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华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1周前 ( 05-23 09:15 ) 5 0条评论

云之霓裳
服装设计师江晓梦一踏进工作室,就惊呆了。门虚掩着,屋子里一片狼藉。她设计的几件作品云之霓裳不翼而飞。江晓梦差点儿瘫倒在地上。这可是她呕心沥血几个月才创作的完美作品,就这么没了?云之霓裳是她第一次独立设计,也是设计师大赛参赛作品,能否声名鹊起,全在此一举。尤其是,老板杨新建已经把全部资产投到她的工作室,一役而败,他将血本无归。
接到江晓梦的电话,杨新建马上赶到了工作室。看到眼前的一幕,他也惊呆了。杨新建脸色苍白,在屋子里走了几圈儿,说:一定是李蒙东在捣鬼!他仍在记恨你离开他的团队,他真是个小人,没办法正面打倒你,就来阴的!
江晓梦呆坐着,许久没说话。她在李蒙东的设计室呆了五年,李蒙东的许多经典设计其实均出自江晓梦之手。可惜,她没有署名的权利,并且李蒙东给她的分成极低。提起她的设计,时尚圈儿里没几个人不知道。可提到她这个人,却没有人知晓。当某著名电影明星再次穿着江晓梦设计的晚礼服惊艳四座时,江晓梦失意中喝得酩酊大醉。她对一个陌生人说,这件晚礼服完全出自自己之手,李蒙东甚至连一个细节都没改动。她不停地喝酒,又哭又笑,却不知李蒙东的助手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李蒙东怒不可遏,第二天将她叫进办公室一顿斥责。凡是出自李蒙东设计室的作品,全部荣誉均归李蒙东一人所有,只要在他旗下,就甭想与他争锋。一怒之下,江晓梦离开了他的团队。
起初,江晓梦雄心勃勃,以为凭借自己的才华很快就能找到一席之地。不久,她明白这想法是多么幼稚。李蒙东是这个圈子里的老大,不仅和媒体有良好的关系,和一些头面人物也称兄道弟。江晓梦几乎走遍了大些的设计室,没有人敢收留她。而小一些的设计室,根本不需要再多的人手。一度,江晓梦陷入绝望之中。这种情形持续了两个多月,直到杨新建找上门,全力支持江晓梦自立门户。他是个圈外人,却相信她的才华,相信她的能力。于是,江晓梦重振旗鼓,终于有了自己的云之霓裳.想不到,现在却功亏一篑。
杨新建报了警。见江晓梦失魂落魄,便说:马上开始新的设计。云之霓裳不能用了。
开始新的设计?还有一个月就要参赛了,我去哪儿寻找灵感?你以为那些衣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你以为我无所不能?江晓梦的愤怒找不到出口,就大声朝杨新建嚷起来。当初,要不是杨新建为了省钱没有安装摄像头,这套衣服又怎么会就这么轻易地被偷走?
要是拿云之霓裳再去参赛,那岂不是把炸药包绑到了自己身上?那套衣服一旦从任何角落现身,任你长一百张嘴都没办法说清!这可是由民间发起的设计师大赛,不带任何官方色彩,不看资历不看背景,这样的大赛不会埋没任何人的才华。错过机会,你可能一辈子都只能是个裁缝!你不是说自己能设计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衣服?怎么来证明?一个月,我看足够了!杨新建的脸冷酷无情。
江晓梦沉默不语。她知道,杨新建的话是对的,可她能做到吗?她能吗?杨新建见江晓梦不说话,接着说:我可是把所有的积蓄都拿了出来,你成功与否没关系,最好不要让我连自己都赔进去!
