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2周前 ( 05-23 15:15 ) 7 0条评论

陈局长的母亲死了,虽然他只是一个县里某分局的局长,但参加他母亲丧礼的人还是络绎不绝。
要节哀顺变哪,局长。王会计的眼睛有些红,令堂真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那年我去你老家看望她时的情形!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令堂的容貌变得我都认不出来了。
同来参加丧礼的赵经理已经泣不成声了:你至少还见过母亲的样子,可是我和陈大哥这么些年的兄弟,竟然一次都没见过母亲的面,母亲走得太突然了,不留给我敬孝心的机会。
人人都压住了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沉痛的哀乐徐徐地响着,一张冥币从棺材前的火盆中飞了出来,落在陈局长的肩膀上。几个体格健硕的汉子赶来,将棺材抬上了灵车。陈局长扛着灵头幡,领着车队缓缓前行。
随着尖锐而急促的刹车声,灵头幡和陈局长各自飞了起来,落在冰冷的地面上。
陈局长死了。
人们都惊呆了,眼前的事情,显然让他们不知所措。一个坐在车队第二排,长得尖嘴猴腮的老太太疯了似的跑出来,她抱着陈局长的尸体,放声痛哭:儿啊,你死得好冤枉啊!我告诉过你,不能办假丧礼,这东西太不吉利了,你却偏说佳宁办婚礼需要一大笔钱,咱不能丢了面子,结果弄这么一个假丧礼!阎王爷在那儿看着呢,棺材抬出来,一定有人躺才行啊!你让我这老太婆以后可怎么活啊,儿啊!
人群中议论纷纷,有人说,原来躺在棺材里的不是陈局长他妈,真是作孽啊!那这老太太怎么办?势在人情在,陈局长一死,势力也就没了,谁会照顾这么个老太婆?
王会计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棺材里的老太太和以前看到的不一样。眼看着众人都瞧着自己,王会计苦笑一声,解释道,陈局长的儿子叫陈佳宁,他是个败家子,把他爹弄的钱全败光了。眼看着婚期将近,估计陈局长想给佳宁办个体面的婚礼,这才弄出个假丧礼,借此收点白事钱。
赵经理一听,心说,这陈局长也太**了,弄个假丧礼,报应这么快就来了吧!得赶紧想个说辞,要不然那个老太太真想让我养活呀?他便说:唉,我真是瞎了眼,没看清他的本质!这事儿我不能管,要说陈局长也够冤枉的,他那个败家儿子啊!
两个人都是精明人,一唱一和,边说边走。王会计眼尖,见老张还在忙前忙后,便走过去好心提醒道:老张,陈局长这事太损阴德了,你还帮什么忙啊?
老张看了王会计一眼,道:你是真不知道啊?陈局长他儿子,佳宁,他爹不是花了75万把他弄到街道去了吗?巧了,省委书记的闺女也在那儿,佳宁就追那姑娘,那姑娘家里多有权势,啥没见过啊,根本看不上佳宁。佳宁为此花了不知多少心思,单给那姑娘买个包,就要十多万!他向他爸爸要钱,陈局长当然同意了。为了让儿子追到那姑娘,陈局长一点也不含糊,下血本,借了高利贷。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人已经领证了,准备过几个月就结婚。可这两年为了让佳宁追到那个姑娘,陈局长都快倾家荡产了,哪儿还有钱?所以这才办的假丧礼。要说陈局长,真是不容易啊!
老张这话说得明白,一旦佳宁当了省委书记的女婿,那就高人一等,从此仕途飞黄腾达。自己还以为他是败家子,没想到是最精明的人。一想到这儿,王会计汗都下来了,自己刚刚的冷嘲热讽,一定让陈家人听了去,那可怎么办?他瞧了一眼赵经理。
赵经理已经跑上去了,跪在那尖嘴猴腮的老太太面前,一口一个妈地哭道:妈,您别伤心了,陈大哥没了,还有我呢,我给您养老送终,您别哭坏了身子啊。
说完,豆大的眼泪再度顺着赵经理的大脸流了下来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