偿命,这是躲不过的。荷花浑身瑟瑟发抖,捂着嘴,呜呜哭了起来。哭着哭着,他恨起了婆婆来,都是那个死老太婆,把自己逼上绝路的。一不做二不休,她豁地站起来,风风火火地闯进家里。婆婆抬眼一眼是荷花,还没开口,荷花如一头困兽般地扑了上来,大声的喊着:老不死的,都是你害了我,我宰了你!同时用两手死死地掐着老太的脖子。老太一口气没接上来,两眼一翻,腿一伸,死了。回头再说玉花目送妹妹走后,心想小夫妻一定会和好如初。谁知荷花带着一股血腥味,扑地撞进门来,第一句话就说:姐,我杀人了!
  故地重游
  玉花见妹妹满身血污闯进门来,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不由瞪圆了眼睛:你杀谁了?张文革和他的老娘!
  什么?玉花惊呆了,一句话也说不上来。荷花几分痛恨几分后悔地说:他们太无情了!姐姐,现在尸体一个在路上,一个在家里,你一定得想法救救我呀!荷花的哀求,深深打动了玉花的心,她不禁为妹妹担心了,抓住荷花的手说:走,先带我去看看!
  这天下午,田福下班回家,屋里冷冷清清,房间里女儿正哇哇的哭个不停。他连忙给孩子冲奶粉,哄她睡着后,到楼下小铺一打听,才知道妻子被她妹妹叫走了。小铺老板还说,荷花神情紧张,满身血污,田福听了不由得紧张起来,他把女儿托付给邻居,拔腿便往乡下赶去。到达豺狼村,离荷花家还有一箭之地,田福就听到一个女人嘶哑的哭声,他的心猛地收紧,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脚跨进荷花家的大门,不禁惊得目瞪口呆:文革娘两眼翻白,死在地上,荷花胸口插着一把尖刀,鲜血淌了一地,玉花跪在荷花的尸体旁扶尸痛哭:好妹妹,是姐姐害了你一生呀!你不该畏罪自杀呀!站在门口的田福二话没说,扭转身去派出所报了案。
  这个发自豺狼村的恶性案件很快有了结果:荷花因不满婆婆与丈夫把她当成生孩子的机器,一怒之下做了结扎手术。丈夫张文革知道后,两人发生口角,以致动手殴打,荷花误杀丈夫,失去了人性的她把一切都归罪于婆婆,又把她活活掐死,然后畏罪自杀。经过这件事的打击,玉花伤心过度,几天来粒米不进。田福劝也无用,说也无用,玉花只是一个劲地哭,直哭得两眼红肿,声音沙哑。有道是时间是医治创伤的良药,可如今这帖良药却失去了效用,一个礼拜过去了,玉花还是痴呆呆的,不吃不喝,活像一个植物人!送到医院,医生说没有什么毛病,估计是心理负荷太沉重了。于是田福又去请教心理医生,医生告诉田福病人由于受到某种严重的打击,从而丧失了记忆力。医生还建议田福,不妨试着说说夫妻经常谈的话语,来刺激她的记忆。田福听了此话,眼中一片光明,对治愈妻子的疾病充满了信心。为此,他向单位请了长假,还上街买了一把轮椅,一边推着她,一边说起了那一桩桩陈年往事。说着说着,田福的两腮挂满了泪花,最后跪在玉花面前说:玉花,你醒醒吧!你不说话,我也说不下去了!然而玉花却如泥菩萨一般,依然纹丝不动。
  几天下来田福差不多绝望了。这天晚上,已是半夜三更,田福辗转反侧,还是不能入睡。他的脑海里出现了打谷场的一幕,他突然有了灵感:对呀,何不用重游故地的办法来激活玉花的记忆力?第二天,他便顶着烈日,用轮椅推着玉花来到他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打谷场。景色依旧,人物已非,田福的眼泪止不住滚落下来,他伏在玉花的耳边说:那一天,我是多么喜悦呀!在我眼中,你是西施,是仙女,你完美无缺!
