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义坑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1周前 ( 05-23 09:15 ) 6 0条评论

  财主意图不轨,设下种种圈套;少女宁死不从,幸得相助之人。说人世疾苦,道人鬼情深,虽是阴阳相隔,终究善恶分明

  1.乘人之危

  早年间,滦州城西老孙家有个女儿叫孙小翠,年方十九。小翠爹是一名车夫,给滦州城里的财主巩势利家赶车。前些天,小翠爹赶车拉着巩家的老太爷巩庆出门,走到沿河路时,迎面正碰上一支迎亲队伍,一路上吹吹打打,煞是热闹。突然,迎亲队伍中有人放了两个冲天炮,小翠爹赶着的马受了惊,拉着车不管不顾蹿入了滦河,结果连人带马全被河水卷走了。

  巩势利家财大气粗,雇了好多渔夫,很快就从下游将巩庆的尸体捞了上来。而孙小翠家孤儿寡母的,虽也求了几个人,可忙活了三天也没捞到小翠爹的尸体。

  巩势利给他爹下完葬后,就派管家带着两个家丁来到孙小翠家。孙小翠和她娘正悲痛欲绝呢,以为东家派人慰问来了,没想到管家却说:我们老爷说了,老太爷掉河里淹死,完全因为你家老孙驾车不力,你们家得赔偿损失!

  啊?小翠娘当时就傻了,可可我们小翠爹连个尸首都还未找到啊!

  管家把嘴一撇,说:你家老孙死了是自找的,可我家老太爷走得冤不冤哪?更何况还搭上了我家一辆上等的马车呢!

  小翠娘怯怯地问:那让我们赔多少钱啊?

  老爷说了,老孙好歹也在巩家干了这么多年,我们也不能多要。这么着吧,你们就凑一把手五百两银子,你看够意思不?管家伸出一只巴掌道。

  孙小翠一听不干了:咋的?你们这是要抢劫呀!

  管家把驴脸一拉,呵斥道:黄毛丫头不懂事!老太爷的命何止五百两银子?

  小翠娘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就哭开了:五百两银子啊,砸锅卖铁、卖了我们娘俩也不够啊

  管家故意在屋里转了两圈,然后一拍手,说:我看用不着卖你们娘俩,你闺女一人顶账就够了!

  孙小翠问:咋顶账?

  管家假惺惺地说:我回去跟老爷求求情,让你到巩府当个丫头,既能还账又能减轻你娘的负担,还保你吃香的喝辣的,是不是一举三得的美事?

  小翠娘赶紧跪下,抱着管家的大腿哀求道:管家老爷,求求你抬手放过我闺女吧!我这后半辈子還指望她养老呢

  管家一脚将小翠娘踢翻,恶狠狠地骂道: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把我的好心当成驴肝肺了!既然如此,来人,拉她们去见官!

  两个家丁饿狼一样扑上来就要动手,孙小翠抬手阻拦道:慢着!我答应你们。

  小翠娘心里面有一百二十个不愿意,但孙小翠初生牛犊不怕虎,去意已决,加之小翠娘一个妇道人家也没啥更好的办法,就只有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了。可谁会想到,孙小翠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2.羊入虎口

  巩势利今年五十多岁,是滦州城有名的大财主,家中已娶了五房太太,儿女也一大群了,但他经常在外面拈花惹草、勾三搭四的。

  前不久,孙小翠因为有事到巩府找她爹商量,碰巧被巩势利撞见,当时就把他馋得半死。

  巩势利正苦于不知怎么跟小翠爹开这个口呢,机会来了:巩庆坐小翠爹赶的马车掉河里淹死了。巩势利知道孙小翠家拿不出几个钱来,就故意让管家狮子大开口,孙小翠母女果然乖乖就范。

