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对手生死情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2周前 ( 05-23 14:15 ) 7 0条评论

危难之时,不仅需要责任、信心与勇气,更需要爱
一刘初一想都来不及想,合身扑到了邓志勇的身上
出事这天,对河县公安局的刑警队长刘初一来说,本来是个高兴的日子。今天是儿子小宝的本命年生日,按照北方习俗,本命年的生日特别隆重。所以,远在山东的父母不远千里,特意从老家赶到四川,为宝贝孙子庆祝生日。
一家五口,其乐融融,正热闹间,又有一件喜事,刘初一突然接到局里同事小张的一个报喜电话,说抢劫运钞车的犯罪嫌疑人邓志勇刚刚被捕获。刘初一喜出望外,上个月发生的这起抢劫案影响重大,是省公安厅挂牌督办的大案要案,为抓获邓志勇,大家已经连续奋战了半个多月。刘初一忙问:被抢的钱找到了没有?小张说:没有,邓志勇的嘴巴很紧。刘初一一听,再也坐不住了,匆匆忙忙扒拉了几口菜,就跟家人告假,赶回公安局突审邓志勇。
在审讯室,刘初一见到邓志勇,不由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轰动一时的让警方头疼的人物。
邓志勇三十出头,个头不高,平头,脸上棱角分明,显得凶狠精悍。他是本县青山镇人,当过武警,受过特训,复员后曾在农行做过保安,当过押运员,后因性格倔强,屡次跟领导发生矛盾而被辞退。上个月,他铤而走险,单枪匹马抢劫运钞车,抢走现金八十余万元。但在抓捕过程中,却屡次被他逃脱。
法网恢恢,今天终于将他擒拿归案了。
由于怕邓志勇逃脱,负责看管他的刑警小张不敢大意,将他双手分开,各用一副手铐铐在墙角铁柜子的两条腿上。邓志勇大概早就预想到今天这种下场,面无惧色,看起来非常镇定,刘初一进来后,他抬头扫了刘初一一眼,目光轻蔑,随后就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刑警小张贴着刘初一耳边,悄悄说,这家伙很难对付,一直不肯开口。
刘初一点点头,这个对手的强硬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不慌不忙地坐下,点上一支香烟,双目紧紧盯着邓志勇。此刻,双方是心理上的较量。刘初一见过的犯人多了,不少犯人刚进来的时候都是装聋作哑,一副死不开口的模样,他们以为不认罪警方就拿自己没办法,妄图蒙混过关。不过,邓志勇一案犯罪证据确凿,人证物证俱在,他即使真正聋了、哑了,也难逃法网。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查清被他抢走的巨款下落,此案即可结案。
进来的警官久久没有开口,邓志勇有些奇怪,他的眼皮轻轻动了动,张开一条细小的缝隙,快速地看了一眼刘初一,又马上合上了。
这一个小动作没有逃过刘初一的眼睛,他开口问:邓志勇,你打算沉默到什么时候?
邓志勇像没有听到一样,一动不动。
刘初一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初一,是刑警队的队长。政策我也用不着向你交代了,想必你也知道,你所犯下的是重罪,很有可能判死刑。现在你唯一能活命的机会,就是主动交出所抢巨款,争取宽大处理。
邓志勇依然无动于衷,木雕泥塑一样坐在那里。
刘初一冷冷一笑:看来,你是想抵抗到底,坚决不肯说了。我就奇怪了,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难道还以为以后有机会出去花这笔钱?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如果你执迷不悟,恐怕你是不可能活着花这笔钱了
说到这里,刘初一突然住嘴不说,因为他发现邓志勇的身子动了。
不光他的身子在动,他身后的窗户似乎也在动,且幅度越来越大。
刘初一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脑子里立刻出现两个字:地震!
这时候,脚下晃动得更厉害了,桌子上的水杯、钢笔等物啪啪掉在地上。刘初一跳起来,一拉身边发愣的小张,喊道:快跑!两人便抬脚向外跑去。但刚跑出两步,刘初一猛地想起犯人,想起他的双手还被铐在铁柜子上,动弹不得。他掉头奔向墙角的邓志勇。
小张明白他想干什么,也停下来,着急地喊道:刘队,来不及了!
喊声中,刘初一已经来到邓志勇身边,掏出钥匙,去开手铐。大楼抖动得更厉害了,刘初一手里的钥匙插了几插,才找到钥匙孔。
这期间,邓志勇的目光一直盯着上面,他突然开口说:你不要管我,快跑吧!
刘初一一怔,发现邓志勇瞪圆了的双眼中,露出骇异至极的神色。刘初一不由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心立刻一片冰凉:只见头顶的天花板已经变形,几道裂缝正在迅速扩延,不光天花板,墙壁也在晃动中开裂、变形,耳边充斥了噼噼啪啪的声音。大楼即将垮塌!