  温柔、善良、知冷知热体贴人,可是玉花呀,你今天就不认得我了?你就狠心不理我啦?你看那青山绿水,小桥树木,那都是我们走过的地方,玉花,你现在怎舍得抛下我?说到这里,田福早已泪流满面,哽咽声声了,可是看看无动于衷的玉花,田福不禁又深深地叹了口气。转眼间一个多月过去了。该说的已说,该去的地方也都去过,可玉花仍不吭不哼,毫无表情。有时候,田福心情浮躁起来,真想扑上去扇她几个耳光,把她唤醒,可高高举起的手,最终还是无力地垂下了。田福在家里,除了照顾玉花外,还得看管幼小的女儿。说也奇怪,这个小宝宝很争气,别人家的孩子这么大,只会爬着走路,她摇摇晃晃竟会走路了。田福看在眼里,喜上眉梢,心里稍许得到了平衡。过了一些时日,这孩子居然朦朦胧胧开口了。这天,田福在逗孩子学说话,孩子冷不防冒出了个妈妈.田福高兴极了,他想起玉花怀孕时,曾经说过:要是生个女孩,名字就叫英英.他心生一计,抱起女儿放在玉花面前,说;玉花,你听,你的女儿会叫妈妈了!你要笑一笑呀,不要吓着孩子。然而玉花双目无光,神情黯淡,田福还不死心,把嘴巴贴在玉花耳朵上,你说过给女儿起名英英,从今天起,我们就叫她英英,好吗?你看,她会走路了!你看,英英笑了!田福边说边注视着玉花脸部的神色变化。就在这时,小英英绊了一跤,跌倒在地,嘴里喊着妈妈,大哭大叫。突然间,玉花的嘴唇哆嗦了两下,轻轻地吐出两个字:英英!
  尽管这两字轻得如一枚绣花针落地,但敏感的田福已经听到了,他狂喜地叫喊起来:你好了!你好了!玉花,你看着我,我是你丈夫呀!玉花眨了一下眼睛,叫道:田福!哎!田福眼泪夺眶而出,连月来的苦恼一甩脑后,一下子扑过去,抱住了心爱的玉花田福用顽强的毅力终于唤醒了植物人玉花,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这下子,田福精神大振,对玉花更加疼爱了,很快地,玉花身体恢复如初。但田福留了个心眼,在她面前尽量不提旧事,以免触到她的伤疤.
  旧恨新仇
  田福一家的生活走上了正常的轨道,一家人恩恩爱爱、甜甜蜜蜜,女儿英英一会儿扑进玉花怀里,叫一声妈妈,一会儿又扑进田福怀里,叫一声爸爸,乐得夫妻俩合不拢嘴。这天夫妻俩正逗着英英玩,玉花的眼神却渐渐暗淡下来。田福忙问出了什么事,玉花心事重重地说:妹妹一家死得那么惨,不知她那女儿怎么样了?我好想把她接过来呀!田福对玉花从来说一不二,百依百顺,当天便下乡,接来了荷花的女儿。小家伙长得太可爱了:圆溜溜的眼睛,胖乎乎的连脸,无论谁抱她都不哭不闹。玉花自然疼爱得不得了。夫妻俩商量了一下,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多多.
