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谁属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5天前 ( 05-23 15:15 ) 8 0条评论

明朝末年,天下动荡,然而在蒙古草原深处,却一派祥和,土尔特部正在庆祝他们的传统节日跑马节。跑马节不单纯是筛选部族的勇士,还是小伙姑娘们择偶的盛会。勇士们比马术比弓箭,结束之后,姑娘们便拉开短弓,将一支没有箭刃的袖箭嗖地一声射向意中人两个时辰后,几乎所有的姑娘和小伙子都拉住了意中人的手,随着马头琴欢快的旋律跳起舞来。突然,一匹白马奔进了露天舞场,人们纷纷叫嚷着:耶利娅也出场了,耶利娅也出场了!
耶利娅是土尔特部选美大会选出的族花,她是整个部族的骄傲。如果一位男人能得到族花的垂青,那是无上的荣誉。人们纷纷猜测着耶利娅会将丘比特之箭射向谁呢?
只见耶利娅轻抖马缰,脸上洋溢着笑容,她在场中来回转了一圈,突然一张手,一支箭向看台上的一位虎眉青年射去,正中那青年胸前的护心镜。小伙子们呼地窜上看台,将那青年抛向了空中。
这位幸运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土尔特部首领渥巴锡。渥巴锡挤出人群,一把将耶利娅抱住,然后飞速旋转了七百二十度。草原人纷纷取出美酒,开怀畅饮。然而,就在这时,一个陌生的骑手驰进人群,径直来到看台前,他并不下马,扬声道:渥巴锡,你听好了,英巴赛将军今年不要马匹和牛羊,只要你们的族花耶利娅,限你十天之内将耶利娅护送到英巴赛将军的帐篷里,否则,灭你部族。
提起英巴赛,草原上没有不怕他的。以他为首的三万铁骑,在草原上纵横驰骋。去年,沙拉部族没有及时将贡品送到,英巴赛便率骑兵将沙拉部族杀了个稀里哗啦。土尔特部每年也都要向英巴赛献出上等的马匹和牛羊,以保一年平安。但这次不一样了,英巴赛点名要耶利娅,按照土尔特部习俗,族花是不能外嫁的,更不能被当作礼物送给外族人,否则,首领就要自杀谢罪,祖辈们飘荡的魂灵才能得以安息。
渥巴锡的大帐内,聚集了十几名部族的勇士,他们纷纷要求杀掉英巴赛的使者,然后逃离英巴赛的势力范围,到另一个地方去游牧。勇士火烈杰说:我们受够了,吃不饱、睡不好,每年却还要将最好的马匹牛羊送给他们吃白食,可他还不知足,居然侮辱我们部族,真是欺人太甚。
渥巴锡沉吟了一会儿说:咱们扶老携幼,怎么能逃得掉英巴赛的魔掌?我决定了,为了部族的生死存亡,将耶利娅献给英巴赛吧。渥巴锡随即掏出短剑,直刺自己的心窝,他要自杀谢罪。
说时迟,那时快,火烈杰飞腿将渥巴锡手中的短剑踢飞。火烈杰吼叫道:你这个懦夫,整个部族人都看错了你!
耶利娅也突然冲了进来,她已哭成了泪人,一下子扑在渥巴锡身上。渥巴锡红了眼圈,他轻轻推开耶利娅,走出了帐篷。帐篷外,全部族的人不知何时都跪在了绿色的草原上,他们一起喊道:不能将耶利娅献给英巴赛,我们宁愿死!