小张情急之下,跑过来伸手去拽刘初一:队长,快走啊
此时,刘初一已经打开了邓志勇右手的那副手铐,刚要去开另一副,就在这时,伴随着大地一阵更加猛烈的抖动,他们脚下的地面开裂,几乎同时,头顶的天花板也轰然塌落。
一瞬间,天塌地陷。
刘初一想都来不及想,合身扑到了邓志勇的身上。
几乎同时,小张一纵身,扑到了刘初一的背上。
轰隆隆的巨响声中,尘土飞扬,这栋三层高的小楼变成了一堆废墟。
二刘初一身子卡在洞口,进退两难,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邓志勇从视线里消失了
眼前一片黑暗。
邓志勇醒过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已经坠入了地狱。但很快,他意识到,自己还活着,被埋在了楼底下。他试了一下,虽然呼吸憋闷,身上似乎压着千钧巨石,但手、脚都能动,好像并没有受重伤。
他长出了一口气,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考虑脱险之策。这时候,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一滴一滴地滴到脸上,又流向嘴角。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又甜又腥,是血。他伸出右手向上摸了摸,压在自己身上的是一个人,邓志勇心中悸动,回忆起刚才天塌地陷的一瞬间,那个刑警队长舍身扑到了自己身上,便急忙喊道:刘队长、刘队长
片刻后,身上传来一声呻吟,邓志勇心中一喜,忙问:刘队长,你醒了?
刘初一悠悠醒转,头疼欲裂,一时间,他不知自己身在何处,问道:我们这是在哪里?
邓志勇说:刚才发生地震,楼塌了,咱们被埋在了里面。刘队,你没事吧?
刘初一活动了一下身子,后背一阵剧痛:我的脊梁好像受伤了,动弹不了。小张呢?小张
趴在他身上的小张没有回应,刘初一伸手顺着身体去摸小张的脸,摸着摸着,他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啊在小张头部的位置,他没有摸到小张的脸,摸到的是一块凉冰冰的水泥板。水泥板已经将小张的头压扁了。小张的血流到刘初一的身上,又滴到了最下面的邓志勇的脸上。
邓志勇明白那个姓张的警察已经死了,心中有些难过,不过,求生的欲望迅速将这些难过压制下去,现在必须设法脱困。他的左手依然被铐在柜子上,于是就用右手慢慢清理着身边的杂物,扩大周围的空间。
熟悉了周围的环境以后,他不由暗自侥幸,是身后的铁柜子救了自己的命。上面坍塌下来的水泥板恰好搭在了坚固的柜子上,构成一个狭小的三角空间。
虽然眼前一片漆黑,但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外面的响动。邓志勇判断,自己并没有被埋在最深处,幸运的话,也许可以挖出一条生路。
刘初一稍一动弹,周身就感到剧痛,他听到身下的邓志勇呼吸渐渐加重,就说:你最好不要乱动,保存体力,等着别人来救援。
邓志勇说:我当兵的时候参加过地震救援,凭感觉,觉得这次地震非常严重,损害一定很大。你仔细听听,地震已经停了这么长时间了,外面除了风声,毫无动静,这就说明遇难被困的人不在少数,只能等待别的地方派人来救援。他们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赶到,而且即使赶到,等待救援的人很多,也不一定会先来救我们。余震又随时可能发生,我们现在必须抓紧时间自救。说着,他突然问:刘队长,我的左手还被铐着,你的钥匙还在手里吧?
刘初一犹豫起来,邓志勇一旦脱险,很可能会借机逃走,到时候再抓就难了,可是不给他钥匙,两人就有可能困死在这里他斟酌了一下,觉得这种时候,还是生命最重要,就把手里的钥匙给了邓志勇。
邓志勇大喜,接过钥匙,摸索着找到匙孔,一扭,吧嗒一声,手铐开了。左手获得自由后,他稍微活动了一下血脉,辨别好方向,然后深吸一口气,向前试探着挖去,还好,倒在他旁边的是砖墙砖块,小的用手可以挪动,大的则用手铐做工具,一点一点地撬开。不一会儿,他就清理出一块地方,从刘初一的身下爬了出去。
休息了一会儿后,邓志勇问刘初一:你试一试,现在能不能动?能动的话,就跟在我后面。
刘初一咬紧牙关,强忍后背疼痛,奋力向前爬去,幸好他的四肢都没有受重伤,他还爬得动。
于是,邓志勇在前,刘初一在后,两人将挖下的石块清理到身后,救命的通道在一厘米一厘米地往前延伸。
然而,前进了不到三米,一块重达千斤的水泥板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两人使尽全身气力,也难移分毫。不得已,他们只得改变方向,从水泥板的周边寻找突破口,努力了近两个小时,才绕过了这块水泥板。
就这样,曲里拐弯,两人一步步前进着。很快,两人的双手都磨破了,每掏一把土,每挖一块砖,都痛彻心肺,但两人不敢停歇,知道每前进一步,离死亡就远一步。
一个警察一个贼,在这生死关头,相互鼓励,相互扶助,携手逃生。
时间也不知过去了多久,邓志勇竭尽全力将一块堵住去路的水泥板移开一条缝隙,终于,他看到了灰蒙蒙的天空。其时,已是第二天的凌晨。
邓志勇几近虚脱,不由喜极而泣,马上就要脱险了!