江晓梦生气地将沙发上的抱枕狠狠地摔到了地上。她最讨厌杨新建提钱!可是,离了钱,她的工作室却又是寸步难行。就在这当口,警察来了。很明显,他们对这样的偷窃事件并没有多少兴致。不就是偷走了几件衣服?又不是珠宝。商场还有被人卷包的呢!杨新建再三解释,两名警察这才认真勘查了现场,还从门边的草地上提取了半个可疑脚印。
送走警察,杨新建看看表,对江晓梦说:距作品提交时间还有29天零13个小时。说罢,他抓起衣服就走。
你去哪儿?江晓梦问。
我要去看看,到底是不是李蒙东搞的鬼!如果是他,我绝不会放过他!杨新建说着,已经怒气冲冲地走出了门。
江晓梦坐在桌前发了会儿呆。她起身检查门锁,完好无缺。小偷用了万能钥匙?一定是。江晓梦心乱如麻,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设计。索性,她起身出门,去河边吹风。这时,手机响了。是女友阿惠。阿惠在电话里问江晓梦,现在是否有空?阿惠是典型的北漂,一个不知名的小演员。两人在一次酒会中偶然结识,后来成为闺中蜜友。江晓梦听阿惠的声音不对,忙说她马上过去。
果然,阿惠披头散发,眼圈儿乌黑。看到江晓梦过来,阿惠一把抱住她,呜呜地哭了起来。江晓梦安抚着她,直到她哭够了才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打了老Q一个大耳光!他说要封杀我!阿惠抹了把眼泪说。
江晓梦一愣。老Q是名导演,不用问,他是见阿惠无名,又漂亮,想潜规则一下。这样的导演,她听得耳朵都长茧了。可阿惠是什么性格?她宁可去餐馆端盘子,也不会借潜规则让自己上位的。这也是她北漂三年却没什么着落的原因之一。
他不过是嘴上逞强,让他到处说去!他不嫌不要脸,你怕什么?大不了,家里还有一亩三分地呢!再说,你不是还有副业?以后不如就把副业当主业!江晓梦说。
阿惠捶了江晓梦一拳,破涕为笑。一亩三分地,这是江晓梦离开李蒙东的设计室之后,阿惠对她说的话。阿惠叹了口气,说自己真的不适应这个行当,长者为尊,可她看到的却都是流氓嘴脸,个个都恨不能用眼睛来吃她。江晓梦安慰她,阿惠看看表,突然说:差点儿忘了,今天我要去走台!
阿惠还在一家模特队兼职,人家几次签她,她做着演员梦,几次婉拒。这回,她要认真考虑一下了。
江晓梦陪阿惠一起出门。坐在角落里,江晓梦喝着冰水,茫然地看着台上的模特。直到阿惠走出来,她才打起精神。台上的阿惠冷艳四射,江晓梦一时竟没有认出来。她冷傲地站在台上,一身黑色皮衣皮裤,脖子上系大红绸围巾,如一阵夹烈风扑面而来。
就在这一刹那,江晓梦脑子里闪过的东西被瞬时放大,她的下一个系列,为什么不以阿惠为主角?野性,热烈,简洁,自由自然,就是时尚!
狂野之风
阿惠走完台,江晓梦大加赞赏,极力鼓动她正式签约,在这个行当一展拳脚。阿惠也有些兴奋,和江晓梦一起走出公司大门。想不到,刚到门口,她们居然看到了李蒙东。
李蒙东以前就对阿惠献过殷勤,现在,看到她和江晓梦在一起,便走过来对阿惠说:晚上有时间吗?我们,也许可以一起喝个咖啡。而后,也许我会专门为你设计一套衣服。
一直到深夜江晓梦才回住处。把自己扔到床上,她感觉浑身就像散了架一般她的眼前又浮现出那套精心设计的云之霓裳.一队丽人在云雾中走过,该是何等的惊艳与震撼!江晓梦的心里一阵剧痛,她用被子蒙住了头。
一连十来天,江晓梦每天都在工作室呆到深夜。一个系列八件服装,她已经画完了其中四件的草图。其余也已经胸有成竹。现在看来,设计完毕赶上几个通宵,狂野之风有望如期完成。
看看表,已经是凌晨,江晓梦伸个懒腰,走出工作室。她想放松一下,见街边酒吧开着,便走上前。可刚迈出两步,她突然看到了杨新建和阿惠。他们并肩走出酒吧,有说有笑。并且,他们上了同一辆出租车。
江晓梦疑惑不解,他们在拍拖?可是,她怎么从没听阿惠提过?在酒吧喝了两杯酒,江晓梦起身出门。半路,手机响了起来。是短信:
你一定不知道,云之霓裳的失踪,杨新建是罪魁祸首。你一定猜不到,他的私生活糜烂到了何等地步!稍后,我会给你证据的。
江晓梦吃了一惊,查看对方号码,却是网络电话。合上手机,她呆立了很久。她怎么都不相信,杨新建会偷云之霓裳?自己偷自己,目的是什么?她对杨新建的私生活并不了解,好像在一年多前,他和妻子离了婚。具体是为什么,却不得而知。不过,他的私生活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是谁发来这样的短信?
