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反抗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2天前 ( 05-23 10:19 ) 3 0条评论

  福斯特太太是个急性子,做什么事都喜欢提前一点,她最怕的事就是赶不上火车、搭不上飞机。而福斯特先生和妻子刚好相反,他做事不慌不忙,总是在最后一刻才出门,有时还会无伤大雅地迟到几分钟。尽管福斯特太太每次都心急如焚,但她从来不敢催促丈夫。她性格温顺,甚至有点懦弱。福斯特先生很满意自己对妻子的控制,有时他故意直到最后一秒钟才出门,看到妻子急得发抖却又无可奈何,他心里会产生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福斯特夫妇十分富有,他们居住在纽约市郊一座四层楼的别墅里。这天,别墅里的仆人们都在忙碌着,因为福斯特太太马上要出远门了。对她来说,这次出门特别重要,她要去巴黎看望嫁到法国的独生女儿,还有三个从未谋面的小外孙。她以前只见过他们的照片,他们可爱极了,福斯特太太是多么希望能搬到巴黎和女儿同住啊,但丈夫却断然拒绝了这个想法。就连这次,他答应福斯特太太飞去巴黎探望女儿一个半月,都可以算是一个奇迹了。
  这会儿,福斯特太太早已穿戴整齐,她在一楼客厅里不停地走来走去,心里想着:如果丈夫还不赶快走,自己可要错过班机了。每过几分钟,她就忍不住问仆人:几点了?这次仆人答道:九点十分,夫人。
  福斯特太太默默算了一下,飞机十一点起飞,路上要一个小时,还必须至少提前半小时抵达办手续。天啊!时间不多了。她花了几个月时间,才说服丈夫让她出门,要是搭不上这班飞机,丈夫很可能就会取消她的整个行程。而最令人烦恼的一点是,丈夫坚持要去送机。
  九点二十分,一楼的电梯门打开了,福斯特先生终于下楼了。福斯特先生上了年纪后腿脚就不那么灵便了,于是给家里装上了电梯。这会儿,他不紧不慢地走进客厅,嘴里抱怨着:这电梯吱吱嘎嘎的,我真该马上给维修公司打个电话。不过,我们现在要出发了吧?
  福斯特太太赶紧说:对对对,什么都准备好了,车子在等着呢。福斯特先生看了妻子一眼,慢悠悠地说:不过,我还要耽搁一下,我要去洗手。
  又过了几分钟,福斯特先生才出现,福斯特太太三步并作两步走出大门,坐进车子。她丈夫慢条斯理地跟在后面,福斯特太太看着丈夫,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丈夫是在故意折磨自己,这能给他带来一种变态的乐趣!
  车子终于上路了,还没到机场,外面就开始起雾了,雾气越来越浓,车子不得不减速。福斯特太太绝望地喊道:我要死了,我赶不上飞机了。她丈夫却冷冷地说:别傻了,这种天气飞机应该取消了,所以你不用担心。当然,如果飞机还要起飞,我同意你的话,你一定会赶不上。
  福斯特太太心里涌起一股怒意,但和以前一样,她什么也没说,扭头看向窗外,雾更浓了。她丈夫一脸轻松地说:得了,你还是放弃吧,去巴黎根本就是个傻主意。
  这时,车子停了下来,福斯特先生哈一声笑了:怎么样,交通堵塞了吧?
  不料前排的司机回头说:不是的,先生,我们到了,这就是机场。
  福斯特太太忙从车内跳出,快步走进机场。机场里挤满了人,办事员告诉她,这班飞机暂延了。福斯特太太回到车旁,把情况告诉丈夫,让他先回家,不用陪自己了。丈夫点点头,就和妻子告别了。
  福斯特太太一直在机场等到晚上,才得到消息,她的航班将延后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起飞。福斯特太太本想在机场凑合过一夜,可她年纪大了,一直坐着可受不了,于是她叫了出租车回家。
  福斯特先生见到太太的第一句话是:巴黎好玩吗?福斯特太太没理会丈夫的所谓幽默,她注意到,家里的仆人都不在。福斯特先生告诉妻子,他刚灵机一动,给仆人放了假,太太出门的这段日子,他打算住到俱乐部去,这样他既不用操心家务,还能省了仆人们的薪水。