此时,两人都没有了力气,决定休息一会儿再干。胜利在望,两人不再担心生死,各怀心事。刘初一听到邓志勇在长吁短叹,就问:你在想什么?
邓志勇说:我在想我的妈妈,我只有这一个亲人,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唉
立刻,刘初一也想到了自己的亲人,一颗心马上悬在了半空。他又是担心又是懊悔,悔不该把父母从老家接来,不来的话,他们也不会遭遇地震,万一他们遇到什么不幸他不敢再想下去。
正在神思恍惚,忽听邓志勇说:刘队长,我想跟你商量件事。
刘初一一惊,问:什么事?
邓志勇说:我想请你放我一条生路。他不等刘初一拒绝,立刻说:你听我说完,这次地震,肯定有不少人被埋在废墟下面。我参加过一次地震救援,知道有些尸体被挖出来后,已经烂得面目全非,根本辨别不出身份。你就权当这次我被砸死了。我向你保证,出去后,我就永远消失,以后也绝不做任何犯法的事情。将来如果我被抓,我可以对天起誓,绝对不会连累到你。顿了一下,他补充道:刘队长,那笔钱,我可以跟你平分。
刘初一心中一动,不动声色地问:那笔钱你到底藏在哪儿了?
邓志勇却并不上当,说:我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等我安全了,我会告诉你的。
刘初一正色道:邓志勇,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你看我像是贪钱的人吗?我警告你,出去后,如果你胆敢逃跑,别怪我不客气。说到这里,他伸手摸了摸腰间,心中不由一寒,这才想起,因为全家团聚,昨天上午回家的时候,自己把手枪锁在办公室的抽屉里了。
邓志勇不再吭声,掉头开始挖掘出口。他手上动着,心里边也不闲着,紧锣密鼓地想主意。
一个小时后,邓志勇终于在两块水泥板的缝隙之间,用手铐一下一下敲出了一个比脑袋稍阔一些的洞口,他将脑袋钻出去,然后,深吸一口气,全身收紧,忍住疼痛,奋力往外一挣。终于,他出了地狱,重回人间。
他站在废墟上,还来不及长吁一口气,眼前的一切让他目瞪口呆:以往尚算繁华的县城消失了,满眼的残壁断垣。地震将整个县城几乎夷为平地。
邓志勇低头看了一眼洞口,此时,刘初一的脑袋也钻了出来,可是,由于他身躯魁梧,膀大腰圆,身子却怎么也钻不出这个小洞。
刘初一哈哈大笑。刚才在挖洞的时候,他想到对方的体形比自己大得多,故意将洞挖得很小,果然,对方被卡住了,一时半刻出不来。他得意地对刘初一说:刘队长,对不起,你不要着急,慢慢往外钻,我先走了。再见!
说完,他迈步下了废墟。
刘初一心急如焚,一边拼命往外钻,一边高喊:停下,给我回来!