阻力重重
江晓梦的图纸终于全部画了出来,杨新建也购齐了江晓梦所需的衣料和各种搭配饰品。江晓梦十分高兴:哪儿来的钱?我们的钱不是用完了?
供货商跟我是哥们,赊来的!杨新建笑着说。
距离递交参赛作品还有十天的时间,江晓梦集中精力,赶制狂野之风.可是,令她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周末,她离开设计室回家,就在中途,遭遇了意外。江晓梦被人袭击,要不是有几个省队篮球运动员路过吓走歹徒,后果不堪设想。
杨新建和阿惠第一时间赶到,好在,江晓梦只是一点儿皮外伤。医生包扎完毕,杨新建和阿惠把她送回家。江晓梦躺在床上,望着两人的背影突然问:你们在谈恋爱?
杨新建和阿惠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回过头:没有啊!
江晓梦笑了,心底却有一点点莫名的失落。
第二天一大早,江晓梦早早来到工作室。杨新建正在按密码。江晓梦奇怪,她怎么不知道这个门有密码?他每天都赶在江晓梦之前解码?想到这儿,江晓梦十分生气。杨新建有些尴尬,说:昨天晚上,好像又有小偷。只不过,因为额外加了锁,没能得逞。
江晓梦凑近看,果然门上的锁有被撬过的痕迹。四周都有划痕。
又是李蒙东?江晓梦问。
除了他,还能是谁?杨新建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接着,他又补充说:这些事你都不用管。你的精力,要放在将狂野之风诠释到完美。
江晓梦看了看他,突然问:你和阿惠,真的没有恋爱?
杨新建抬起头:你很关心这件事吗?
江晓梦笑笑,摇头。
每天紧紧张张,眼看着距设计师大赛还剩七天工夫了。可令江晓梦没想到的是,又生了变故。杨新建从大赛组委会回来,带来一个坏消息。新年度设计师参赛资格审查方式增加了一项内容,每个参赛设计师必须有相当资质的设计师来推荐。江晓梦惊愕。以前,从没有过这个说法!杨新建说他询问了相关人员,说今年报名的人太多,不得不以这种方式进行初步筛选。过两天就得送去备案。江晓梦咬紧了嘴唇,要知道,李蒙东在这个行当里只手遮天,从他的设计室分裂出去的,谁还敢推荐自己?
杨新建也很焦急,但他还是安慰江晓梦,先去找找相熟的大牌设计师,如果不行,再想别的办法。可他们都知道,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杨新建在这个行当是新手,而江晓梦以前除了设计还是设计,哪儿跟外面的人打过交道?
转眼,三天过去,推荐书还没有着落。江晓梦有些心神不定。一件衣服做了半天,仍然不满意,她索性将衣服往旁边一扔,直接回家。倒在床上,江晓梦折腾了很久,终于睡着了。她是被一阵手机铃声惊醒的。江晓梦迷迷糊糊地抓过来看,却是一组图片。她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那组图片是云之霓裳!一张张,一件件,一组组,那套样板被盗之后,竟然成规模投产了!
江晓梦怒不可遏。是谁盗走了她的设计?竟然这么大胆,还成套生产出来这时,又是几条短信接踵而至:你为什么不去查一下,那工厂在谁的名下?我告诉你工厂地址海城市江华路23号。你只需亲自过去,一眼就能看到有人怎样地糟蹋了你的设计!如果你没时间,网上也可以查一下。记住,龙华服装厂。现在,你还相信杨新建吗?他是个披着人皮的狼!
尽管江晓梦告诉自己千万要冷静,可是,当她输入地址搜索,当她看到龙华服装厂法人代表杨新建时,她还是惊呆了。上面的大幅照片,上面的厂长简介,分明就是她的老板,杨新建。
杨新建拿走她的设计,装成被盗却又投入自己的服装厂?说起来,她几乎都不知道杨新建有这样一个服装厂!
江晓梦合上手机,看看表,正是晚上十点钟。拨打杨新建的手机,无人接听。她想了想,起身直奔杨新建常去的珠江酒吧.几乎每天晚上,他都会在那儿泡吧。嘈杂的酒吧,手机铃声经常听不到。
江晓梦坐在角落里,一连灌下几大杯酒,却不见杨新建的踪影。转眼,一个小时过去。江晓梦醉意朦胧,正要离开,却看到角落里的一间小包房打开了。杨新建和一个人走了出来。江晓梦怎么都想不到,竟然是杨新建和李蒙东!