  福斯特太太点点头,告诉丈夫,飞机改在明天上午十一点起飞,她订了明早九点的车。最后她对丈夫说:这次,不必麻烦你去机场送我了。福斯特先生看了一眼太太,慢吞吞地说:也好,不过,你可以顺路先送我到俱乐部去吧?
  福斯特太太心里一沉,她微弱地反对说:可是,俱乐部在市区,到机场不顺路。丈夫却说:可你有的是时间呀,你不愿意先送我一下吗?福斯特太太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温顺地答应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福斯特太太就在大厅等着出发了。九点过了一点,她丈夫坐电梯下来了。两人刚要出门,福斯特先生突然说要拿几根雪茄,让太太先上车去等着。直到九点十五分,他才走出来,慢悠悠地上了车。福斯特太太忙对司机说:请你快开,已经迟了。
  引擎发出一阵吼声,就在这时,福斯特先生突然大叫:等一等!说着双手在大衣口袋里摸来摸去。
  福斯特太太忙问:怎么了?丈夫说:我有件礼物要托你带给女儿,是一个小盒子,可到哪儿去了呢?我记得下来时拿在手上的。福斯特太太忙帮着在车里到处找,丈夫叹了口气说:我大概把礼物留在四楼卧室了,我马上回来。
  福斯特太太几乎哭着说:我们来不及了,求求你别去了,你可以用邮寄。丈夫却生气了,大声命令说:坐着,我要去拿!
  福斯特太太只得坐在车里,安静地等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看九点半了,这时,她的手突然在她丈夫座位角落的缝隙里碰到一个硬物,她把手伸进去拿出来,那是一个小盒子。她发觉,这盒子是有人用力把它推到缝隙里面去的。
  丈夫竟故意把盒子藏起来!可是,福斯特太太这会儿没空生气了,她对司机说:我找到礼物了,我去叫他。说着跳下车,跑向大门。
  大门关着,福斯特太太打开皮包发疯似的找钥匙,终于找到了,她把钥匙插进锁孔,正要转动的时候,忽然停住了。她抬起头,动也不动地站着,整个人都好像凝固了。她似乎在倾听着什么特别的声音,只见她把耳朵慢慢地移近门板,最后贴到门板上。她就那样手里拿着正要开门的钥匙,抬起头,耳朵贴着门,竭力倾听屋里传来的非常微弱的声音,并试图判别那是什么声音
  过了好几秒钟,福斯特太太忽然活跃起来,她把钥匙从锁孔里拔出来,跑向车子,高声对司机说:不等他了,快开车!
  一直在观察着她的司机发觉她整个人一下子都变了,她脸色发白,神情不再懦弱呆滞,眼睛闪亮着,似乎变得刚强起来。司机犹豫地问道:真的不用等先生了吗?
  福斯特太太坚定地说:没关系,他可以自己叫车去俱乐部。快开!
  在福斯特太太的催促下,司机一路飞驰,刚好赶上飞机。没多久,福斯特太太就飞临大西洋上空了。
  福斯特太太在巴黎度过了愉快的时光,她的外孙比照片上更可爱,她整天带着他们玩。每个星期,她都会写一封长信给丈夫,告诉他巴黎的趣闻。六个星期过去,她该回纽约了,女儿和外孙都很舍不得,福斯特太太却一点也不忧伤,还暗示大家,她很有可能会重回巴黎。
  飞机在纽约机场降落,福斯特太太叫了车回家。在家门口,她按了门铃,没人来应门,于是她用钥匙打开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地板上摊着的一大堆信,那是从信箱里滑下来的。屋里又黑又冷,还隐隐传来一股尸臭怪味。
  福斯特太太快步走过大厅,转向屋后的电梯间。几分钟后,她回到大厅,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随后她走进丈夫的书房,找到电话本,拨打了一个号码,喂,我这里是六十二街九号,你们可不可以马上派人来,对对,好像是卡在二楼和三楼中间,我刚回家就发现它坏了。
  接着,福斯特太太放下电话,坐在她丈夫的书桌前,耐心地等着维修人员来修复她去巴黎那天早上坏掉的电梯

推荐阅读:

太阳不是为你一人而升起

制情敌招数

郑板桥智断遗产案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