  孙小翠到了巩府以后,专门负责巩势利的日常生活。因为有专人洗衣做饭,孙小翠也就干些端茶倒水、递火点烟等细小活儿,倒是比较清闲。可没几天的工夫,巩势利就忍不住了,抓空儿就想在孙小翠的身上抓捏一把,无奈孙小翠反应机敏,每次都能巧妙躲过,还不让巩势利面子上太难看。巩势利还背着几个太太偷偷往孙小翠手里塞金银珠宝,没想到,孙小翠虽是穷人家的丫头,却对这些毫不动心。巩势利每天面对水葱一样鲜嫩的孙小翠,想吃吃不到嘴,想吐又舍不得,那感觉如同百爪挠心一般。

  一天,巩势利见孙小翠正抱着一只青花瓷瓶擦拭灰尘,他悄声走到孙小翠的身后,突然像放炮仗似的用力咳嗽一声,吓得孙小翠浑身一哆嗦,手一松,青花瓷瓶砰的一声掉到地上,摔了个稀碎。巩势利就故意大呼小叫,说这瓷瓶是他祖上传下来的古董,存世极少,无法用金钱衡量。孙小翠明知是巩势利有意找茬儿,却也有苦难言,只有矮下身来求饶。巩势利心中得意,就递个梯子给孙小翠爬:这宝贝碎了自然让人心疼,可你这小模样比宝贝还让我心疼呀!可惜呦,你我二人乃主仆关系,我就是有这心思疼你孙小翠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故意说道:老爷若不嫌弃,小翠愿意认您作义父!巩势利恼羞成怒,大声吆喝道:来人!把这个不识好歹的贱骨头给我关起来!

  就这样,孙小翠被关到后院的一间柴房里。巩势利特意吩咐下人,不准给她吃一粒米、喝一口水。第二天,巩势利打发一个巧嘴的老妈子去提亲,没想到,孙小翠虽然一天多水米未进,吐唾沫却很带劲儿:呸!他比我爹岁数都大了,亏你说得出口!

  巩势利听说后,气得咬牙切齿:贱人!给我继续饿着!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巩势利每天都派人去探孙小翠的话,孙小翠的身体虽然越来越软,嘴巴却越来越硬,后来,干脆一句话也不说,给她喂水喂饭也不肯张嘴了。直到第七天晚上,孙小翠连气带饿,终于流尽最后一滴眼泪,含恨死去。

  按理,老孙家三口人没了两口,也够惨的了,但巩势利不这么想,他心说,你孙小翠活着不让我占便宜,死了我也不能便宜了你!巩势利倒是挺孝顺,他想到刚死去不久的老爹巩庆在地底下太孤单,竟然打算让尸骨未寒的孙小翠跟他爹配阴婚,这样,他既尽了孝道又出了心头的恶气,真是一举两得。巩势利对自己这想法非常得意,禁不住哈哈笑出了声。

  3.诉告无门

  巩势利找人给孙小翠的尸体化了妆,还换上了喜庆的红衣裳,又找鼓乐班子准备阴婚庆典。这动静可不小,就有好心人将消息转告给城外的小翠娘。小翠娘一听就昏死过去了,来人好不容易将她弄醒,小翠娘这个哭啊

  邻居们听到哭声都跑了过来,得知事情的原委后,都痛骂巩势利不是人,该千刀万剐,可这也解决不了问题呀!就有人给小翠娘出主意,让她去滦州衙门告状。

  几个亲戚朋友跟着小翠娘进了滦州城,衙门旁边就有专替人写状子的讼师,小翠娘说明情况后,状子很快写好了。小翠娘付了钱,头顶状子就进了滦州衙门。

  知州姓柴,刚从外地调到滦州任职。柴知州升了大堂后,问明了案情,又看了状子,不由得大怒:来人!速速把那个仗势欺人的巩势利捉拿归案!说着,他伸手就从签筒里摸令签,不料被一旁的通判摁住了。通判叫了声大人,就附在柴知州耳边嘀咕了起来。只见柴知州边点头边嗯嗯着,脸上的怒气也逐渐烟消云散了,最后,他转过头对小翠娘说:这位民妇,你状告巩势利逼死你女儿孙小翠之事非同小可,本官也不敢儿戏,不知你可有人证物证啊?

  小翠娘声泪俱下:大人啊,我闺女的尸首躺在他巩势利家就是物证,巩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是人证啊!