然而,邓志勇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刘初一身子卡在洞口,进退两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邓志勇从视线里消失了。
三邓志勇彻底绝望了!他万分留恋地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世界,然后紧紧闭上眼睛,等待死神的到来
此时,天已放亮。
邓志勇一路飞奔。沿途所见的一切令人触目惊心,到处是废墟,到处是伤员,到处是鲜血。电力中断,通讯中断,因为剧烈的山体滑坡,半个县城被掩埋,出城的道路也被堵死,里面的车辆根本出不去,外面的情况也无从得知。
县城成了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
最初的混乱过去之后,人群中的一些警察、军人以及几个干部模样的人最先镇定下来,他们有的疏导群众撤离到空旷地带,有的则组织人员对废墟下呼救的人展开营救。
邓志勇夹杂在逃难的人群当中,躲避开警察,向城外奔去。他的老家在离城五十多里的邓家沟,那是一个安在大山脚下的小山村,如果地震在那里也引起山体滑坡,后果不堪设想。
邓志勇来到城西路口,心立刻沉了下去。因为前面的大桥已经断裂,公路也已经被摧毁,消失了。这条公路沿山修筑,道路两边或是大山或是峭壁。如今路面有的地段跨塌,有的地段则被两边坍塌下来的山体掩埋。即使有的路面未被掩埋,但两边尚未坍塌的山体看起来也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砸下来。
公路是不能走了,邓志勇抬头看看高耸的大山,心想,要想回家救母,只能徒步翻山越岭赶回去了。县城不能久待,自己必须尽快离开,否则被警察发现,就难以脱身了。于是,他迅速做出决定,一头扎进了山中。
邓家沟山路曲曲弯弯,说是离城五十多里,其实,若是算直线距离,不过就二三十里,但它和县城之间隔了数座海拔两三千米的山峰。如果一切顺利,今天晚上就可以赶回家中。
邓志勇土生土长,对这里的每一座山都很熟悉,不过,由于地震造成滑坡、塌陷,原本平缓的地方也成了峭壁陡崖,到处是松动的岩石,头上还不时有石块滚落,险情百出,非常难走。邓志勇小心翼翼,用了半天工夫,才翻过了两座山峰,开始翻越第三座山。这座山叫鹰嘴山,下了鹰嘴山后,再经过一道小河,是一座叫巨岩山的山峰。邓志勇的家,就在巨岩山另一侧的山脚下。
傍晚时分,邓志勇终于登上鹰嘴山的峰顶。他站在峰顶上,向下看去,这一看,一时竟有些发蒙:奇怪,两山之间,怎么还有一座小山?还有一个水库?刚开始,他还以为自己走错了路,仔细一看,心中凛然而惊:这座小山竟然是新生出来的!强烈的地震造成对面的巨岩山爆裂,山体撕裂、滑坡,竟然分出了一座新的小山。两山之间本来还有一条峡谷,现在这座小山竟将两座山连接在了一起,并成了一座天然的大坝,挡住了峡谷里那条日夜奔淌的小河的去路。河水越积越多,就形成一个湖泊,而那条过河的小桥已经被淹没,要想过去,只能翻越这座新的小山了。
邓志勇下了鹰嘴山后,观察了一下,确定了穿越路线。从他所处的位置,沿着小山的山腰直线过去,就可到达对面的巨岩山。邓志勇心中明白,穿越这座新山肯定非常危险,由于刚生成,山体尚未固定,岩石松动,危如累卵,可谓步步危险,一不小心,人就会随着岩石滚到山下。而下面,便是仍在不断升高的堰塞湖的湖面。
此时,邓志勇已经又累又饿。他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嚼了点草根充饥,待体力恢复一些后,开始翻越这座小山包。如此一步一探,经过一个多小时后,渐渐地,终于接近巨岩山了。
万没想到,就在此时,余震发生了。邓志勇猛觉得脚下一阵抖动,随即,他的身子失去控制,随着石流急坠而下。他的身后,山顶的大石块也纷纷滚落,追逐着他
山坡陡峭,邓志勇滑落的身体根本停不下,完全不受他自己控制,邓志勇心中万念俱灰:我命完了。
也许是他命不该绝,当他滚到一处一丈多高的峭壁之上时,被一棵小树阻挡了一下,下坠之势顿减,他的身子垂直坠下了峭壁,峭壁下是一块巨石,中间有一条缝隙,说来也巧,邓志勇落下后,身子正好插入石缝之中,他只感到周身一阵剧痛,就此动弹不得。
就在这一瞬间,从山顶滚落下来的石块从他头顶呼啸而过,夹杂着骇人的气势,扑通、扑通坠入湖水之中。
邓志勇死里逃生,暗暗庆幸。待一切平复后,他查看自身伤势,心中一片冰凉:他自胸部以下,全被紧紧夹在石缝中,两只手臂倒能活动,可一只在肩部脱臼,另一只小臂骨折,根本使不得力。邓志勇不死心,咬紧牙关,试探着用双手撑在石头上,猛一使劲,奋力要把身子拔出来,立刻,一阵剧痛钻心,疼得他一声嚎叫,差点晕了过去。
邓志勇浑身大汗淋漓,他不敢再试,只有大声呼救,盼望有人来救援了。
然而,深山之中,平日进山的人就不多,地震之后,到处危机四伏,哪里还有人敢冒险进山?邓志勇喊了半天,他盼望的救星也没有出现。
不久后,天色黑下来,更不会有人经过了,邓志勇放弃了呼救。他又饿又累又是担心,昏昏沉沉,竟然沉睡过去。
清晨,邓志勇一睁眼,看到眼前一片汪洋!他以为身在梦中,眨眨眼睛再看,顿时魂飞魄散。确确实实,眼前真的是一片汪洋,一夜工夫,堰塞湖的水面竟然涨到了他的脚下,并且还在迅速地上涨。原来,地震中,上游的一个水库大坝受损,只能开闸放水,库水汹涌而下。此地地势比较低,形成堰塞湖后,积水流不出去,上游的水却在不断地注入,湖面自然越升越高。
邓志勇手足无措,如果再不想法脱身,用不了几个小时,湖水就会将自己吞没,他张嘴大声呼救:救命!救命!