呆呆地看着两人并肩走出酒吧,江晓梦如遭雷击。原来,这一切都是圈套?!李蒙东要让江晓梦在这个圈子里无法立足,而杨新建和他不过是一个唱红一个唱白?杨新建,目的就是为了盗取她的设计?工作室两人合伙,他这么做在法律上构不成侵权,那么,接下来的设计师大赛呢?他要找什么样的理由戏耍自己?
江晓梦感觉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她追出去,却见两人先后上了车,已经远离了酒吧。
第二天一大早,江晓梦很晚才来工作室。杨新建正焦急地走来走去,一看到她进来,便劈头盖脸地问:怎么现在才来?你不想参赛了?还有两件衣服,距离最后期限还有三天!
江晓梦冷笑,杨新建还要接着说什么,江晓梦制止了她,她缓缓地掏出手机,调出彩信图片,一张又一张,翻给杨新建仔细看。最后,当翻到龙华服装厂,杨新建的脸顿时变得惨白。
真是巧了,那家工厂的法人代表也叫杨新建,而且,跟你长得一模一样!江晓梦一字一顿地说。
你,你听我解释。杨新建语无伦次。
江晓梦怒不可遏,一指大门口,说:你***,马上滚!我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你。永远都不想。都说李蒙东卑鄙,我看你比他更卑鄙一百倍!
杨新建张张嘴想再说什么,可江晓梦因为愤怒而浑身颤抖,眼睛里溢出泪水:你不走?那好,我走!就当我从没有过设计室,就当我从没认识过你!说罢,江晓梦怒气冲冲地离开了工作室。
回到家,江晓梦用被子蒙住头,失声痛哭。其实,昨晚她应该知道这一切是真的,只不过还是心存幻想,以为杨新建能有一个说得过去的解释。可现在,他理屈辞穷。原来,一直以来,她就像个**一样被他玩弄于股掌!
不知哭了多久,有人敲门,阿惠来了。她坐在江晓梦的床边,问发生了什么事?江晓梦长长叹了口气,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阿惠沉默片刻,将一张纸放到了她的跟前。江晓梦拿起来看,竟然是李蒙东的推荐信。
这是杨新建昨晚拿到的。他让我交给你。另外,他还说,工作室仍然给你用,只希望你能参赛。
江晓梦抓起推荐信就要撕,却被眼疾手快的阿惠一把夺下了。她推了江晓梦一把说:拜托,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你生杨新建的气,生李蒙东的气,可不能生自己的气啊!你不想参赛了,就想窝窝囊囊一辈子?我不知道杨新建怎么搞到的推荐信,可我知道,这个行当里,李蒙东是老大。杨新建肯定费尽了力气才拿到了这封信。不管他做了什么,可这件事他是在帮你!另外,这封信必须今天送去组委会备案。你不送,我帮你去送!
阿惠的一番话让江晓梦冷静了下来。她拿过李蒙东的推荐信,里面都是寻常的溢美之词,下面有李蒙东的签名。她的眼前浮现出昨晚的场景,杨新建找李蒙东喝酒,就是为了得到这封信?可是,杨新建是怎么做到的?李蒙东有多恨江晓梦,他应该心知肚明的。杨新建,良心发现了?
晓梦,你一定得振作起来。你是最优秀的服装设计师,什么都不能遮挡住你的才华!知道吗?阿惠轻声说。
江晓梦一言不发。从小她就喜欢服装设计,大学毕业后,因为她出众的才华马上签约李蒙东工作室。当初,她并未在意苛刻的条件,可时间久了,她才知道自己签下的是卖身契。如果不能在大赛中崭露头角,她就拉不到赞助商,她的设计师之梦只能灰飞烟灭。想到这儿,她慢慢擦干了眼泪。
接下来的两天,江晓梦几乎是不眠不休,终于将所有的衣服都赶制了出来。阿惠,只要不去外地,就一定会来给江晓梦试衣。并且,她总是不厌其烦地让江晓梦讲述每件衣服的灵感,所代表的理念,以及衣服诠释的性格内涵。江晓梦被问烦了,便说:你哪来这么多话?不知道衣服的故事,就不能穿它?