  柴知州轻哼一声:笑话!你顺口一说,本官就得把巩府上下全抓来审问吗?

  小翠娘磕头如捣蒜:青天大老爷,小民实在冤枉啊!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说的句句属实啊

  柴知州一拍惊堂木:大胆刁民,公堂之上明镜高悬,岂容你胡搅蛮缠!来人,把她给我轰出去!

  几个衙役不容分说,连推带搡地就把小翠娘轰了出来。

  小翠娘哭着对候在外面的几个亲戚朋友一说,大伙儿一时也没了主意,只能边走边商量。

  路过之前写状子的条案时,那位讼师打听结果,小翠娘又从头至尾说了一遍。诉师沉吟片刻,突然一拍脑门儿道:想起来了!那巩势利是通判老婆的表兄,难怪、难怪!他说完又觉失口,忙掩饰说:我也是听人瞎传,不一定准确,就当我没说,就当我没说!

  一个亲戚反应快,忙作了个揖,说:先生多虑了,我们啥也没听见。您看我们这事下一步该怎么走?还望先生赐教!

  讼师压低声音说:按理你们应该上告到永平府,可咱知州老爷曾在那里当差,刚调过来的,还通着气呢!你们倒不如直接上告到直隶省,还是我来给你们写状子,不过,这润笔费嘛

  小翠娘刚要说应该给,就听有人喊:巩大财主给他爹送新媳妇去了!快走哇,看热闹去!侧耳细听,远处果然传来了喇叭声。小翠娘渾身一哆嗦,咧开嘴又哭上了。几个亲戚架着她,朝着吹喇叭的方向追了去。

  等小翠娘他们追上送阴亲的队伍时,已经到了城北横山脚下的巩家坟地了,巩势利正指挥人要挖巩庆的坟墓,准备将孙小翠的棺材也放进去,与他爹完婚。小翠娘一见闺女的棺材,像疯了一样扑上去,撕心裂肺地痛哭起来:翠啊!我苦命的孩子呀

  巩势利忙命人将小翠娘拖开,小翠家的那几个亲戚也急眼了,嚷道:看你们谁敢动,我们今天豁出命了!

  周围看热闹的也都议论纷纷:老巩家仗着有钱有势,欺人太甚了!是呀,真缺德,连死人都不放过!

  巩势利自知理亏,故作理直气壮:你们知道个啥!我爹就是她家人害死的,让他们赔钱赔不起,现在让她家丫头的尸体给我爹配个阴婚,这有啥大惊小怪的,啊?巩府的家丁们在一旁助威:对,人死账不烂!跟我们老太爷配阴婚,算她家祖坟上冒青烟了

  此时,小翠娘趴在棺材上已经泣不成声了,她家的亲戚就将老巩家如何逼债、怎样害死小翠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对大伙儿诉说一遍。巩势利大喊大叫着说老孙家无凭无证、血口喷人;小翠娘也缓过劲儿来了,骂老巩家仗势欺人、伤天害理。就这样,两家人各说各的理,相持不下。

  看热闹的人心里都倾向于老孙家,但迫于老巩家的势力,无一人敢出头主持公道。不过,圈子却越围越小,起哄声也越来越高。巩府的管家一看形势不妙,赶紧凑到巩势利跟前嘀咕了几句,巩势利忙清了清嗓子,假模假式地背着手说:乡亲们静一静、静一静!大家伙儿听我说。我巩势利不是不讲情面的人,今天看在众乡邻的面子上,我就不跟这个妇道人家一般见识了。不过,我爹也不能白死啊,对不对?这样吧,我后退一步:老孙家到明天这个时候若能凑上五百两银子,我二话不说,让他们抬棺材走人;如果凑不够这个数,对不起,你们也甭拦着我们配阴婚。还有,谁要是敢背着我们把死尸偷走我可把丑话撂在这儿了,到时候别怪我心狠手辣!