群山回响,却没有人回应。
邓志勇束手无策,只能眼看着湖水漫进石缝,水面依次没了自己的脚面、膝盖、腰腹,渐渐就到了胸脯、肩膀、脖颈。
邓志勇彻底绝望了!他万分留恋地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世界,然后紧紧闭上眼睛,等待死神的到来。
四死神没有来,有人来了
死神没有来,有人来了。
绝望中,邓志勇耳中忽听到一阵响动,睁眼一看,一条绳索自峭壁之上垂了下来。邓志勇心中狂喜,开口呼救:救命字没出口,一口水就灌进了嘴里。
此时,水面已与他的口唇齐平。
一个人拽着绳子,从峭壁之上溜了下来,站在了邓志勇的面前。
看清来人面孔后,邓志勇嘴不能说话,眼里却写满惊诧与疑问。没错,来人正是刘初一!
昨天早晨,刘初一的身子卡在狭小的洞口里,眼睁睁地看着邓志勇逃走后,就拼命呼救,不久后,有人循声找到了他,砸开水泥板,将他救了出来。
刘初一来到街上,遇到了正带人开展救援的赵副局长,两人经过短暂的交流,刘初一知道了大致情况,也知道了公安局的大部分同事被压在废墟下,可能已经遇难。刘初一听到这里,想到那些朝夕相处的战友,他的眼圈顿时红了。
赵副局长关切地问道:小刘,你的伤怎么样?
刘初一的后背被砸得血肉模糊,刚才获救后,他简单包扎了一下,听领导问起,就忍住疼痛,说:没事,问题不大。
赵副局长道:那就好,你先去休息一下,等休息好了就来找我。现在城里很乱,人心惶惶,我们必须承担起责任,成为老百姓的主心骨。
刘初一想到逃跑的犯人邓志勇,要求说:赵局,因为我疏忽大意,让邓志勇给跑了,我想先去把他抓回来。
赵副局长一怔,心中一时难以定夺:这种时刻,救人和抓人,哪个更重要啊?不过,警察的责任感提醒他,绝不能让一个坏人逃走!
他问了一下邓志勇逃跑的时间,说:出城的路都被堵死了,邓志勇不会跑远,你去找一下,记住,一定要注意安全!
刘初一答应一声,向城西赶去。根据自己跟邓志勇在洞口的那段对话,他推断邓志勇很可能是逃回老家去救母亲去了。邓志勇是个孝子,他自幼丧父,跟母亲相依为命,对母亲的感情很深,这次铤而走险抢劫运钞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筹钱为母亲治病。
刘初一追到城西路口,发现桥梁断裂、道路堵塞的情况后,判断邓志勇一定会翻山越岭回家救母的。
山高林密,加上余震不断,此时上山肯定危险万分。刘初一四下打量了一番,看到路边有一个山体滑坡摧毁的平房,就跑了过去。他本来想找一点吃的带上,不过吃的没找到,却在废墟中找到一把镰刀,一卷绳索。他觉得这些东西进山肯定有用,就带在了身上。
刘初一进了山,一路追踪。其实,他进山的时间跟邓志勇相差不过两个多小时,但因为身上受了伤,行动不便,加上不如对方熟悉山况,所以距离越拉越远,在邓志勇遇到险情被困时,他刚开始攀登第二座高山,根本听不到对方的呼救。
晚上,刘初一不敢休息,借着星光,一夜紧追慢赶,终于越过鹰嘴山,发现了被困水中危在旦夕的邓志勇。
刘初一见情势紧急,二话没说,蹲下将双手插到邓志勇腋下,抱紧,猛一发力,将他拖出了石缝。
出来后,刘初一大略察看了一下邓志勇周身的伤势,发现他除了双臂动弹不得,腿脚只是受了皮外伤,并不碍事。刘初一松了一口气,先帮他将脱臼的右臂接好,然后将左臂的骨折部位简单固定了一下。做完这一切后,他指指绳索,问道:怎么样,你能不能行?
邓志勇活动了一下右臂,点点头。
刘初一便将绳索缠在腰间,拽紧绳子,一步一步攀登到峭壁之上。然后,将绳索扔了下去。
片刻后,邓志勇气喘吁吁地爬了上来,他刚停下,还没反应过来,就觉手腕上一凉,咔的一声脆响,右手腕上就多了一副手铐。
接着,刘初一将手铐的另一端往自己的左手上一搭,又是咔一声响。
两人的手臂便连在了一起。
然后,刘初一取出一把钥匙,在邓志勇面前晃了晃,说:你看仔细了,我身上只有这一把钥匙。说完,他抬手一扔,钥匙在空中画了一道弧线,落入了湖水中。他迎着邓志勇不解的目光说:现在咱俩手连手,这次你若想脱身,除非把我的手砍下来。
邓志勇冷冷扫了一眼那副手铐,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刘初一转过身,左手一拉手铐,说:咱们走吧。
邓志勇钉子一样钉在那里不动。刘初一再拉,邓志勇仍是不动,开口说:你没有必要来救我,跟你回去,我还不如死在这里。
刘初一一怔:那你想怎么样?