当然不是,为了更珍惜你的创作啊!阿惠调皮地一笑。
如果江晓梦的衣服被组委会选中参加展示会,一般会尊重设计师的意见,请他们约定的模特来走台。毕竟,这些衣服都是根据某个或某些模特的身材订制的。
狂野之风,终于在参赛日期的截止日这天完成了。这也真是难为阿惠了,凌晨,她还过来试了次衣服。江晓梦从衣服前抬起头,揉揉脖子。将衣服挂起来,她照照镜子,看到大大的黑眼袋,不禁苦笑一下。匆匆洗了把脸,江跷梦将狂野之风逐一装袋,直奔设计师大赛组委会。
江晓梦是第四个被叫进宽阔的办公室的。当她把衣服递交上去,相关人员向她要相关设计图册以及每件服装的诠释理念,江晓梦一愣。她以为,只是提交服装即可,却不知还有如此多的繁琐程序。这些,以前都是杨新建关注的!
江晓梦急出了满头满脸的汗,工作人员不住地催促。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杨新建匆匆赶到了。他打开包,将两本图册递交上去。上面,都是江晓梦关于狂野之风的设计说明资料以及图片。它们制作得极详细,极精美。工作人员接过来,匆匆翻过之后,朝他们点头微笑。
离开大赛组委会办公室,江晓梦一直不说话。杨新建跟在她身后,过了很久才说:真的很抱歉,我知道你不擅长做这些,本来想做好后给你送过去。可没有你最后一件衣服的图样,所以就等到了今天凌晨得到图片后才开始制作。做完之后,给你打电话你一直不接,我只好赶过来。幸好,没有晚。
杨新建的一番话令江晓梦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但她依旧冷着脸,问:为什么这么帮我?
帮你,也是为了帮我自己。杨新建低下头说:我们的合作,我希望不会终止。以前的事,过几天我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花样年华别样情
从组委会回来,江晓梦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工作室。坐在缝纫机前,她突然感到一阵阵地空虚。刚刚筹建工作室时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她的个性很强,杨新建也有自己的主张,于是两人一次次发生争执。最终,总是杨新建妥协。渐渐地,两人的合作越来越默契,杨新建把她身后的一切都处理得妥妥帖帖。云之霓裳被盗之后,狂野之风重新登场,这远远超出了杨新建的预算。到底花了多少钱?江晓梦不得而知。每次争执之后杨新建的妥协,都会让她有一丝丝异样的情感。这些情感,以后还能延伸吗?
趴在工作台上,江晓梦一阵胡思乱想睡着了。这一觉睡了三个多小时,直到她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是公安局打来的。他们已经抓到了偷走云之霓裳的贼!请你过来确认一下吧。
江晓梦当然要过去,重要的不是个贼,而是他受谁的指使!江晓梦打车来到公安局,发现杨新建已经在了。他平静地坐在椅子上,朝江晓梦点点头。江晓梦也坐下来,问办案警察,是否查到幕后指使人。警察点点头,说:李梅。
这个名字,好像有点儿熟悉。江晓梦看看杨新建,杨新建略带尴尬地说:对不起,她是我的前妻。这件事,是我连累了你。
江晓梦愕然。警察扬扬眉毛,对江晓梦说:是杨新建先生检举,我们才顺利破案。据李梅交待,她是因为憎恨杨新建跟她离婚,所以才雇了小偷偷走你的作品。而这些作品交到龙华服装厂,也不过是想离间你和杨新建之间的关系。另外,你还收到了匿名短信?那也是李梅发的。
可是,那服装厂不是你在经营?江晓梦不解地问杨新建。
杨新建低下头。的确,厂子是在他的名下。可是,他和妻子各占50%的股份。而为了达到离婚的目的,他把经营权交给了妻子。实际上,他只是名义上的法人代表。所以,厂子生产什么样的服装,他并不知道。
从公安局出来,杨新建再次向江晓梦道歉。无疑,雇人袭击江晓梦的,也是李梅了。江晓梦摆摆手,时至今日,她早从心底原谅了杨新建。一直以来,她以为是李蒙东算计自己,却不知道,原来是李梅在报复杨新建。片刻之后,杨新建想说什么,可江晓梦却也正欲开口。于是,他笑着说:你先说。
有点儿好奇,你是怎么从李蒙东手里得到的推荐信?江晓梦问。
我能保留点儿秘密吗?杨新建避而不答。
江晓梦低头看自己的脚,低声说:当然能。
两人道别,江晓梦走出几步回过头,看着杨新建潇洒飘逸的身影,心微微一动。他虽然表面落拓,骨子里却是个温情、体贴的男人,李梅自然不肯轻易放过。想到这儿,江晓梦不由自主地笑了。
一个月后,服装设计师大赛结果终于揭晓。江晓梦的狂野之风榜上有名,荣获最具个性设计奖。得到这一消息,江晓梦欣喜若狂!
