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梁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5天前 ( 05-23 16:15 ) 5 0条评论

梅杰生在自留山上种了一片云南松,眼下这些松树已经成材了,他打算来年择吉日取木竖柱建新房。
这天,梅杰生扛着气枪去巡山,发现有棵丝水很直的三苗树上正正规规地系着一条红布带,看到这个标记他便明白有人要来 偷梁了。
偷梁是他们这些漾濞彝家人的一种风俗:建新房的人家上梁,须在竖柱飘梁头天晚上,到别家山上偷棵大树做屋脊上的大梁。据说这样能庇护新屋不歪不倒,不破不漏,而且还能带来好家运。古人说读书人偷书不为偷,他们漾濞人却说这偷梁跟偷书一理也不为偷。
而且这偷梁还很有讲究的。偷梁人家首先得请风水先生勘测掐算偷哪个方向的树最好。其次,派工匠去踩点侦察,看哪家有适合做大梁的树。其三,看准了树,还得看这户人家家运如何,名声怎么样。如果这户人家家运不幸或名声不好,这树再好也不能偷,怕偷回来坏家运、臭名声。梁树偷走了,按当地的规矩偷梁人家还得在树蔸上压下一个红包,里面放上现金六块六、十六块六、三十六块六不等尾数为 六的喜钱,给树主一个欢喜。
梅杰生巡山回来,在村口遇上了刘柱家的独子刘玉宝。 刘玉宝见他过来,如往常一样怯生生地喊了声叔,说明天他家举行竖柱仪式,要他赏脸过去坐坐。梅杰生这才知道是刘柱这个***要来偷他家的梁树了,他斜了刘玉宝一眼,答应着:到时候瞧,趾高气扬地走开了。
虽说是邻居,可自从二十多年前,刘柱诬赖梅杰生把他们刘家祖坟坛上的山神树当梁偷了,两人为此发生了拳脚。自那以后,两人之间虽没再发生暴力冲突,但口角摩擦可从未间断。
小仇闹成大冤家。这些年,他不仅不跨刘柱家的门坎,就连刘家的人他也懒得搭理。起初,刘柱记不得仇,每次吵嘴不到半天就又没话找话地跟他搭腔。可慢慢地见自己是在用热脸去贴梅杰生的冷屁股,他也就不再自讨没趣了。惟独这刘玉宝,不管梅杰生怎么拉着个脸,他却总是恭恭敬敬地上前跟梅杰生打招呼。
梅杰生知道,刘柱要偷他家的树,不就是有意奉承他家家运好,名声好吗?难道他给他发这块无形的光荣匾,立这尊看不见的牌坊,他就会与刘家和平相处吗?至于这梁木,他只得给,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刘柱,为一棵梁树成为全村人的笑柄。
第二天一早,梅杰生又扛着气枪去自留山上,他想看看刘柱有没有把那棵梁树偷走,顺便去收一下喜钱.当他来到山上,顿时气得暴跳如雷。梁木偷走了,林中一片狼藉,这个挨千刀的刘柱不仅没留下喜钱,竟然还顺手牵羊地偷走了一些柱材。
当梅杰生怒气冲天地出现在刘柱家时,刘柱家正在上梁呢。院里鞭炮声阵阵,帮忙人忙得不亦乐乎,宾客全都围在新房地基上为唱梁人的吉言喝彩。
见梅杰生到,刘柱和刘玉宝还以为他是来贺喜的,笑眯眯地拨了支烟朝他迎了上去。没等刘柱父子俩客套,梅杰生便朝刘柱一巴掌扇了过去,破口大骂:**,你竟敢打着偷梁的幌子偷老子的柱材,你若不给老子把偷来的柱材统统抬我家去,老子就报警。 刘柱摸着半边生痛的脸,怒不可遏地冲他喊:梅杰生,你把话说清楚喽,谁偷你家的梁木和柱材了?这不是有屎处晒菜吗?梅杰生气得七窍生烟,指着刘柱家新房地基上刚削皮的九棵柱材,再次抡起巴掌吼道:物证俱在,还想抵赖?