  多多虽说是多出来的,可他们俩待多多如亲生女儿,倘若有一块糖,一定是多多一半,英英也一半。可每次多多总吃得快,还抢英英嘴里的一半,英英不给,多多就把英英抓成个大花脸.每当这时,玉花总是黯然神伤:是不是生前得罪了妹妹,才叫多多来报复的呢?总之,她觉得妹妹的悲剧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自己欠她的太多了。这天晚上,她跟田福一商量,决定去乡下看看妹妹的坟墓。第二天,玉花上街买了冥币、寿衣等上坟用的祭品,一篮子装得满满的,田福见了,不敢吱声。他陪着妻子,坐车子来到乡下,寻到了荷花的坟墓。玉花取出香烛点燃,插在墓碑前,又点起冥币,跪下连磕三个响头,看着几缕青烟夹着黑蝴蝶满天飞舞,玉花悲从中来,泪水涟涟,哭诉着说:妹妹呀,姐姐看你来了,你在世上受了那么多苦,我一定要让你在阴间过得好!你看看吧,我给你烧纸钱来了,你就好好享用吧!田福看她哭成个泪人儿,在一旁掏出手绢,替她擦泪,劝道:别哭了,人死不能复活,你就歇会吧,不要伤着身体了!玉花听罢,更伤心了,她一头扑进田福怀里,说:你知道吗?妹妹为了你,她费劲了心机接近你,本来她总以为能做你的妻子,都怪我!我太自私了,我明明知道妹妹喜欢你,为什么还要嫁给你!要是当初我让给她,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了田福听了,生怕她旧病复发,连忙连哄带劝陪她回家。从此,夫唱妇随,两情相爱。在田福眼中,玉花是一朵花一团火,越长越美,越来越热。冬去春来,迎春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弹指一挥间,已过去了八年,八年来,田福与玉花恩恩爱爱,从未红过一次脸,吵过一次架。英英和多多都读二年级了,两人成绩全年级数一数二,你追我赶,乐得夫妻俩合不拢嘴来。一眨眼,这一年的清明节又到了。玉花早早准备好了上坟用的东西,吃罢晚饭就钻进浴室洗澡。突然,田福也赤身裸体地闯进来,说:今晚一块冲个澡吧!玉花一惊,羞红了脸,一推田福说:你看你,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老不正经,让孩子看见多不好意思!玉花冷不防这一搡,田福没留神,脚下一滑,摔倒在地。玉花一惊,伸手过来就要扶他。田福抬起手,傻呵呵地笑着,忽然他的笑容僵止了,他看到玉花肚皮上有一个三寸长的刀疤。啊!你、你田福失声叫了起来,你是荷花!啊!你胡说什么?玉花胡乱套上衣裤,出了浴室。田福随后跟了出来,说:我没胡说,玉花肚子上没有疤,你的伤疤是结扎手术时留下的!有次玉花为你擦伤口,我闯进来,被她骂了一顿,我记得一清二楚!玉花突然放声大笑:哈哈哈对,我是荷花,又怎么样?是我把玉花杀了,八年了,八年了,现在女儿也这么大了,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吧!原来,荷花失手杀夫继而又杀了婆婆后,知道自己罪情严重,难逃法网。她想起了姐姐玉花,生活安逸,又嫁了个知冷知热的丈夫,不禁妒火中烧,于是她又骗杀了姐姐,穿上了姐姐的衣服。荷花不紧不慢地接着说:我知道自己有些脾气和姐姐不一样,于是我假装失去记忆力,装作植物人,说起来那段时间真苦了你。这些年,我努力不让自己发火,学姐姐的温柔,体贴
  田福听了几乎昏厥过去,指着荷花骂道:你这没人性的畜生!我是畜生?可你和畜生做了八年多夫妻!我不想死,你本来就属于我,所以我要不择手段地占有你。你温顺的像只羔羊,要不是这个该死的刀疤,我们会白头偕老的!田福浑身发抖,他没有想到相处了八年多的她竟是条披着羊皮的狼!他怒吼一声:我告你!不,你不能去!这些年,我对你还不好吗?我知道自己对不起姐姐,所以每年都要去祭祀她,告慰她的在天之灵,减少我的罪孽。你,你还有脸说这种话!英英和多多两个小孩正在房间里玩耍,听到爸爸妈妈吵起来了,都跑了出来。荷花扑通跪在田福面前:你就看在两个女儿份上,别告了!英英已经失去了妈妈,你不能再让多多失去妈妈哪!说着,回头对两个女儿使眼色:英英,多多,快点给爸爸跪下!两个女儿平时很听妈妈的话,立刻跪在地上。田福的心颤抖着,是啊,要是把荷花推上断头台,两个女儿将永远失去了妈妈,这将给她们幼小的心灵烙上一层多么深的伤痕!
  然而,就在田福动摇之际,他一扭头看到桌上供的祭品,玉花那惨死的模样,又一股脑儿涌上心头,他的灵魂被灼着了,他大吼一声:我告!一头扎进了黑黑的夜幕之中

推荐阅读:

云雾中的时空隧道

人熊复仇

奋斗是件很具体的事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2,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