  大伙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吱声了,因为心里都清楚:巩势利是个吃人饭不拉人屎的畜生,说得出就能做得到,在滦州城一跺脚,四面的城墙都晃几晃,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惹他?大伙儿这样想着,就不由自主闪开一道口子,让巩家的人马车辆都撤走了。

  小翠娘泄了气,又哭了一会儿,被亲戚搀扶着回去了

  4.深夜遇鬼

  话分两头,不提小翠娘如何伤心,却说滦州城有个叫赵大宏的年轻人,长得浓眉大眼、虎背熊腰,好喝酒,讲义气。他从小父母双亡,靠吃百家饭长大,凭着胆子大、力气大,专以替人讨债为生。

  这天,赵大宏正好从外地讨完债回城,由于这次的活儿比较顺利,回来路上他就找了个酒馆多喝了几杯,出门骑上自己的枣红马时,已经飘飘忽忽的了,他索性趴在马背上,任由它慢悠悠地往前溜达。

  到了滦州城北的横山脚下时,已是后半夜了。此时正是深秋季节,一阵微风吹过,几片树叶打在赵大宏身上,他禁不住打了个冷颤。赵大宏跳下马,往野地里走了几步,然后解开裤子撒了泡尿。

  赵大宏晕晕乎乎地返身又爬上马背,他隐约觉得有点儿异样,正纳闷时,两只冰凉的手臂从背后将他拦腰抱住。赵大宏猛一回头,与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红衣女子来了个面对面,这女子虽算不上绝代佳人,却也天生丽质,只是面色有些苍白。还未等赵大宏开口,那女子就急促而又小声地催道:大哥,救救我!快,快带我离开这里!

  赵大宏挣脱开那女子的手臂,惊问道:你是谁?深更半夜的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红衣女子慌忙答道:说起来一言难尽,不过,请你相信我是好人。大哥,求求你,快带我走吧,一会儿天亮了就来不及了!

  赵大宏正要催马,身后竟一下子冒出来一大群人,手里都举着灯笼火把,而且还提着刀枪棍棒。為首的是个七八十岁的老头,长得肥头大耳,穿着绫罗绸缎,他抬手指着红衣女子喝道:小贱人!看你还往哪儿跑!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趁早跟我回去拜堂成亲,否则的话,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呸!我宁可粉身碎骨也决不会让你得逞的!说完,红衣女子又催促赵大宏,大哥,咱快走!

  赵大宏赶紧照着马屁股狠拍一掌:驾!不料,那马竟然毫无反应。赵大宏急了,用两条腿拼命夹击马肚子:驾!驾!若是往常,自己的枣红马早就像离弦的箭一般飞出去了,可今天,这马的四条腿竟像生了根似的纹丝不动。赵大宏暗想:我这老伙计怎么在关键时刻跟我作起对来了?他借着火光低头一瞅:我的娘呀!这哪儿是什么枣红马,分明是一口油光锃亮的大红棺材!赵大宏平日里胆子够大的了,此时也禁不住惊叫一声:啊?!

  此时天已渐亮,红衣女子和那些人竟都悄无声息地消失了。赵大宏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从棺材上下来的,只感觉全身的衣服都被汗水洇透了,昨晚灌到肚子里的那些烧酒也都变成了满头的热汗。这下他倒是清醒了许多,看清棺材后面是一大片坟地,其中有一座新坟,坟前竖有大理石的墓碑,上刻金字:先考巩庆大人之墓,下面有小字的落款,由于天未大亮,看不太清楚。再回过头来一瞅,他的枣红马就在不远处的道路中间站着呢!赵大宏奇怪自己撒完尿后怎么就没有发现呢?另外,这口棺材怎么会摆在这里?刚才那些又都是啥人,怎么神出鬼没的?

  这时,有一位中年妇人从远处匆匆走来,看见赵大宏一个人在这里发呆,便走上前询问他是什么人。赵大宏就将之前的奇遇一五一十地对妇人讲了,妇人听完,嘴巴张得老大,好半天都没合拢。赵大宏连叫了她好几声,妇人才回过神来,哀叹一声说:壮士,你刚才遇到的不是人,都是鬼呀

  5.倾囊相助

  这妇人就是小翠娘,她含泪把前几日的遭遇以及昨日巩势利的无理要求对着赵大宏讲了一遍。

  巩势利家的情况赵大宏也知道一些,他联想昨晚的奇遇,这才明白那时向自己求救的红衣女子即是孙小翠,带人抓孙小翠成亲的老头想必就是巩庆了。原来那些人竟然都是鬼,难怪眨眼间全不见了呢!

