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求败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1周前 ( 05-23 09:15 ) 5 0条评论

我和她曾是高中时的死党.好多年后又碰面了,她请我到一家自助餐中心吃大闸蟹。穿着货真价实貂皮大衣的她,一点儿也不斯文,从堆尖高的盘子里抓过蟹脚猛啃,边嚼边说自己胃口小。她吃了一盘一盘又一盘,最后擦着嘴说,都快走不动了。不过,她还是要走,要我陪她一起去探监。
我大吃一惊,问她怎么了?她凄惶地说,儿子打群架,误伤了人。其实那么多人,到底是谁打伤的都不知道,但对方就一口指认是她儿子。她不晓得使了多少钱去打点,把养大闸蟹赚的钱全填进去了,儿子还是被判了不少年。我这才知道,她之所以猛吃大闸蟹是为了解气。
登上她那辆奥迪A6,我真有点儿自惭形秽――一城里人,号称白领,混得不如她一个农民!
她是一个传奇人物,外号叫独孤求败.这些年来,只要她一拍脑门子决定的事,必成无疑。她总是走在潮流前面,逆向而行,她成了富姐儿,指缝间流金淌银。
可怪就怪在:只要钱到了手里,她就有厄运。她说她赚第一桶金做手模玩具的时候,老外恨不得跪在地上求她发货。偏巧她刚把出关手续办完,人民币就贬值了,对美金一下降到8,以前好像是3点多。她发了这笔横财,钱多得都用麻袋来装。结果不久,她婆婆瘫了。为尽孝道,侍候婆婆,她只好把厂子转让了。
她天天给婆婆拾掇屎尿,累得人都胖了,当然那是浮肿。后来她不想洗尿片子了,就跟镇上生产卫生巾的厂家说,能不能给我生产个老人穿的尿裤啊?厂家替她做了个放大的卫生巾,她带着穿大卫生巾的婆婆到省城养老院去,想让婆婆得到更好的照顾。养老院不收没城里户口的,却对她婆婆的尿片儿很感兴趣,一订就是好几十箱。她拿婆婆跟人换尿布,结果婆婆住进了养老院,单间儿。就这样,她开始了生产成人纸尿裤的生涯,又赚得盆满钵满。
钱有来路,自然也有去处。
估计是赚钱把眼迷了,忽视了老公,她男人在外头有了姘头。人家男人从外地打工回来,听说自己亏了,拿上锹,等她男人夜里从牌局上下来的时候,朝脑门子一拍,立马躺倒。那家男人跑了,她家男人植物了。
她忙着把手头的一摞订单交给工厂,自己又回家照顾那个瘫子。
有人跟她说:你去算命吧!怎么就那么不顺?早年爹娘病故,妹子婚姻也一塌糊涂,进夫家门就有操不完的心,看看啥时候顺当。
她去找了个姑子算。姑子说,金克木。你命里金旺,木就是你的亲人。你旺,周围的人就衰。你啥时候败了家,周围的人就顺了。
她一听,回来问大家:干啥能败?
有个养猪的大爷说:就这个!猪肉卖不上价,猪养得越多,亏得越重。我这一摊子,不要钱了,白给你。但我跟你说明白,养大一头猪仔,最少亏100多块的饲料钱。我现在想把这个糊口生意给捣腾出去都没人接手。
还有人白送?她一听就乐了:行!
她接过那几头瘦猪就养了起来。又把手里攒的钱建了个猪场,买了周围人不想养的猪仔。按这速度,不超过半年就垮了,这该转运了吧?
可没出俩月,上海老板的大卡车就开到她家门口,问:你家生猪啥时出栏?我全包了!她问多少钱一斤,人家给了个数,还交了定金,把她都吓坏了,心说:这猪,怎么一到我手下就成了金猪?
那一向好多地方都闹猪瘟,猪场都关了,就她家生意红火。红到什么程度?她的猪场早上4点开门,每天出栏150头猪,头天下午来拉猪的卡车就排了长队。
她万万没有想到,不但养猪发了,连种麦子也发了!当初,买喂猪的麦麸比吃的面都贵。她一生气就把村里人家不种的地都包了,全种上麦子。本来想剥了麦麸喂猪,没承想,还没到收割呢,国家粮站就来人了,说今年世界范围内大麦涨价,一涨都翻好几倍,他们要收购她的麦子。她偏偏不卖!她要求败,这一卖不是又赚大了?可收了麦子咋办呢?她自己开了个面粉加工厂,收的麦子自己磨,麦麸喂猪,麦子喂城里人。可这一来,还是赚了!
真是财运来了,想挡也挡不住啊!她让儿子到城里去买一台大型数钞机,银行数钱的那种,手点钞票都点得有腱鞘炎了。儿子是在回来的路上被人拉去打架的,那台数钞机差点被警察列为凶器。
她都快疯了。婆婆是人家的妈,丈夫是人家的儿,可儿子是自己的呀!她抱着钱在城里的法院门口哭,大喊:干啥才赔钱呀?!
旁边就是证券交易所,满大厅都是垂头丧气的股民。有一家伙没好气地说:你炒股。有多少都亏里头。
她一进场,满版皆绿。她跟人家说:买那个那个今天跌最多的!小姐只用一张卡就换去她好几麻袋的钱。她看看手里的卡,心想,这玩意儿看起来不值那么多钱啊
我坐在奥迪A6里,她一边开车一边和我聊着。我愈加惊叹她的传奇人生。
我问她:你那股票买的时候多少钱?她说:18块多吧。我问:现在涨到多少?她答:40多块。天哪,这下不知她又赚了多少!可她叹了一口气说:妹子,有钱不是好事呀!
去监狱看过儿子的第二天,她打来电话,跟我说,她的股票已经涨到90多了,不能再拿着了,再涨下去,她怀疑下面再倒霉的是她自己了。掰手指头算算,钱越多,害的人离自己越近。
财神爷为啥老光顾她啊!我简直妒忌得要掉了眼球,可她还担惊受怕的!她还说:对了,妹子,我现在开始做慈善了,赚钱就大家花花。我组了个团飞香港游,你参加不?免费的。
有这等美事何乐不为?三天后,我随她登上了飞机。
在飞机上点餐的时候,我和她都点了海鲜面。不多时,空姐把面送来了。我打开盒盖一看,一个小虾仁孤零零地飘在面上,便不由得嘀咕了一声:切,这也好意思叫海鲜面!旁边的她却一声惊叹:哎呀妈呀!这面太实在了!我探头一看,哇噻,她的面满满地铺了一层油光光的大虾仁儿!
我突然一阵心悸,声音颤抖起来,问她:你说,跟你离得近的人都倒霉对吧?她也一下子愣住了。
我招来空姐,怯怯地问:现在下飞机还还来得及吗?
空姐看了看舷窗外的万米高空,疑我在开国际玩笑,笑道:小姐,恐怕跳降落伞都不行了。
这一刻,我真的想哭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