庆功酒会上,人头攒动。记者,同行,纷纷向江晓梦祝贺。阿惠更像是红粉保镖,一直不离江晓梦的左右。突然,她拉拉江晓梦的衣角,悄声说杨新建也来了。
江晓梦抬起头,果然看到了杨新建。她的心情一下子复杂起来,杨新建制作图册,所有的资料无疑都来自阿惠在中间的斡旋。他们的感情,似乎你这个傻子,赶紧过去吧!阿惠的目光中,有几分嫉妒。江晓梦不解,阿惠叹了口气:设计衣服,你脑子蛮灵光,谈感情,你简直就是个**!知道杨新建的前妻为什么那么恨他,那么恨你?为什么?因为,杨新建不喜欢她却喜欢你啊!他为什么倾家荡产也要资助走投无路的你?你以为只是因为你才华横溢的设计?不,在他眼里,更特别的是你那双眼睛,让他欲罢不能。他对你一见钟情,他对你的设计崇拜得五体投地!还记得你在一次庆功会上的醉酒?你对一个人说,大名鼎鼎的电影明星身上穿的,是你的设计?你对着的那个人,就是杨新建!可惜,当时你醉得一塌糊涂,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做什么。你倒在他的怀里,在他看来,就像一朵醉桃花,就像一枝风中的嫩柳,自此他再也无法忘怀。那时,杨新建和前妻离婚已经半年,可她仍旧不依不饶,到处寻找他寻花问柳的证据。你的出现,正给了她泄愤的出口。
阿惠说着,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江晓梦却是目瞪口呆。杨新建喜欢她?一直以来,都在喜欢她?他不是喜欢阿惠?他们一起泡吧,乘同一辆出租车离开,说话时的那份默契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江晓梦结结巴巴地问。
阿惠笑了。她不想告诉江晓梦,自己也喜欢杨新建,来晓梦的工作室几次碰到他,她就喜欢上了这个落拓不羁的男人。但是,他只喜欢江晓梦。在一次次与江晓梦发生争执,尤其是云之霓裳被盗,杨新建不得不拿重话来刺激江晓梦之后,他痛苦万分。所以,阿惠在杨新建醉酒之后守在他身边,安慰他,照顾他,也想给自己一个机会。可惜,在心底,他像江晓梦一样,拿阿惠当妹妹。而阿惠也正是在那时,知道杨新建对江晓梦的感情有多深。只是,怕她分心,也怕她不接受,杨新建一直压抑着自己的这份浓烈的感情。
知道吗?为了你的狂野之风,杨新建把自己住的房子都抵押了。他哪里认识什么能赊账的哥们?他说这一切是为了自己,可绝大部分却是为了你!知道李蒙东为什么会给你写推荐信?杨新建不认识几个设计师,他能去找谁?谁又敢得罪李蒙东?所以,几次碰壁之后,杨新建索性直接找到李蒙东,为了得到推荐信,他接受了李蒙东的勒索。阿惠缓缓地说。
江晓梦怔怔地看着阿惠,不解其意。龙华服装厂的另外50%的股份,杨新建全部转让给了前妻。而且,是低价转让。知道李蒙东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条件?李蒙东,是李梅的亲弟弟!
一连串的真相令江晓梦几乎无法消化。她呆呆地站着,渐渐明白杨新建为什么会相信自己。至少,他了解李蒙东,知道他是多么地虚伪!这时,杨新建手捧着大束玫瑰花,终于看到了她。他笑着向江晓梦走过来,越走越近。江晓梦放下酒杯,迎着他走过去。她一把拉住他,向酒店外跑去。江晓梦不再理会什么发布会,不再理会举起闪光灯的记者,这一刻,只属于她和杨新建。
阿惠站在酒店门口,微笑着朝他们举起酒杯。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