  此时,东边的太阳虽然已经露出大半张脸了,赵大宏的脊梁沟却还是掠过了一丝凉气。他突然想到孙小翠此时的处境可能非常不妙,便焦急地问小翠娘:婶子,那五百两银子您凑齐了吗?

  小翠娘叹了一口气说:唉,穷家破户的,哪儿那么容易啊!当时看热闹的好心人捐了点儿,亲戚朋友们借了点儿,加在一起才勉强凑了几十两银子。今天我让亲戚在家帮我卖房子卖地呢,我实在不放心小翠,就先赶来了。我闺女活着时受尽了老巩家的窝囊气,我说啥也不能让她死后还受糟蹋呀!

  赵大宏一跺脚说:怕是来不及了,说不定那老死鬼现在正逼着你家小翠成亲呢!

  小翠娘一听,急得又要哭了:哎呀,这可怎么办呦!阳间没有说理的地方也就罢了,怎么这阴间也是有钱人横行霸道呢

  他们不就是想拿这五百两银子说事吗?罢了!赵大宏想起自己这趟替人讨来足足有一千两银票,他咬咬牙,就从怀里掏出五百两来,婶子,这您拿着

  小翠娘看清是银票后激动万分,扑通一声就给赵大宏跪下了:恩公啊,我们萍水相逢,你让我怎么感谢你呀!

  赵大宏慌忙将她搀扶起来:婶子,快别这样!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有人管,你家这事,我赵大宏管定了!

  话音刚落,巩势利带着十几名家丁骑快马赶到了。他料定小翠娘凑不来那么多钱,就撇着嘴故意问:老孙家的,五百两雪花银带来了吗?没钱我们可要埋人了!

  慢着!赵大宏怒目圆睁,他恨不得把巩势利拽下马来掐死,姓巩的,别以为你有俩臭钱就可以胡作非为,那五百两银子我们凑齐了!

  巩势利将赵大宏上下打量一番,然后又看了看他手里的银票,说:哟呵!还真凑齐了啊!接着,他想了一会儿,继续说:行吧,那赶紧把这银票给我爹送去吧!

  赵大宏和小翠娘面面相觑,见两人不理解,巩势利又说:你们不让我爹配阴婚,这钱就当是补偿了。说着,他示意赵大宏把这五百两银票给烧了。

  赵大宏虽有疑惑,但也没多想,还是照做了。等银票烧成了灰,孙小翠家的亲戚和好多看热闹的乡亲也赶来了。

  这时,巩势利跳下马,走到孙小翠的棺材前瞅了瞅,对着小翠娘说道:老孙家的,五百两雪花银带来了吗?

  小翠娘一听愣了,赶紧说:巩老爷,这五百两银票不是刚给你爹烧去了吗?还有灰儿呢!

  巩势利哼了一声说:笑话!你这不是信口雌黄嘛,我要的是白花花的银子,活人花的!

  赵大宏没想到巩势利出尔反尔,怒道:王八蛋,使这阴招!说着,他抡起拳头就要往上冲,对方的十几个家丁一下子也都围了上来。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小翠娘怕赵大宏吃亏,忙张开双臂挡在中间。

  本来,巩势利算准了小翠娘是铁定凑不齐这五百两银子的,没想到半路遇上了好心人赵大宏偏偏凑上了,巩势利只好使了个小计,让两人上钩。仗着当时乡亲们都还没到,没有人证,现在还不任他矢口不认?

  孙小翠家的亲戚和看热闹的乡亲明知其中可能有诈,却也帮不上忙

  赵大宏强压怒气,质问巩势利:你到底想怎样?给个痛快话!

  巩势利摊开一只手掌说:用钱说话,五百两银子!