邓志勇冲前方扬扬下巴:向那边走,我就跟你走,否则
刘初一冷笑道:朝哪边走就由不得你了,你不走也得走,我的任务就是押你回去。快走吧,咱们没有时间了,我还要赶回去救人。说着,拽着邓志勇就走。
邓志勇眼里喷射出火光,气冲冲地道:回去是救人,可是往前走也是救人啊,你们的命是命,我妈的命也是命呀!今天不看到我妈妈,我就不跟你走。
刘初一身子一抖,不再拽邓志勇,他默默地站了一会儿,冲县城的方向看了一眼,掉转身,说:好吧,听你的,那咱们快走吧。
邓志勇一喜,感激地说:谢谢。刘警官,我熟悉路,你跟着我走,小心躲避上面滚下来的石头。
刘初一听出他这话是出自真心实意,心头暖了一下:你也小心一点。
两人牵牵拉拉,加快步伐,小心翼翼地越过这座小山后,开始翻越最后一座高山巨岩山。巨岩山山如其名,山上巨石嶙峋,岩石众多。爬上峰顶后,山下的一切尽收眼底。
邓家沟就在山脚下。
邓志勇只往山下看了一眼,立刻,脸色煞白,眼泪奔涌而出。
刘初一忙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登时血液凝固,一颗心如同坠入了冰窖:以前坐落在缓坡之上的那个白墙红瓦、秀美宁静的小山村消失不见了,满眼是断壁残垣。
邓志勇再也难以抑制悲痛,忍不住哭出声来:妈
刘初一拉着邓志勇就往山下跑,两人跌跌撞撞地冲下山去。
五邓志勇的眼里闪过一丝敬佩与感动,他看了一眼连接两人的那副手铐,张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却没说出口
强烈的地震和大范围的山体滑坡,将邓家沟这个小山村彻底摧毁了,大半房屋被掩埋在乱石黄泥之中,另外一小半则变成了一堆堆的瓦砾,.
邓志勇找到自己家的位置,冲着瓦砾堆大声喊着:妈妈、妈妈
没人应声。
邓志勇双腿酸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伏地痛哭。
刘初一随着他蹲到地上,心中难过,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才好。突然,他耳中隐约听到哒、哒的声音,很微弱。刘初一心中一震,侧耳细听,声音还在继续,是从瓦砾下传出来的。他大喜,对邓志勇说:你听,下面有人!
邓志勇止住哭声,凝神听了一会儿,脸上现出喜色,大声喊道:妈,是你吗?地下传来哒、哒两声响,似乎是在答应。两人对看一眼,邓志勇喜极而泣:我妈还活着。快,刘队长,帮我救我妈。
由于倒塌的是平房,清理起来相对容易一些,一个小时后,两人将邓志勇的妈妈挖了出来。老人被塌下的房梁击中胸口,受了严重的内伤,已经气息奄奄。
邓志勇抱住母亲,不住呼叫:妈、妈
老人虚弱地睁开眼,看到儿子,眼睛亮了,露出欢喜无限的神色,喘息着说:谢谢老天,你没事妈知道,你会回来救我的。
邓志勇闻听,心中大恸,母亲还不知道自己被警方追捕的事情,她埋在地下的这两天两夜,一定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自己,盼望着自己。想到这里,他痛悔交加,哭道:妈,我来晚了。
母亲摇摇头,疼爱地看着儿子,目光渐渐涣散,嘴里喃喃说:不晚,妈能看到你,死也突然,她身子一抖,目光停留在儿子右手腕的手铐上,又顺着手铐,看到了旁边穿着警服的刘初一。顿时,她的呼吸急促起来,颤声问:你你这是你犯法了?