就在这紧急关头,女儿红袖不知从哪里跳出来,紧紧拽住了梅杰生的手,说:爹,有什么话慢慢说嘛,今天刘柱叔家大喜大庆的,你怎么一进来就打人呢?梅杰生见女儿竟帮着仇人说话,便怒不可遏地朝红袖一巴掌扇了过去:你这没心肝的小蹄子,爹白疼你了,这会儿你还有脸帮着贼说话来了。闹吧,闹吧,真是一根筋,我不管你了!红袖捂着脸赌气跑回家去了。
看着势头不对,客人们都围过来劝和,他们说,偷这棵梁木时,是刘柱叔家的六个侄儿和七个侄姑爷开着拖拉机跟刘柱去的,他们可以为刘柱作证。这时,刘柱家的那伙侄子也站出来七嘴八舌地为他作证,说刘柱确实没有偷他的树。可梅杰生却说他们是亲威,相互包庇,气得刘柱说不出话来。见他这样子,梅杰生更得意了,指着他的鼻子愣是要他物归原主,否则就报警。大喜之日经梅杰生这一闹就已不喜庆了,再招来民警更不吉利。最终,在刘玉宝的一再劝说下,刘柱只好极不情愿地把那九根柱材送给了梅杰生,这事总算停息了。
次年,梅杰生带上全家人的生辰八字到村里的风水先生那里讨了个飘梁竖柱的黄道吉日,便回家请来木匠师傅开工取木为竖柱飘梁作准备了。
可冤家路窄呀!风水先生帮梅杰生家勘测掐算到的最佳梁树,竟然是在刘柱家的那一片自留山上。自从刘柱家竖柱时梅杰生那场大闹之后,别说是刘柱了,就连一向尊重他的刘玉宝偶尔在村头村尾遇上了梅杰生也有意无意地避开他,不再和他搭腔了。梅杰生苦着脸求风水先生再帮着掐算掐算,选片别家的山林也行。他怕落在刘柱手里,遭到他的报复。
不想,等帮忙的木匠去踩点侦察回来说,跟刘柱家连片的那几块山上尽长着苦栗树,掺杂在苦栗树间的几棵仅有的松树,也没有一棵是做得成梁木的。按当地风俗这种带有苦字的树是不能做中梁的。最终,梅杰生只好硬着头皮到刘柱家那片自留山上偷中梁,怕被刘柱父子发现把红布带解了坏了他的偷梁好事,破坏他家的吉利,他还特意在刘柱家的那片山上多找了三十棵适合做中梁的树,在上面都系上红布带。
这还不放心,偷梁前几个小时,他还特意抽空去看了趟选中的梁木,见刘柱并没来坏他家的好事才惴惴不安地回家安排偷梁事宜。
为预防偷梁时刘柱父子出来扰局,他暗中出高价让红袖雇了村里十个年轻力壮的混混,帮忙去偷梁。
当晚夜深人静之时,梅杰生按当地风俗先宴请帮忙偷梁的人喝酒吃肉,酒席吃到一半偷梁人便按当地风俗去偷梁,临走前梅杰生还一再叮嘱大家:哪怕是打架也一定要把梁木安全偷回,否则偷梁队得退钱给他。
等到一干人上山找到留有标记的树后,梅杰生按风俗拿出准备好的香、茶,请同去的掌墨师傅在一棵最满意的三苗树下点三炷香,奠三杯茶祭树神。祭毕,他吩咐帮忙人顺吉方搭好木架,准备接梁木,因为梁木是不能落地的。吉时一到,掌墨师傅便开始用手动锯锯树了。树锯倒,偷梁队便轻脚轻手地把梁木扶到木架上,迅速去枝取木往回跑。等到大家安全撤退了,还不见刘柱父子出现,梅杰生这才舒了一口气。
离开前,梅杰生想了想,最终还是把红袖给他准备的那三十六块六的喜钱压在了树蔸上。梁木偷回家后,梅杰生仍按家乡风俗,再热菜温酒,请帮忙偷梁的人接着喝个酣畅淋漓不醉不归。
第二天,梅杰生一觉醒来已是大天亮了,一看时间,七点半,幸好没错过吉时,他换了身做客才舍得穿的蓝西装就到自家新房地基上忙活开了。
他按风俗用一枝青松毛清扫完了所有柱角上的灰尘,眼看太阳已露出小半边脸了,便请木匠师傅催促帮忙人跟着太阳升起的进程开始挨排的竖柱。竖柱飘梁毕,梅杰生按风俗背着祭梁用的大公鸡和猪头,送掌墨师傅回家。
当他回村时,在村口遇上黑着个脸的刘柱。这大喜之日,他不想讨刘柱的烂口舌,便低着头走自己的路。可这回刘柱却气愤地拦住他的去路,说:梅杰生,你这人怎么这么倔?我早说过,你自留山上的树不是我偷的你偏不信,非逼着我把自家的木料赔给你。赔给你也就算了,昨晚你怎么又借着偷梁的名誉到我家自留山上乱砍滥伐呢?梅杰生以为他是找茬报复他呢!便瞪着眼睛问:啥叫乱砍滥伐?你别无理取闹。刘玉宝气急败坏地说,偷梁有偷梁的规矩,他不能把所有系红布带的树都当梁偷了。至于刘柱是不是无理取闹,梅杰生自己心里清楚,反正天黑之前梅杰生不把偷去的梁木送还给他,他只好报警了。
梅杰生一看,刘柱也不像无理取闹,回家安排妥了一下帮忙人,便急急忙忙往刘柱家的山上跑。
来到刘柱家的山上一看,梅杰生气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半晌起不来:林中一片狼藉,全是横七竖八的树头子,更倒霉的是他用红布带系着的三十多棵多苗树全被偷走了,这下他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梅杰生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满村子找他雇去偷梁的那伙混混为他做清白证明,可这伙混混却不愿意为他作证,都说不能掺和他们两家的事情。日落山头了,梅杰生只好失魂落魄地往家跑。