  小翠娘吃了哑巴亏,正不知如何是好,这时,赵大宏从怀里掏出剩下的五百两银票,大声对巩势利说:看好喽!这是整整五百两,一毫也不差,给你!说着,他就把银票拍在巩势利的手掌上。

  大伙儿见此情景,都情不自禁地为赵大宏鼓起掌来。巩势利验了验手里的银票,没想到是真的,自觉无趣,带着手下家丁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溜走了。

  由于滦州当地有个风俗,未出阁的女子不准埋进自家祖坟,所以大家抬着孙小翠的棺材来到横山东南面的山坡上,找了个背风向阳的地方就将孙小翠下葬了当地人称这种坟为孤女坟。

  小翠娘从怀里掏出凑来的那些银子,硬往赵大宏手里塞:恩公,这钱虽然不多,却是我一点儿心意,请你无论如何也要收下。剩下的,我再想办法慢慢还。

  赵大宏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死活也不肯收:婶子,您也不容易,这钱您还是自己留着过日子吧,我的事自有办法解决。以后您如果再遇到啥难处,尽管到城南找我赵大宏!说完,赵大宏骑上马,绝尘而去。

  6.人鬼情缘

  赵大宏嘴上说自有办法解决,其实,他也没啥好办法前后一千两银子,他砸锅卖铁也凑不上这个数啊!赵大宏替人讨债多年,还是第一次把雇主的钱给搭进去,但他并不后悔。

  赵大宏先回到家里,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然后把所有积蓄都拿了出来因他平日里大手大脚惯了,家里也没多少积蓄,于是,出门又找朋友们七凑八湊,把驴屎马尿都打扫到一起了,也还不到二百两银子。爱咋咋的吧!赵大宏找来一块红布,包着这些银子就去了雇主家。

  雇主姓孟,在滦州城也是数得着的财主,他已听说了赵大宏仗义疏财的壮举虽然那财是他孟财主的,但他非常钦佩赵大宏的为人,因此,当赵大宏跪下向他请罪时,他赶忙将赵大宏扶了起来。落座后,两个人越聊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感,结果,孟财主不但没向赵大宏要钱,还拉着他磕头拜了把兄弟,大摆酒席以示庆贺。

  赵大宏酒足饭饱后,回到自己家里倒头便睡。不知过了多久,赵大宏仿佛听到哗啦哗啦的撩水声,他睁眼一看,竟发现有个人正在昏暗的灯光下为自己洗脚呢!你是谁?赵大宏猛然翻身坐了起来。

  那人抬起头来,甜甜地一笑,说:大哥,你不认识我了?

  赵大宏定睛细瞅,心里一惊道:是你?孙小翠!

  孙小翠站起身来,笑得更甜了:正是我,大哥。不过,你千万不要害怕,我虽然是鬼,但绝不会害你的,我是特意来报恩的。

  我没、没害怕,赵大宏不自然地笑了笑,又抬屁股往炕里挪了挪,来,坐、坐,嘿嘿。

  孙小翠乖乖地坐到炕边上,娇羞地瞅着跳跃的烛火不吭声。赵大宏这才发现:孙小翠在烛光的映衬下,小脸蛋儿白里透红,大大的眼睛、挺俏的鼻子、红润的嘴唇,真是越看越好看!他不禁痴痴地叫了声:小翠!说着,就将孙小翠的一双小手捧在了手心里

  从此以后,孙小翠每天夜间都会来赵大宏家里,帮他做饭洗衣,两个人总是有说不完的甜言蜜语。

  这天晚上,孙小翠又来了,却是眉头紧锁、满面愁容,赵大宏忙问怎么回事,孙小翠含着泪道出了原委。原来,巩庆带着人又去找她麻烦了,说孙家之前烧给他的五百两银票是人世的钱币,在阴间无法流通。孙小翠说已经又给了他儿子巩势利五百两,巩庆却说他没看见,反正他的钱已经被黑白无常当作假币没收了。赵大宏一听,肺都气炸了:这个老王八蛋!纯属胡说八道,他这是成心找茬儿呢!