渥巴锡终于下定决心率领部族逃亡,他命令火烈杰率领三千勇士担任殿后任务,并密切注视着即将追来的英巴赛的骑兵。英巴赛的骑兵号称草原之狼,行动迅猛。渥巴锡及其部族在草原上行进才不到一天,英巴赛的骑兵就追了上来,马蹄飞舞。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火烈杰并没有胆怯,他望着渐行渐远的部族,默默地祈祷。
火烈杰突然举起了彩条旗,命吹号手将犀角长号呜哦吹起,一马当先地冲向了敌阵。
英巴赛愤怒了,抽出长刀一指,三万铁骑也迎着土尔特勇士冲去。战斗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三千勇士全都壮烈牺牲,英巴赛的骑兵也遭到了重创。英巴赛用马鞭指着火烈杰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从来就没有第三种选择。火烈杰狠狠地瞪了英巴赛一眼,艰难地对着东方磕了三个响头,突然咬舌自尽了。
虽然被阻挡了整整一天一夜,但英巴赛料定,要追上渥巴锡及其部族,最多只需三天时间,他命令部队就地安营扎寨,明日太阳升起以后再行追赶。
晚上,一轮圆月升了起来,英巴赛有些烦躁,他没有像往日一样早早搂着美女进入梦乡,而是步出营帐,在外面走来走去。说实在的,他也被火烈杰及三千勇士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所震撼。
回到帐篷后,英巴赛忽见值班骑兵带着一位姑娘走了进来。英巴赛眼睛一亮,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站着的漂亮女人竟是日夜思念的耶利娅。他激动地说:我的美人儿,你终于来了。英巴赛张开双臂,想要拥抱耶利娅。
耶利娅却躲开了,冷冷地说:请你不要用沾满血腥的手碰我,否则,我就死给你看。耶利娅拔出短剑,对准了自己的胸膛。英巴赛一伸手,迅捷地抓住了短剑,对耶利娅忘情地说:美人儿,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爱你,自从那次宴会见到你,我的心中就装满了你。
可我的心中只有渥巴锡,他是草原上最优秀的男人,是土尔特部族的英雄。耶利娅鄙夷地望着英巴赛。
英巴赛愣了愣,在这之前,他想拥有哪个女人,便是这个女人的光荣,没有谁会拒绝他这样一位富于传奇色彩的草原英雄。英巴赛突然大叫道:不、不可能,你是在说谎,渥巴锡算什么东西,也值得你去爱?
不许你侮辱我心中的勇士,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不是人,是杀人的恶魔。
英巴赛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他松开双手,脸上一阵抽搐,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挥挥手说:你走,不杀掉渥巴锡,我誓不罢休。
耶利娅突然松开短剑,将自己的上衣解开:来啊,你为了得到我,已杀死了三千勇士,请你不要再追杀我的部族了,我把我的处女之身交给你,算是和你做一笔交易。
英巴赛大叫道:够了,不要再脱了,你当我是**吗?我是草原英雄,如果强行占有你,那是对我英雄称号的玷污。
你也知道什么叫廉耻吗?大帐外突然传来冷如冰雪一样的声音。
英巴赛吃了一惊,喝问道:是谁?好大的胆子。
耶利娅却突然尖叫起来:渥巴锡,*****,你不去护送部族,却为一个女人前来送死!
渥巴锡掀开帐篷,走到耶利娅身边,深情地对她说:你悄悄离开部族以后,我到处找你,最后我才猜到了你的良苦用心。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往火坑里跳,要不然,我还算什么男人!
可你不能丢下整个部族不管,你对得起牺牲的三千勇士吗?耶利娅使劲捶打着他的胸膛。
渥巴锡替耶利娅穿好衣服,说:你放心,另一名勇士已接替了我的职务,他们一定会找到一块乐土的。谢谢你选择了我,为了你我死而无憾。渥巴锡转过身,逼视着英巴赛:不要以为只有你和你的骑兵才是不怕死的,告诉你,我土尔特部上至七十岁的老人,下至三岁小孩,没有一个是贪生怕死之徒。来吧,我们决一死战!
英巴赛也恢复了狼头本色,他冷冷道:渥巴锡,好胆量,居然闯进了我三万铁骑的中军大帐,就凭这一点,你也算得上是一位英雄。
你错了,我并不是英雄,我曾经畏惧过你,这次之所以敢来,完全是凭借了爱情的力量;你也不是英雄,你只不过凭借了三万铁骑,你用他们的鲜血成就了自己。真正的英雄是耶利娅,为了部族男女老幼的性命,一个弱女子,居然敢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坦然地走进了魔窟。
巡逻的骑兵闯进帐篷,将刀架在了渥巴锡和耶利娅的脖子上。
我知道今天难逃一死,但是我看不起你,你不是自诩为草原英雄吗?怎么不敢和我决一死战?渥巴锡指着英巴赛道。
英巴赛叱退部属,缓缓抽出了大刀,猛喝一声:来吧,你要是打败了我,我就放你们走!
渥巴锡也缓缓抽出了长剑。两人在帐篷里打得难解难分。刀剑声将英巴赛手下的几员大将惊醒了,他们纷纷扑进中军大帐,其中一名大将救主心切,趁渥巴锡防守的机会,一刀砍中了渥巴锡的大腿。渥巴锡大叫一声,单腿跪在了地上。
耶利娅哭喊着将渥巴锡扶住,瞪着英巴赛道:不要再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了,你杀了我们吧!
英巴赛也愣住了,他没有想到手下会出手助战,一把大刀硬生生地停在了空中,好一会儿,他才用刀指着渥巴锡道:你们走永远也不要让我见到,否则,我将你们杀了喂狗!
五天后,渥巴锡与耶利娅追上了他们的部族。从此,这支部族以勇气赢得声誉,渐渐地繁盛起来,直到今天。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