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敲门声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5天前 ( 05-23 14:16 ) 5 0条评论

这天晚上雨很大,梅子站在路旁,正无精打采地等着出租车。这鬼天气,车本来就少,即使偶尔有一辆空车经过,也不肯停留。梅子穿得少,小小的雨伞根本挡不住斜飞的冷雨,她冷得浑身发抖。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面前。
司机鬓角斑白,看上去有六十开外了。梅子说:师傅,我胃疼,送我去药店,然后您稍等一下,我还坐您的车回来。
老司机点点头,把车子开得又快又稳。当梅子买完药坐回车子时,老司机开腔了:姑娘,这胃药是什么牌子的?我也是个老胃病了,呵呵,久病成医,所以略有心得,你不妨让我瞧瞧。
梅子似乎并不想聊天,她说:老师傅,我得抓紧吃药,麻烦您快点回去好不好?
老司机却一拍头,说:瞧我这记性,我家里也没胃药了,得买点,抱歉抱歉!梅子这个气啊,可没办法,只得在车里等。
到家后,尽管车费只有18块,梅子还是给了老司机20块钱。进了简陋的小平房,她拿出刚才买的药。实际上,这样的药梅子攒了不少,倒在桌上,有一小堆。她刚倒了一杯水准备吃药,门忽然被轻轻敲响了。
天这么晚了,又下着雨,谁会来?梅子有些紧张,忙起身问道:谁啊?
一个温和的声音回答:我是刚才的司机,姑娘,你的雨伞忘车上了。
梅子想,本来雨伞要不要也无所谓了,可人家既然送来了,总不能不开门吧?她打开门,接过伞,道了谢,老司机笑着摆摆手,转身就走了。
关上门,梅子心里有点烫,摸摸那杯水冷得差不多了,可以吃药了,谁知刚抓起药,门又被敲响了。又是谁啊?梅子一问,竟还是老司机。打开门,老司机手一伸,掌心上躺着两枚一元硬币,他一脸抱歉地说:瞧我这老糊涂,刚刚送伞的时候明明记着给你这个的,谁知一转身就忘了刚才你多给了我两块钱,你们挣钱也不容易,我可不能多收。
望着老司机走远的背影,梅子哭笑不得,不就是两块钱嘛,他车子来回开,油费也不止两块
雨更大了,刷刷声响成一片,梅子再次抓起药,笃笃笃,天呐,又有人敲门。今晚这药没法吃了,难道又是老司机?他到底想干什么?梅子正紧张,门口有人说话了:姑娘、姑娘,能开下门吗?我冷死了。谢天谢地,不是老司机,是位大妈的声音。
站在门口的大妈拎着一个小包,头发花白,面容憔悴。虽然有伞,但她身上还是有些湿,大妈说:好孩子,能让我进屋歇一会儿吗?我去串亲戚,谁知雨太大了,没法走
一声久违了的好孩子,差点弹出梅子的眼泪,这样的称呼只有爸妈叫过
她请大妈进了屋,大妈看到桌上的药,问:孩子你不舒服吧?
梅子勉强笑笑,把药拨到瓶子里,再放进兜内,说:胃有点疼,不过不碍事的。
大妈听了,定定地看着梅子,眼里全是疼爱,然后叹口气,说:真好啊!
梅子一愣,问道:什么真好?
大妈眼内忽然涌出泪水来,说:年轻真好啊,一定是爸妈捧在手心里的宝。我女儿跟你差不多大,也跟你一样漂亮,可是,我这辈子再也见不着她了
梅子吓了一跳,忙问:大妈,发生什么事了?
梅子这一问,大妈的眼泪像珠子一样滚落下来:两年前,我女婿在外面有了女人,我女儿一时想不开,竟跳楼自杀了她傻啊她,为了那样一个男人她值得吗?她一死倒是什么也不问了,让我们老两口还怎么活
难怪大妈如此显老,梅子的心一点点破碎了,大妈又说:孩子,你心里有委屈吗?有的话一定跟我说说,千万别委屈自己,好不好?
大妈!大妈的话句句像妈妈说的,勾起梅子满腔的酸楚,她再也忍不住,一头扑到大妈怀里号啕大哭大妈什么也不问,只是紧紧搂着梅子,陪她流眼泪。
好久,梅子终于哭够了,大妈这才开了口:孩子,告诉大妈,你是不是遇到坎儿了?梅子点点头,艰涩地说:我遇到跟您女儿一样的坎儿了,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差点就跟他结了婚。
大妈听了,忽然用力一拍桌子,吓了梅子一大跳,却见大妈满脸喜色,说:这不是好事吗?早认清他的真面目,早分开早重生,不是更好吗?孩子你要知道,这世上最痛苦的事不是别的,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为了你爸妈,一定不要干傻事!听到没有?
梅子的眼泪再次流下来,说:先前想过,现在不想了
大妈问:真的不想了?梅子用力地点点头。
大妈见了,伸出手,斩钉截铁地说:那好,把你兜里的药拿出来,你以为大妈不认得?那是安眠药对不对?
梅子难为情地掏出药,大妈一把接过来,拧开盖,呼的一声全倒进马桶里,又哗的一声冲了个干干净净,然后朝着马桶内呸呸呸连啐了几口,大声说:不吉利的东西,以后再不准找我的孩子了,听到没有?
梅子被大妈孩子气的举动逗得笑了起来,正笑着,忽然啊嚏一声,打了个天大的喷嚏,接着接二连三打了起来,直打得眼泪鼻涕一起下。
大妈狠声说:让你衣服穿得少。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盒,竟是感冒药,这还没完,大妈又掏出一个纸包,打开,里面竟是小枣、生姜,还有红糖,大妈说:你先吃两颗药,这生姜茶得熬些时候。
梅子吃惊地瞧着,说:大妈,您好像事先知道我会感冒似的不对、不对!
大妈一边在灶头上忙活,一边问:什么不对?
梅子喃喃道:不对,您根本不是找亲戚的,而是专为我来的是不是?我想起来了,您敲门的时候直接叫我姑娘,您是怎么知道屋里情况的?还有,您怎么就这么巧准备了感冒药和生姜红糖?
灶头上蓝色的火焰呼呼烧着,锅里咕嘟咕嘟响着,散发出浓浓的甜香来,大妈回头疼爱地看着梅子,说:多聪明的姑娘,跟我女儿一样机灵好吧,我就说实话吧,这全是我老头子告诉我的。
然后大妈径直走过去拉开门,朝外大声喊道:老头子,人家姑娘知错了,你就现身吧!
在梅子惊讶的目光中,不远的拐角处,一辆出租车的门开了,一个略显驼背的老人一步步走了过来,正是那位老司机。
老司机进了屋,没等梅子问,就开始碎碎念:这么冷的天你穿这么少,还神情恍惚,当时我就感觉不妙,自我女儿出事后,我最怕这个了我就多了个心眼,问你是什么牌子的胃药,你不肯说,我更起了疑心,就进药店一问,你买的果然是安眠药,店员还说你失眠重,这半个月经常来买安眠药,这不是明摆着攒着要做傻事嘛?吓得我当即给你大妈打了个电话,让她立即赶过来想办法开导你,顺便买了一盒感冒药,你肯定用得着。为了拖延时间等你大妈,我故意一连两次敲你的门
没等他说完,梅子紧紧拥住两位可爱的老人,哽咽起来。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