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上的规矩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2周前 ( 05-23 14:15 ) 4 0条评论

周平安是个养牛专业户。前不久,他从荷兰引进了两头种牛,打算繁殖后卖给乡亲们致富。可是,这两头宝贝牛还没运到家,就出事了,运牛车开到半路,一头撞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上,车子撞毁了,所幸人和牛都没事,但是在处理事故的过程中,有一头牛逃走了。
处理完事故,周平安就开始找牛,他到公路周边的小村里打听,功夫不负有心人,真让他给打听着了。有人提供线索,说是十里外有一个小财屯,村里有个放羊的老汉,最近捡到了一头牛,无人认领。
周平安听了,马上开车去了小财屯。到了村里,逢人便打听,还真有这回事,原来那个放羊的老汉叫老郭。周平安驱车赶到老郭放羊的地方,远远地就看到羊群之中,有一头体格硕壮的大牛,周平安笑了,这就是自己引进的那头牛。
周平安下了车,快步走到老郭面前,说明了来意。这个老郭听完之后,不急不慢地甩着鞭子说:你说的好像是真事,我信了,但是按照祖上的规矩,你要证明这牛是你的,你才能牵走。
周平安不由得佩服起眼前的这个放羊人,老郭做得对,对于捡来的东西,不能有人认领就给,也要提防骗子。要证明这头牛是自己的,这好办,周平安有备而来,他拿出买牛的手续证明,递给老郭。老郭草草看一眼,就说:这手续只能证明你买过牛,但不能证明我捡的这头牛就是你买的。
周平安愣了愣,想想老郭说得对。周平安又折回家里,把车祸认定的材料和现场照片统统都取来,递到了老郭的手里。老郭看了看材料,说:这只能证明出车祸了,还是不能证明这头牛就是你的。
周平安听了,反复琢磨老郭的话,别小看老郭是放羊的,逻辑性很强,说得在理。周平安反过来问老郭:怎么才算是证明?
老郭说:按祖上的规矩,我不能告诉你,这要你自己去想。我也不是为难你,还有一个人来认牛,我也没有办法确认谁是牛的主人,谁能证明,我就把牛交给谁。
周平安坚决支持老郭的想法:千万不能随便把牛给了别人,一定要能够证明才行!周平安告别老郭,并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小财屯,跟村长打听,这郭老汉嘴里说的祖上的规矩到底是什么。村长想了半天,才说:祖上的规矩多了,也不清楚这个老郭说的是哪一条。依我看,老郭是不想给你了,你得意思意思。
还是村长说得对,一个放羊的,突然捡头牛,失主无法证明是自己的,你牵不走,不就成了人家的吗?给一些补偿是必要的。
周平安又找到老郭,从口袋里拿出三千元钱,递到老郭面前。老郭看了看钱,问:这牛到底是不是你的?
周平安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不是我的,我会这么费劲地来找你吗?
老郭慢条斯理地说:是你的牛,你给我钱干什么?你是买牛还是找牛?你要是这样,你也不用证明了。
周平安以为老郭嫌钱少,又加了一千元钱。老郭说:再不把钱收起来,按照祖上的规矩,再也不让你进村了。
周平安只好郁闷地回去了。他灵机一动,来到了镇政府,镇领导听说他引进种牛为乡亲共同致富,当即就给他开出证明,上面写得十分清楚,证明周平安丢了一头牛,小财屯放羊人老郭捡的牛,就是周平安的。周平安很有信心地回到了小财屯,他把证明递到老郭的面前,跟老郭商量:有了这个证明,您老就不用担心自己有责任了,这回您可以把牛交给我了吧。
老郭接过证明,看了老半天,说:这里有好多字我不认识,你帮我念一念。
周平安给老郭念了一遍,就过去伸手牵牛,老郭立刻沉下脸说:慢!这是一张假证明。
周平安急了:哪里假了?镇政府的红章盖在那里,还会假吗?
老郭摇摇头说:俺没说章是假的,俺说这个证明是假的,镇政府只能证明你丢了牛,而且还是听你说的,这个证明没有用。你是丢了牛,可是单子上说,我捡的牛是你丢的,这就是假的,镇政府来人看了吗?镇政府认识你丢的牛吗?他们连看都没看,就知道我捡的牛是你丢的?
周平安被问得哑口无言,眼看着自己的牛就在眼前,可就是牵不走,想想老郭也没有什么错,人家是捡了东西,也没说不还,只是让你证明是你的。看来这牛暂时是没办法牵回去了,周平安一狠心,这牛先不要了,让老郭养着吧。
过了半个多月,周平安家里突然来了一个人,竟然是老郭找上门来。周平安以为老郭想通了来送牛,可老郭是一个人来的,并没牵着牛来。老郭进门后,让周平安快点提供证明,不然,他要把牛杀了卖肉。周平安听完,头上的汗都淌下来了,牛可以在老郭家里养着,但是不能杀,他要做种牛的,于是他跟老郭说:牛不是你的,你没有权杀。
老郭内疚地说:我没办法了,这头牛太能吃,我养不起了,我准备杀了牛,卖了肉,钱给牛的主人存着,等找到真正的主人,把钱还给人家。
周平安暗想,这个老郭不简单,捡了牛,不让失主拿走,还要杀了卖钱,让失主无计可施,真是绝了。周平安马上拿出五百元钱,递到老郭手上,说:我给你点草料钱,你先养着,等我想出证明的办法,连同你的操心费一起给你。
这钱,老郭接了,临走还让周平安快点想办法,时间长了,他可坚持不住了。唉,他还有理了。
过了一个多月,周平安家里的母牛开始闹了起来,周平安发现,这头牛是发情了,需要配种,他只好拉着这头牛,来到了老郭的家里,要求用那头牛配种。
老郭摇着头说:那可不行,我不是牛的主人,这事要牛的主人先同意,所以要先证明你是牛的主人。
周平安一想,做事不能强求,只好低头拉着牛走了。走着走着,周平安发觉后面的动静不对,回头一看,他笑了起来,老郭的那头牛,自己跟着回来了,周平安本想拉着两头牛一起回家,反正是自己的牛,但是没得到老郭的认可,自己不能这么做。于是,他就拉着牛回到了小财屯,对老郭说:我的牛放在你这里,你可要看管好,牛都跟我跑了,你在家里还不知道啊。
老郭笑了起来:我是故意让牛跟你走的,我们祖上有个老规矩,谁家丢了牲畜家禽,不能光由人来认领,而是要让动物来认领,跟谁家的动物合群一起走了,才能证明是谁家的。我不相信你,但是相信牛。
周平安不敢相信地问道:你说的祖上的规矩,就这么简单?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老郭笑笑说:其实,我早就知道这牛是你的,我以前是村里的兽医,对牛也有了解,你说这牛是从国外引进的纯种牛,我觉得不对,就跟我的老师说了,他正好去荷兰考察,回来后证实了我的看法,所以我把这牛多养了些日子。你说引进了两头,我还想看一看另一头是真的还是假的,现在都看到了,内情我也明白了,只是我想问一问,你是上当了,还是存心要欺骗别人?
周平安惭愧地低下了头,这两头牛,虽然是从国外引进的,但并不是纯种的,而是低价购进的普通牛,他想贴成外国纯种的标签炒作一番,可以挣到大钱,但现在,他不想这么做了。他把牛牵回去后,把这两头牛杀掉卖肉了,因为他从老郭那里懂得了,牛丢了可以找回来,一旦信任丢失了,任何证明都无法找回来了。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