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蝙蝠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6天前 ( 05-22 11:12 ) 4 0条评论

秋高气爽,天气很好。
端州知府牛路更的心情一点也不好。他愁眉不展地坐在衙门后院的石椅上,石桌上那壶龙井茶都凉了,他却一口也没有喝;还有那几样点心,也是原封不动。牛知府的烦恼是因为一宗税银被劫案,税银是由端州府长风镖局押运上京的,随行的还有端州府捕头张霸;但那一百万两税银还没有送出端州府地界,就被贼人劫走了。
牛知府调动衙门所有人手查找线索追回税银,但一无所获,那批一百万两的税银和那些劫税银的贼人像从人间蒸发似的。这等大案,牛知府自己破不了,只好硬着头皮上报京师。牛知府接到消息,刑部已经派人到端州府查案,到达时间就在今天。
师爷刘三走进后院,他身后还跟着一位姑娘。刘三对牛知府说:大人,刑部派来的人到了。
牛知府一听,急忙站起来,他看着那位身形娇小玲珑、容貌俏美的姑娘,不禁微微一呆,暗忖:这个娇滴滴的姑娘不会是刑部派来破案的吧?
那姑娘看见身穿官服的牛知府,她说:刑部捕快小纤,见过知府大人。她取出一面金牌给牛知府看,又说:刑部尚书命我到端州,协助知府大人查税银被劫一案。
牛知府看见小纤那面金牌才暗吃一惊,他知道当今圣shang封的刑部的金牌捕快只有四人,官级四品。牛知府收起轻视之心,说:下官不知金牌捕快到来,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小纤说:知府大人别客气,叫我小纤就行了。我现在到端州城,还没有吃饭,知府大人可以请我吃点东西吗?
牛知府急忙叫师爷准备酒菜,小纤阻止,她说:不用那么麻烦了,石桌上的点心就行了。她说完就坐下来,喝了一杯凉茶,又吃了那些冷得有点变硬了的点心,才说:牛知府,现在请你说说税银被劫的案情。
牛知府向小纤说出了案情:
十月初一,押运税银上路。十月初二傍晚,镖队到达瘦狗岭。由于前不近村后不靠店,镖队就决定在瘦狗岭休息,等天亮再上路。镖头李亚贵命人生火做饭,但当大家吃了饭后,全部人都昏睡了过去。直到十月初三午时,镖队的人才醒过来,但税银却不翼而飞了。捕头张霸当时也在现场,他从剩下来的饭菜中查出,原来用来做饭的水被人做了手脚,落了无色无味的昏睡散。
小纤听完,沉思一会,说:我要往瘦狗岭看看案发现场,既然张霸是当事人,你让他陪我去一趟。
牛知府不敢怠慢,立即命师爷刘三唤来了张霸。张霸年约四十,身材魁梧,肤色如炭。张霸是个沉默寡言之人,他听了牛知府的话后,二话不说就与小纤出了衙门,快马加鞭赶往瘦狗岭。
瘦狗岭是一个黄土坡,上面光秃秃的寸草不生,但这一处野狗也不来拉屎的地方,却发生了这宗震惊朝廷的劫案。小纤站在土坡上不语,良久才叹息一声。
张霸看了一眼小纤,忽然问:小纤姑娘,可发现有什么线索吗?
小纤看着张霸,说:线索是有的,这批税银被劫,必然有内鬼。因为镖队在此没有遇上任何人,那么在水里投放昏睡散的人必定是镖队中的人。这次押镖的所有人都有嫌疑,而且也包括张捕头你在内。我们现在回端州城,把这次参加押镖的人全部拘捕,一一审问,我不信查不出这个内鬼。
张霸望着小纤秋水般的眼睛,缓缓地点点头,说:小纤姑娘说得不错。
小纤和张霸回到端州城,正好到了傍晚,由于连日奔波,小纤累得浑身骨头像散了架似的,她与牛知府吃过晚饭后,就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同样是好天气,但牛知府的心情同样不好。他与小纤到了衙门,召集了衙门所有的捕快,准备出发往长风镖局拿人。
小纤看着集队在衙门的捕快,却没有看见捕头张霸,她皱起了眉头,转身问牛知府,张霸捕头怎么不见人?
牛知府立即命人去找,结果得到一个坏消息,张霸已经死在家中。小纤呆住了,她命令副捕头张显领队去长风镖局拿人,而她却与牛知府前往张霸家。
张霸的妻子桃红满面悲伤,双眼哭得红肿,她把小纤和牛知府领到张霸的尸体前。尸体旁边有一张纸,纸上画了一只令人心寒的蝙蝠。小纤心里暗暗吃惊,因为她知道,这是一张夺命蝙蝠帖子,下这蝙蝠帖子的人就是江湖上最凶残最神秘的杀手,由于没有人知道这个杀手的姓名、年龄和性别,所以江湖人把他称为夺命蝙蝠.谁收到这夺命蝙蝠帖子,就等于收到阎王的请柬。