邓志勇看了刘初一一眼,羞愧万分,嘴里支吾,不知该如何回答。老人狐疑的目光落到了刘初一的脸上。
自看到母子劫后重逢的感人画面,刘初一就一直精神恍惚,不知在想些什么。听到母子的这几句对话后,他心中踌躇:老人的伤势很重,是强吊着一口气才顽强地等到儿子回来,此时显然到了弥留之际,自己千万不能让老人带着担心和遗憾离开人世。想到这里,他微笑着对老人说:老人家,这是一场误会,你放心,你儿子很好,没犯法。
邓志勇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感激地看了刘初一一眼。
老人半信半疑,不过,垂危的她已经没有精力再追究了,老人将目光从刘初一的脸上重新落到儿子脸上,满含慈爱与不舍,嘴唇无力地翕动着,却再也发不出声音。慢慢的,她的眼睛合上了,再也没有睁开。
刘初一急着赶回县城,见邓志勇失魂落魄,跪在母亲的尸体前久久不动,就劝道:你也不要太难过,这种天灾谁也无法预料,摊上了就要面对。邓志勇,咱先把你母亲埋掉吧,然后咱们赶快回县城。
邓志勇抬起头,双目充血,愤怒地道:你还有没有人性?我只有一个母亲,我不会就这么草草办她的后事,我不会跟你回去,我一定要在这里陪她几天。
刘初一再也忍不住了,大声道:你只有一个母亲,我也不富裕啊,你知不知道,我的父母、我的妻子孩子现在都可能被压在废墟下,你母亲盼着你回来救她,他们此时也可能在废墟下焦急地盼望着我去救他们呢!因为你,我却弃他们不顾说到这里,刘初一心中难过,泪水夺眶而出,声音哽咽,再也说不下去了。
邓志勇呆住了,怔怔地看着刘初一:原来,你的家人也他抬起头:刘队长,我听你的,咱们赶快回去吧。
刘初一的情绪平息下来,抹了抹眼睛,说:谢谢,先把你母亲埋了吧。
两人从废墟中找了一把铁锹,就在废墟旁挖了一个坑,将老人的遗体埋在了坑中。正在填土,脚下又一阵摇晃,再一次强烈的余震来临,村东的一座陡山发生滑坡,石流滚滚而下。轰隆隆的响声中,夹杂着孩子的惊叫声。
两人循声看去,只见一群人从一个小山包上惊慌失措地跑下来。跑到近前,邓志勇急忙大叫:二叔,你们不要乱跑!这群人,是村里幸免于难的乡亲,多是妇孺老幼。发生地震后,二叔领着他们栖身在一个他们自以为很安全的小山包上,已经待了两天两夜,等待救援。两天来,饥寒交迫,加上深深的恐惧,大家的神经都变得非常脆弱,如惊弓之鸟,刚才的余震袭来,小山包发生裂痕,吓得他们不顾一切地跑了下来。
二叔见刘初一是个警察,以为是上级派来解救大伙的,像是见到了救星,兴奋地对大家说:大家别慌,警察来救我们了。
众人围上来,都把信任的眼光投到了刘初一的身上。此情此景,容不得刘初一多想,他扬起拳头,说:大家放心,一定会没事的。
邓志勇低声对刘初一说:交通中断,这里又是大山深处,我估计救援队短时间内不会赶到,让他们等在这里不是办法,最好带他们到安全的地方去。
刘初一点点头,他看看周围一双双期盼的眼睛,看看一脸惊恐的几个孩子,心中分析:这些人老的老小的小,还有伤员,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不能扔下他们不管,必须施以援手。可带他们到哪里去呢?将他们带回县城吧,县城里的人同样在等待救援,同样危险。只有把他们交到救援人员手里才能脱险。此地向北去是县城方向,向南则是省城方向,救援队是从省城方向往这边赶。想到这里,他做出决定:带着大伙向南,向着省城方向,迎着救援队走。
刘初一大声说:大伙不要害怕,我一定会把大家带到安全的地方。县城受灾也很严重,咱们向南走,到省城去。
邓志勇明白他的意图,也觉得这是目前最好的方法,可是,这样一来,刘初一就不能回县城去救自己的亲人了,想到这里,邓志勇低声提醒说:刘队长,你不回城了?
刘初一苦笑道:现在顾不得了,我不能扔下这些人不管。生死有命,也许,会有人去救他们的。
邓志勇的眼里闪过一丝敬佩与感动,他看了一眼连接两人的那副手铐,张张嘴,想说什么,最终却没说出口。
刘初一让大家到废墟中尽量找一些吃的喝的带在身上,片刻后,他带领着这支队伍,沿着坍塌的公路,上路了。
六刘初一惊诧万分,不明白对方既然已经逃走了,现在为什么又主动回来
众人跟着刘初一和邓志勇,有公路的地方就走公路,公路断了则翻山越岭,向南,再向南!
当天半夜十二点,孩子们最先走不动了。刘初一见状,找了一个平坦开阔的地方,让大家休息。
刘初一本来还想为大家守夜,可他也心力交瘁,已经几夜没有合眼了,坐下后不久,听到身侧邓志勇发出了鼾声,立时倦意袭来,再也支持不住,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刘初一做了个梦,梦见儿子在废墟间穿行,他拼命喊儿子,儿子却像是生他的气,总是不答应,刘初一追上去,一把拽住儿子,儿子回过头,脸上血肉模糊刘初一一个激灵,被吓醒了,他抬手揉揉眼,一睁眼,看到了手腕上的那副晃晃悠悠的手铐。
邓志勇不见了!
