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手的生意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2周前 ( 05-23 13:16 ) 4 0条评论

  陈三是个开私人救护车的年轻人。这天,他的车上拉着一位突发心脏病的老大爷。陪同的老太太满脸感激地说:陈医生,谢谢你们啊,要不是你们来得及时,我老头子就危险了。
  陈三坐在副驾驶位子上,说: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救死扶伤嘛。说完,他偷偷给司机使了个眼色。司机心领神会,把车子拐到了附近的一个加油站里。
  到了加油站,陈三摸了摸口袋,面露难色地说:大妈,车子油不多了,要加个油。刚才出来得匆忙,我们身上没带钱,您能不能先垫一下?
  老太太一听,下意识地捂了捂口袋,说:陈医生,我身上的钱是我老头的救命钱,用不得,用不得。
  那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医院了。陈三边说边用手指敲着车窗玻璃,我们倒没事,大爷可等不起啊。
  老太太一听,急了:救人要紧啊,陈医生,加油需要多少钱?一千块就够了。
  要这么多?老太太气愤地说,陈医生,到医院就十几公里路,哪用得了这么多?
  陈三冷笑道:大妈,您想想看,我们这么多人大半夜不休息去您家接人,回去不得吃点宵夜啥的?您老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老太太这才听出来,這哪是加油的钱,这分明是进医院的敲门砖啊!她明白说再多也没用,反而耽误老头看病,只好愤愤地把一千块钱给了陈三。陈三接过钱,给车子象征性地加了点油,车子就朝医院开去。
  到了医院,把老大爷送进抢救室后,陈三让司机开车走了,他自己则来到急诊室门口,朝坐诊医生使了个眼色,那人便起身走了出来。俩人来到一个无人的角落,陈三拿出一个信封塞给那人,说:陆医生,笑纳,今晚的收成。
  陆医生接过来,抽出来看了看,揶揄道:你陈三是贼不走空啊。
  陈三笑道:这还不是仰仗陆医生把这么抢手的买卖交给我做了?兄弟我感激不尽啊。
  陆医生说:我也是替病人着想,医院就两辆救护车,不够用啊,你陈三的私人救护车也算是功德无量。
  嗨,还是您说话我爱听,陆医生,有生意了您记得通知我陈三就行,不打扰了。陈三跟陆医生道了别,哼着小曲走了。
  看着陈三春风得意地走远,陆医生心里却很不高兴。这次陈三才给了他三百块,大头都让陈三给拿走了,虽说人力、物力都是陈三出,但没有他提供病人的信息,陈三到哪儿拉人去?更何况他还得应付医院里的大小事宜,这么分配利益,太不合理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陆医生通知陈三去拉人的电话是越来越少,陈三是个聪明人,他察觉出陆医生对他的态度越来越冷淡,于是多留了个心眼,派了个小马仔守在急诊室附近。
  这天恰逢陆医生值班,半夜十二点左右,小马仔看到陆医生急匆匆地跑到救护车旁,对车上的医生说:快,苏源大道99号秦淮绿洲小区5栋201室,有个病人哮喘犯了,情况很紧急。
  小马仔一听,立马给陈三打电话通风报信:老大,陆医生果然不给我们通气了,都是让医院的救护车去接病人。我们要不要捷足先登?
  陈三恨恨地说:当然要!没人帮咱们,咱们就自力更生!你把地址发给我,我们马上去,赶在他们前面把病人接上。
  陈三把车开得风驰电掣,他果然先到了,那位病人及其家属分辨不出他的车和医院正规的救护车有啥区别,匆匆忙忙地就上了贼车。陈三故伎重施,又在半路上把车开到了加油站,让病人家属掏钱加油。谁知这次的病人家属身上没带现金,双方僵持不下。陈三说没钱加油车走不了,病人家属说到了医院取出钱来就给你。陈三本不会善罢甘休,但病人的喘气声忽然加重了很多,脸也憋得通红。
  病人家属更是怒气冲冲地说:你们这是谋财害命,我老伴要是出点什么事儿,我跟你们没完!陈三听病人家属这么一说,也有点担心,万一真闹出人命,这买卖就算黄了。他只好暂时妥协,开车朝医院驶去。
  到了医院,刚把病人抬下车,陈三就看到陆医生站在急诊室门口。陈三本想过去打声招呼,不想还没等他开口,陆医生就怒气冲冲地走过来,质问道:陈三,你是不是想赚钱想疯了?什么人都去抢?
  陈三幽幽地说:没办法,别人不给信儿,我们只能靠自己抢了。
  陆医生火冒三丈地说:你知不知道你去拉的是谁?他是我老丈人!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什么?陈三有点吃惊,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嘛,陆医生你也早点告诉我一声啊!
  我怎么知道你会去?陆医生越说越激动,陈三,我告诉你,你这个谋财害命的买卖以后别干了!
  陈三心想:之前说我功德无量,现在又说我谋财害命,好话赖话都让你陆医生说了。不过经过这么一闹,陈三也知道这个买卖是干不下去了。
  于是,陈三索性把车子改装了一下,当成小客车跑起了出租。哪知道改装后的车子承重不比之前,这天他正拉着七八个人去城里,由于超载,车子在拐弯时侧翻了,客人倒没啥事,他自己摔了个头破血流,面目全非。
  路过的行人帮陈三喊了救护车,他躺在救护车上,看着医生、护士为他忙前忙后,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干的事是多么龌龊。他正在心里狠狠地骂着自己,车子忽然停了下来。
  副驾驶座上的小伙子皮笑肉不笑地对他说:老哥,身上带钱没?给车子加点油啊。
  啊?陈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伙子继续说道:我们出来一趟也蛮累的,多理解一下。
  陈三明白了,自己这次也上了贼车,这都是报应啊!他只好掏出了身上仅有的几百块钱。小伙子接过钱后,把几张红票子塞给了旁边的一个医生,说:给,今天的收成。
  医生用手挡了挡说:跟我还客气啥,拿回去。
  陈三猛地一惊,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再仔细一瞧,这不就是陆医生吗?
  只听小伙子接着说:别别别,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陆医生笑了笑,小声说道:你要给就把这钱给我那个哮喘病人吧,要不是他装病演那一出戏,陈三怎么会乖乖地走呢?他要不走,你就别想干这个抢手的生意。
  小伙子笑道:好,我都听你的,姐夫!
  陈三听到这里,不禁傻眼了,原来,从小马仔听到陆医生让救护车去接哮喘病人,到陈三捷足先登去接的那个哮喘病人,都是陆医生一手设计的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