小纤上前验尸,只见尸体肤色呈暗黑,七窍有黑血,而且嘴角有血泡。小纤没有说话,她只叫人把张霸的尸体送到衙门,就与牛知府回去了。
副捕头张显把长风镖局的人带了回来,只不过镖头李亚贵是被抬到衙门的,他的死与张霸一样,而且他的尸体旁边也有一张夺命蝙蝠帖子。小纤审问完长风镖局的人,又仔细验了两具尸体后,就让张显把那些人放了。
天色已暗,衙门的灯光格外明亮。牛知府看着这两具尸体,一脸悲伤,他对愁眉不展、又若有所思的小纤说:小纤姑娘,张捕头和李镖头的死因验出来了吗?这两幅蝙蝠图是什么意思?
小纤说:两人的死因非常简单,是服食了砒霜中毒而亡;但这两幅蝙蝠帖子却非常复杂,帖子的主人就是江湖上最厉害的杀手。这就是我最想不通的地方,以张霸和李亚贵的武功阅历,砒霜这类民间常见的毒药怎么可能毒死他们?除非他们自己想死。而蝙蝠杀手这种绝世高手,要杀张霸和李亚贵并非难事,但他不可能用砒霜这么普通的毒杀人。
牛知府叹口气,说:希望小纤姑娘尽快找出凶手,将凶手绳之以法。
小纤说:当然。因为张霸和李亚贵的死,一定与税银被劫一案有关,所以杀死他们的凶手,必定是这宗劫案的贼人。
牛知府问:那么可有线索?
小纤说:砒霜虽然剧毒,但也可入药治病。依我看凶手用来毒杀张霸和李亚贵的砒霜,极有可能是在城内的药房购买的,明天你安排人手查城内所有的药房,查看各药房的砒霜进出记录,说不准就知道谁是凶手了。
牛知府点点头,与小纤吃过晚饭,便心事重重地回去了。
早上,阴雨绵绵,天气不好,小纤的心情也不好,因为她得到一个坏消息,牛知府死了。听了张显的报告,小纤脸色都变了,因为经过多日的接触,她看得出牛知府是个深受万民爱戴的好官。
小纤急忙跑去牛知府的书房,只见牛知府倒在地上,他也是服食砒霜中毒而死的。尸体旁边没有夺命蝙蝠帖子,但却有牛知府写下的遗书。牛知府的遗书说自己是税银劫案的主谋,张霸和李亚贵是从犯,他为了独吞税银,才把他们毒死;而后来因小纤要查砒霜的来源,他知道纸包不住火,只好自己也服毒自尽了。
小纤眼有泪光,她问张显,张副捕头,我让你去查全城药房的砒霜记录,有了结果吗?
张显说:有结果了,长春堂药房卖出了二两砒霜,购买者正是知府大人。
小纤说:张副捕头,你带我去长春堂药房吧。
张显犹豫了很久,在小纤再三催促之下,才把小纤带到位于城南的长春堂药房。小纤走进药房,立即呆住了,因为她看见药房老板的相貌与牛知府十分相似。她上前说:我是刑部捕快小纤,到端州府查案,你就是长春堂药房的老板?
那个与牛知府相貌相似的人说:草民牛路新,正是药房老板,不知捕快大人找我有什么事呢?
小纤惊讶地说:牛路新?你与牛路更知府是什么关系?
牛路新说:牛路更是小人的哥哥。捕快大人到小店,一定是查我哥哥从这里买了二两砒霜的事吧?
小纤盯着他的眼睛,忽然一笑,说:你知道吗?两个人的相貌纵然一模一样,但眼神却不可能相同的,一个药房老板的眼神怎么可能与知府大人的眼神一样?
不错,我就是牛路更。牛知府叹口气,说:小纤姑娘,我也知道骗不了你的。其实我和张霸、李亚贵商量好一起服毒自尽的,所谓的夺命蝙蝠帖子,只是张霸和李亚贵为了保住我一命,想扰乱你破案的思路而已。昨晚我把弟弟牛路新叫到书房,只不过是想安排好我的身后事,没想到我弟弟抢先服下了砒霜,代替我去死,他以为我们兄弟的容貌相似,可以骗过你。我见事已至此,只好让弟弟换上我的官服,让他代替我去死。小纤姑娘,你拘捕我回刑部吧,我愿意承担一切罪名。
小纤想了很久,说:这几天我在端州知道了一件事,端州在三个月前遭受水灾,却得不到朝廷拨款救灾。但我看到灾民有粮有衣,没有一个人因天灾而饿死。灾民还告诉我,知府大人给他们发放了救灾物资。因此,我弄明白了一件事,那一百万两税银的真正用途。现在此案已经水落石出了,主犯牛知府、张捕头和李镖头已经畏罪自尽,税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可以回刑部复命了。

推荐阅读:

滴水观音

红衣杀手

欧阳修百里追文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2,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