手铐的匙孔里,耷拉着一小截铁丝。
刘初一暗骂自己糊涂,早该想到邓志勇有这一手。邓志勇所犯罪行甚大,怎么可能乖乖认罪呢?他母亲已死,这小子现在身无牵挂,这次脱身,再追起来恐怕就难了。自己也太疏忽大意了,但此时悔之已晚,此情此景,已不允许自己丢下众人再去追捕邓志勇。
一天后,刘初一的队伍遇上了前来救援的部队。将灾民交给救援人员后,刘初一向部队讨要了一些干粮、水,掉头就往回返。
走到邓家沟,刘初一特意到埋葬邓志勇母亲的地方看了看,发现跟离开时没有什么变化,显然,邓志勇并没有回来过。
也许,他已经远走高飞了。
刘初一回到县城,很快得知,儿子的名字已经上了死亡名单儿子所在学校的教学楼在地震中垮塌,儿子在自己十二岁生日这天,再也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了。幸运的是,妻子幸免于难,地震的时候,她正好走在送儿子上学返回的途中,但因痛失爱子,加上惊吓过度,已被救援飞机送到省城疗伤。而他的父母,名字则在失踪人员名单上,生死不明。因为住宅楼倒塌的时候,二老都在家中,刘初一尽管不情愿,还是判断二老已经遇难,因为那堆废墟下,经专业救援队勘查,已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刘初一强忍悲痛,跟同事们一起,投入到抗震救灾的工作当中去。此时,只有工作,忙不完的工作,一件接一件的工作,才能让他没有时间去想痛心的事情。
邓志勇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刘初一回来后,就把邓志勇从自己身边逃脱的事情跟领导做了汇报,请求领导处分自己。领导谅解了他,说目前的中心工作是救灾、重建。此案便暂且搁置起来。
但刘初一认为,这是他警察生涯的一个耻辱。他下了决心,哪怕邓志勇逃到天涯海角,自己也一定要将这个对手捉拿归案。
这天,刘初一忙碌了一上午,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临时办公室,刚坐下不久,忽听到有人叫自己:刘队长。
刘初一抬起头来,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面带微笑,手里提着一个大旅行包。
刘初一浑身一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邓志勇!
邓志勇将旅行包扔到地上,然后伸出双手,做出一个束手待铐的姿势:刘队长,我来自首。这里面是那笔钱,一分不少。
刘初一惊诧万分,不明白对方既然已经逃走了,现在为什么又主动回来。
他取出手铐,铐在了邓志勇的双腕上,然后问:能告诉我原因吗?
邓志勇自然明白他问的是什么,微微一笑:刘队长,你是一个让我佩服的警察,当年,我的梦想就是做一个你这样的警察,可惜,我没有这个机会而且,你还两次救了我,帮我和我妈妈见了最后一面,所以,我不想让你为难。另外,最主要的是,我妈已经不在了,我用不上这笔钱了。
刘初一还是不解:这是你回来自首的原因。那么,既然你不想让我为难,那天你为什么又要离开呢?
邓志勇脸上现出一个奇怪的笑容,有些得意,也有些神秘。他回答说:这是一招妙手,我不想说,以后你会知道的。
刘初一满腹疑惑,他让人将邓志勇押走后,一个人苦苦思索,却始终难解:这是什么妙手呢?后来,他的手机响了。
一个熟悉、亲切的声音传来:初一,我是你爹,你没事吧!
一瞬间,刘初一呆了,傻了,他握着电话的手抖了起来:爹,真是你吗?你在哪里?我娘呢?话未完,脸上已喜泪泉涌。
我在省城医院里,你娘也没事,已脱离危险了。
刘初一还是以为自己在做梦:你们不是被压在楼底下了吗?
是呀,我跟你娘在下面困了三四天,就在快不行了的时候,一个小伙子带着人找到了我们,救了我俩。初一啊,那小伙子是你的朋友,你可得好好谢谢他,医生说,我们再晚出来半天,就完全没有希望了
刘初一听到这里,打断父亲,奇怪地问:爹,你等一下,你说是我的朋友救了你?是哪个呀?
爹说:那个小伙子个头不高,但挺结实,留着平头,对了,他的左胳膊断了。
顿时,刘初一胸口一震,像被重锤狠狠敲击了一下。
他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是邓志勇,一定是他!
想到刚才邓志勇脸上那个得意的微笑,刘初一终于知道了那个问题的答案:那天,邓志勇之所以要逃走,是为了赶回来替自己抢救亲人啊。
这个对手哟!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