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在回忆中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1周前 ( 05-23 10:16 ) 5 0条评论

  老张头今年大概有七十多岁了吧,他自己扳着手指头,也算不出个所以然了,索性便不去想了,反正是黄土埋到了脖子上的人,离死不远了。

  这些年,老张头一直一个人生活着,自己的儿子上次什么时候来看自己的,都不太记得了,费劲扳着手指头算了很久,也没想起来,哎!人老了,干什么都要扳着手指头来算,呵呵!老张头不禁嘲笑了自己一番。

  叮咚!一声,门铃响了起来,老张头琢磨着,难道是儿子来看自己了,便急忙杵着拐杖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位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老头,怎么?老张头,不认识我了?那人笑着问道。

  要说老张头忘了谁也不会忘了面前的人,这位老头可是和他共事了三十多年的老伙计了,李宝根!老张头一眼便认了出来,急忙邀他进屋。

  哈哈!老张头,看来你记性还挺好的!来人笑着说道。

  自己风烛残年之际,还能有人来看自己,这可是件幸福的事情,老张头忙活的不停,又是沏茶,又是切水果的,好不乐乎。

  别忙活了,老张头,咱们又不是外人,坐下吧,咱们唠唠吧!李宝根笑容满面的脸上,还有岁月的沟壑交织在一起。

  没想到都一大把年纪了,你还能来看我!老张头感动的说道。

  李宝根突然表情变得平静,伸过头去问道,老张头,你,你真的不记得了?

  这话把乐呵的不行的老张头给弄糊涂了,不记得?什么啊,不过我年纪大了,确实有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哈哈,来,咱喝茶!

  咱们也算是干了一辈子的缺德事了,到了晚年啊,我那儿子都不认我了,一年都没回来见过我一次,哎!真是报应啊!老张头感慨道。

  李宝根好奇的问道,你还记得?

  瞧你这话说的,我都能记得你,还不记得我们干了一辈子的活计了?你说说,大江南北,哪里有我们摸金校尉没闯过的古墓啊?江湖上的人都送咱们点金眼,那时候,咱们可真是威风啊?老张头自豪的回忆着。

  你不记得了?李宝根又重复的问了句。

  什么?老张头好奇的问道,怎么说那也是咱们一生的自豪,我怎么会忘了呢!

  貔貅墓?李宝根突然提道,天下第一邪墓,怎么?还记得吗?

  貔貅墓?老张头回忆着,哦,就是灵海玉蜃楼的貔貅墓!墓前还有两只血貔貅,是不是?老张头看来是想起来了。

  李宝根大手一拍,对啊!就是那里啊!还记得我们是怎么进去的吗?

  老张头又皱着眉头回忆着,我记得,好像是,那是阴历的七月十五,传说中灵海会开辟一条通道直达貔貅墓,当时我们是怎么都不相信有这么一回事的,可是当,当灵海的海水被分割两半时,我们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对啊?谁又能想到呢!要是想到了的话,我们当时怎么也不会进入那个墓穴啊!李宝根感慨道。

  你说的倒轻巧,貔貅墓,古今往来,那里不仅埋藏着大量的金银珠宝,更重要的是,那里埋藏着长生不老丹药!古时候,哪个帝王不想四处求仙,哪个不想长生不老,与天齐寿啊!

  长生不老?可是,看看我们现在,呵呵!李宝根苦笑着。

  墓穴当然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里面机关重重,能保住一条命就算不错的了,我这腿啊!说着,老张头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的左腿,就是那时候被暗器所伤,到现在都还没有痊愈。

  可是你还是坚持要下去,说什么宁死也要见识一下这个天下第一奇墓,也算不枉此生了。李宝根附和道。

  对啊!貔貅墓是我们盗墓者一生的追求,我们怎么会轻易放弃呢,墓穴里,什么八卦阴阳阵,五行煞气等等,没想到我们还是安全的闯了过来,终于见到了那个传说中貔貅血棺,我到现在还记得,那颜色,血红血红的,就跟人血似的。老张头眼神茫然的在回忆道。

  什么像人血啊,古往今来不知多少盗墓高手都闯入了这里,不幸的是,最后都用他们的鲜血灌溉了这副棺材,渐渐的,也就变成了一副血棺。李宝根叹气道。

  对啊,血棺老张头重复着,没有继续往下说。

  对啊,血棺,然后呢!李宝根又阴沉的问道,后面发生了什么呢!

  老张头眼神迷离道,血棺,众所周知的是,那个棺材里面放置的可是千年不腐的魔僵,长生不老的丹药就含在他的嘴里。

  本来是相安无事的,我们可以拿着那些金银财宝退出墓穴,然后享受我们美好的下半辈子,可是,可是你,偏偏不听,不听我的劝!李宝根的语气变得怨恨起来。

  我,我不听你的劝,不听你的劝!老张头又神神叨叨的。

  怎么,你又不记得了,好,你看看!看看我这里!李宝根把上衣的领子翻了下来,将脖子伸向了老张头,你看看!啊?

  只见李宝根的脖子上有一个十寸大小的伤口,里面不时还有蛆蛆爬了出来。

  啊!你,你,你不是早就死了吗?老张头惊恐的说道,那个魔僵狠狠的咬住了你的脖子,鲜血,鲜血流的一地都是。

  呵呵,没错,看来你都记起来了,不过你也别忘了,你自己呢!去镜子前好好看看吧!呵呵呵!李宝根阴冷的笑道。

  去啊!李宝根又恶狠狠的吼了句。

  老张头哆嗦着,杵着拐杖慢慢的走到了那面布满了灰尘的镜子前,啊!当看清镜子里的景象时,他不禁颤抖着身子,仿佛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你,则是被那个魔僵狠狠的掏出了心脏!李宝根忽然来到老张头旁边,恶狠狠的说道。

  啊,不,不,不可能的!老张头惊恐的摆着脑袋,但他看到房子里摆在柜台山的那张白色的相片时,顿时瘫倒在地上,自己大大的黑白照放在了柜子上,前面还放着一个香炉。

  呵呵!我这次来,就是要告诉你,你早就死了,跟我一样,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哈哈哈!李宝根恶狠狠的说完,便消失不见了。

  宝根,我腿不行,你快去搬开那个血棺的盖子啊?老张,这里的金银财宝够我们下半生的享乐了,咱们不用冒这么大的险!哼!我要的就是长生不老,你要是不去,我按下那个机关的把手,咱们谁都别想出去!啊!老张,快,快救我啊!宝根,宝根,你别死啊,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瞬间,所有的记忆重现在老张头的脑海里。

  呜呜呜!呵呵,我死了,呵呵,二十年前就死了,呵呵呵!老迈的躯体慢慢的化为了一片烟雾消失在了空气中。

  啊,老张,救我啊!救我啊!宝根!快跑啊!老张!救我!空气中似乎还回荡着那股幽怨而又凄厉的往事。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