  孙小翠说:大宏哥,生气也没用,老巩庆有钱有势,早已买通了地府的大小鬼神,我一个弱女子怎么能斗得过他呢!

  赵大宏一想也是,就好言安慰孙小翠,说明天就去给她坟前烧纸钱,让她趁早摆脱巩庆的纠缠。

  天刚亮,赵大宏就骑马买了一大堆纸钱,在孙小翠的坟前烧了一个多时辰。赵大宏终于松了一口气,心想:这回总算把这事了结了。

  没想到,天一擦黑孙小翠就跑来了:巩庆又变卦了,说这事都拖了这么长时间了,给钱已经不好使了,况且他家也不缺钱,除非孙小翠肯嫁给他。

  王八蛋!赵大宏都快气疯了,他拉着孙小翠来到院子里,两人骑上马就冲了出去。

  他俩来到横山脚下的巩家坟地,赵大宏抬手指着巩庆的坟头就骂开了:老王八蛋巩庆,你给我听着:凡事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再四,给脸不要脸!事先也不在滦州城里打听打听,我赵大宏是好欺负的吗?我今天告诉你,孙小翠是我的女人了,你要再敢打她的歪主意,我就平了你的坟头,把你扒出来挫骨扬灰!赵大宏越骂越来气,一脚就把巩庆的墓碑踹倒了,又对着那倒下的墓碑滋了泡尿。

  赵大宏是解气了,可第二天晚上,孙小翠却没有按时出现,赵大宏急得坐卧不安、心焦如焚。眼看着快到半夜了,孙小翠还没有来,赵大宏愈感不妙,在家里再也呆不下去了,他背上钢刀、骑着马飞奔而去。

  赵大宏来到孙小翠的孤女坟前,趴在坟头上就喊开了:小翠,小翠!我是你大宏哥呀,你怎么了,怎么没去看我呀?可是,任凭赵大宏千呼万唤,坟内的孙小翠一点儿反应也没有。不知过了多久,赵大宏喊累了,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突然,孙小翠披头散发、血迹斑斑地出现在赵大宏眼前:大宏哥,快来救救我呀!

  赵大宏还没反应过来,又闪出一个青面獠牙的厉鬼,举起皮鞭照着孙小翠就是一顿猛抽。巩庆也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了,恶狠狠地喊:使劲打!给我往死里打!

  小翠!赵大宏一挺身跳了起来,顺势抽刀在手,可定睛细看时,却发现原来是场噩梦。此时,东方发白,赵大宏的心里也明白了:小翠一定是落在了巩庆手里,饱受折磨又脱不了身,这才托梦给他的。老王八蛋,我非把他扒出来剁成肉酱不可!赵大宏愤愤地骂着,飞身上马朝巩家坟地奔去。

  7.为情舍身

  赵大宏骑着马一路狂奔,冷风一吹,头脑也渐渐冷静下来,他想:即使把巩庆的尸体扒出来剁碎了又有何用?他的鬼魂在阴间照样横行霸道,也会变本加厉地报复小翠。事已至此,倒不如矮下身来去求求巩势利,让他在他爹坟前讲讲情,抬手放过小翠。巩势利若能答应,提啥条件自己都认为了小翠,豁出去了!想到此,赵大宏掉转马头,直奔滦州城里而去。

  赵大宏来到巩府,把请求一说,管家让他在院子里等着,自己去跟主人禀报。赵大宏等啊等,过了很长时间也未见巩势利出来。他正觉奇怪,忽然从大门外拥进来十多个捕快,不由分说就把他绑了,然后推推搡搡地带去了滦州衙门。

  原来,这都是巩势利在背后使的坏。当他得知赵大宏的来意后,心想:你小子前些天叫着号着跟我作对,我想收拾你还找不着机会呢,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今天我就让你瞧瞧厉害!想到此,巩势利就在管家耳边交代了几句。管家听命,悄悄从后门出去,直接到滦州衙门找那个跟巩家沾亲的通判,把巩势利的意思一说,又塞了一沓银票,通判自然是满口答应。

  柴知州得了好处,就给赵大宏定了擅闯民宅、持刀行凶的罪名。赵大宏高喊冤枉,结果,被一顿板子打得皮开肉绽,然后投入大牢。后来,还是孟财主得知消息,不惜重金把赵大宏赎了出来。

  孟財主将赵大宏接到自己家里养伤,赵大宏却怎么也躺不下去,他心里惦记着孙小翠。在床上翻了几个肉饼子后,赵大宏一跃而起,跳下床扑通一声就给孟财主跪下了:大哥,您对小弟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也还不清,只有来世当牛做马再报答您了!