他刚进家门,红袖气喘吁吁迎上来说:刘家父子已在他家等候多时了,爹,事到如今有件事我必须跟你们说让开!见他回来,刘柱气呼呼地一把推开红袖,右手拿着手机作报警之势,怒吼道:梅杰生,我最后再问一句,你是真不想把偷去的梁柱还给我吗?梅杰生明白眼下没人为他作证,这个贼的黑锅自己是背定了,可他真怕进牢子蹲班房啊!想想那蹲过班房回来的遭的那些个白眼,他便大吼着朝刘柱扑了过去,想夺掉刘柱手上的手机阻止他报警。
刘柱见他朝自己扑将过来,便出手跟他扭打了起来。没几个回合手机便摔成了碎片,两人扭打成一团,红袖和刘玉宝拉不开,劝不歇,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围着他们团团转。
几个回合下来,两人脸上都挂了彩。就在这紧急关头,红袖着急地拉拉刘玉宝的手说:别再顾及那么多了我们还是快坦白吧!两人双手各举起一个红本子咚地一声双腿跪在地上,伤痛不已地喊道:爹,看在我们俩已成夫妻的份上,求你们别打了。
这下俩人总算住手了。二老虽眼拙,但他们还是看得清那两个红本本是结婚证。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梅杰生瞪着他们俩问,刘玉宝和红袖这才不得不将事情全盘托出。
这么多年来,梅杰生和刘柱这两个老冤家总为些无关痒痛的事,你不依我,我不饶你的干。可这俩自小青梅竹马,相互爱慕的小冤家却早就芳心暗许。眼看两人都成大龄青年了,这对老冤家不仅没有和好之意,还你拆我的台,我抬你的杠,两人只好偷偷到民政局办了结婚证,想来个先斩后奏,到时就不怕二老不同意了。
两人裸婚后,眼看二老越发水火不容,红袖和玉宝这才决定,借偷梁之名,摸黑雇村里的那伙混混偷自家的木材,准备建二人的爱巢,来个彻底私奔。
二老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梅杰生怒吼道:没心肝的小蹄子,怪不得你这么帮刘家,做了这等见不得人的事还想从我山上偷木材私奔,你若嫁给别人我不会再追究你偷去的木材,可你嫁给刘家这个兔崽子,别说是木材就连木渣子老子都不会给你。一听这话刘柱也不甘示弱地和他对骂:老不死的,你可别把话说绝了,我劝你最好还是别把他们惹恼了的好,不然你会像我当年一样因小失大的,逼他们私奔的。梅杰生以为刘柱是在威胁他,狠狠瞪了他一眼。刘柱装作没看见,接着说,当年他就是舍不得给梅杰生那棵梁木,又不好解了他系着的红布带,最后他想了一个两全之策,把红布带转系到他家祖坟坛的山神树上。本以为偷梁时梅杰生看到是山神树就不会偷了,这样刘柱不仅保住了树,人也不消得罪了,谁知梅杰生竟缺德到连山神树都不放过。听了刘柱的话,梅杰生这才明白了二十年前刘柱说他偷山神树的真相。他说,这可怪不得他,那些年刘柱小气得跟铁公鸡似的。偷梁那晚,他怕被刘柱捉住,到山上他没敢细看,找到系红布带的树偷起就跑,压根就不知道那是棵山神树。
所有事情都水落石出了,二老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了许多。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问红袖和刘玉宝:你们俩以为领个结婚证,就算结婚了吗?结婚能这么草率?小两口一听,脸都吓白了,以为二老又想拆散他们呢。
至少也得置办几桌酒席,请亲朋好友到家里来坐会呀!就是!还想建房子彻底私奔呢,就凭你们俩那点本事? 就是呀!家里有现成的新房,用得着再盖吗?
这下小两口转悲为喜了。欢喜过头的刘玉宝抢过红袖手中的红本本,往地上一扔,拉起她往二轮摩托上一爬,道:唉呀!红袖,还拿着那个假证干嘛,走,这回我们可以堂堂正正的上民政局领结婚证去。
二老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中是了这俩仔子的圈套了,兔仔子,给我回来梅杰生想追上去拦住他们,却被刘柱拉住了,让他们去吧!哼,你说得轻巧,就这么让我闺女去了,你当然高兴了,你省得出彩礼钱! 哼,不也帮你省下置办嫁妆的钱了吗?
听着身后这俩老冤家的拌吵话,刘玉宝问红袖:如果以后二老不拌嘴了,你会习惯吗?红袖笑着说:怕什么,他们不拌嘴了不是有我们接班的吗?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