  孟财主赶忙伸手相搀道:贤弟,别这样,快快请起!你我何必如此客套?

  赵大宏却死活也不肯起来,说:大哥,小弟再恳求您两件事,您先答应了我,我再起来。

  孟财主说:只要愚兄能办得到的,甭说两件事,就是十件二十件我也答应你!

  赵大宏这才站起身来,道出了自己的请求:第一,求孟财主照顾小翠娘后半辈子的生活,孟财主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但第二件事刚说出口,孟财主就说什么也不肯答应了。赵大宏重又跪到地上,磕头如同鸡啄碎米,说若不答应就磕死在他面前。孟财主迫于无奈,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我答应你!

  这天一大早,赵大宏带着锹镐来到横山脚下,在孙小翠坟墓的不远处开始刨土,孟财主带两个家丁帮赵大宏从滦河里挑水。由于横山土色赤沙少,遇水黏性极大,风干后坚硬如石,还不开裂,所以,赵大宏就用这土和泥,塑成一个个与自己身高相仿的勇士,手拿各种兵器,看上去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赵大宏除了喝水、吃饭外,几乎一刻不停地塑泥像,终于在三天后塑完了二十六名勇士,加上赵大宏和孙小翠,整整二十八个泥像,与天上的二十八星宿相应。听人说,这二十八星宿代表着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东主木、西主金、南主火、北主水,再用横山之土中和,五行就全了,到了阴间也就无所畏惧、所向披靡了。

  赵大宏先到滦河里洗了个澡,又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给孟财主磕了三个响头,这才回到那些泥像中间。

  赵大宏望望头顶的苍天,又瞅瞅身后的横山,然后咬咬牙,毅然从腰间拽出一把利刃,对准自己的左手腕深深地划了一下,鲜血立时滚落下来。他快速将自己的鲜血挨个儿甩在周围那些泥像的身上,边甩边念叨:兄弟们,跟我一起去除妖啊

  当所有泥像都染上血迹后,赵大宏身上的血也快流干了,他这才踉踉跄跄地来到孙小翠的坟前:小翠,你别怕,大宏哥来救你了!话刚说完,他就一头栽倒在孙小翠的坟上,当场气绝身亡。

  赵大宏对孟财主讲的第二件事就是他要为情舍身,求孟财主将他和孙小翠合葬在一起,永不分离。孟财主流着泪命人照办了,还把那些沾着赵大宏血迹的泥像也埋在两人左右,祈祷他们在阴间能有一个清平世界。

  后来,滦州一带每当有人去世,亲人们都喜欢在赵大宏取土塑像的地方取些黏土,捏几个泥人儿陪亡者下葬,希望能捉鬼避邪。

  再后来,取土的人越来越多,那里便形成了一个大坑。每年春天,坑里都会开满各种颜色的无名小花,微风一吹,老远就能闻到异香扑鼻。

  多年以后,小翠爹竟从南方回来了。当年他掉进滦河后,顺着河水漂入渤海,幸被一艘渔船所救。他明白自己闯了大祸,没敢返乡,就随着渔船撒网捕鱼,四海为家,经过多年打拼,如今也成了财主。

  小翠娘还活着,她流着泪对小翠爹讲了这些年的辛酸往事。小翠爹跑到横山,在赵大宏和孙小翠的坟前痛哭,见者无不落泪。

  后来,小翠爹花钱往那大坑里放了水、养了鱼、种了莲花,又围着大坑栽了一圈杨柳树,供滦州百姓游玩。他还给大坑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作情义坑。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