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缎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2周前 ( 05-23 16:16 ) 6 0条评论

杨德昌其实算不上生意人,他看上去文质彬彬,温文尔雅,更像个读书人。父亲去世,祖辈传下来的绸缎作坊无人打理,杨德昌便继承了祖业。
这天,杨德昌来到了作坊,走了几圈,脸上现出愁容。父亲在世时,绸缎作坊尚能勉强维持,父亲去世,杨德昌不善与人交往,以前的一些老关系渐渐断了。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绸缎花色少,价格高。早该淘汰的手工作坊,怎么能跟有着先进机器、一流设计师的丝绸厂相比?要不是父亲苦苦支撑,这作坊恐怕早垮了。不过,手工也有手工的优势。比如丝绸可以边织边绣,白丝绸织成了。一朵鲜艳的红玫瑰也绣进了丝绸,浑然天成。这远非后天的刺绣可比。如果再加上金银绣线,那就更加亮丽抢眼。
看着仓库里的绸缎越压越多,杨德昌着急了。他背了整整两大包的样品来到了省城。可一听说价格,再看绸缎大都是素淡的图案,几乎没一家店铺肯寄卖。
奔波了整整一天,杨德昌一无所获。无心吃饭,他懊丧地来到一家酒吧买醉。两杯酒落肚,杨德昌的头有些发胀。他闷闷地喝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坐轮椅的女孩。女孩被推到台上,一个主持人模样的人大声说:有请路眉佳小姐。
本来热热闹闹的酒吧一时安静下来。杨德昌捏着酒杯抬起眼,酒吧里黑了,所有的灯光都打到了女孩的身上。光环笼罩中,女孩穿着丝绸旗袍,看上去格外明艳动人,只是,杨德昌虽然醉意朦胧,却还是一眼看出,她身上的旗袍料子是次品。
旗袍虽是次品,女孩的歌喉却是一流。杨德昌本来心烦意乱,可听到清新如流水的歌声,他的心渐渐平和下来。甚至,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
因为身体限制,女孩没有过多的肢体动作,反而能更专心地唱歌。一连三支歌唱下来,台下响起如雷的掌声。一时间有人送花,有人献吻,有人送酒,杨德昌被周围的气氛感染着,将背包拉开,拿出两匹三色绸缎全部披到了女孩身上。只有他的绸缎才配得上她的歌声!
又喝了两杯,杨德昌结账离开酒吧。刚走出门,个服务生追出来,将一张名片塞给他,说是路眉佳小姐吩咐的。将名片举到灯下,杨德昌看到上面写着她的电话和地址。
背包空了,杨德昌两手空空地回了作坊。看着工人们仍在忙忙碌碌,他背着手在作坊里正着转圈倒着转圈,一连转了几十圈却想不出好主意。工人们都说:老板,别转了,快把我们转晕了。杨德昌只好怔怔地停住。不过,就在杨德昌一筹莫展无计可施时,一件令他喜出望外的事发生了。
省电视台举行青年通俗歌曲大奖赛,当坐在轮椅上的路眉佳出场,全场哗然。她化着淡妆,模样并不出众,但她身上的大红旗袍,尤其是胸口手绣的白色玫瑰花却给人惊艳之感。一时间。现场几乎所有的镁光灯都射向了她。
那一晚,路眉佳状态极佳,一举夺得金奖。看着她得奖,杨德昌也乐得眉开眼笑。
第二天,杨德昌像往常一样来到作坊。可没等走到门口,就看到几个工人正在装货。他诧异,问是装给谁的?工人一脸喜色,说几个客户打来电话,要订大量的丝绸。专订他们杨记的,半小时后过来拉!
见杨德昌一脸木讷,工人们善意地嘲笑他,说老板有福,昨晚的女孩一举夺得金奖,他们的绸缎出名啦!那样的缎子,只有杨记作坊才有啊!
杨德昌起初将信将疑,但没过几天,他就高兴得心花怒放。果真是明星效应,他愁了许久、仓库里积压几个月的存货居然一下子出清了。
摆脱了困境,杨德昌一直都记着路眉佳。她出了名,肯定会接到不少演出合同,自然,演出服必不可少。这么想着,杨德昌每个月都让人给她寄去质量上乘的新绸缎。他要让舞台上的路眉佳光彩夺目。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路眉佳一心憧憬着明星梦时,一场灾难来临了。她的声带长了一个小肿瘤。手术本来并不复杂,可因为她天生的体质,声带一直无法恢复。最后,她竟失声了
杨德昌亲自到省城探望路眉佳,却被她的助手挡在了门外。助手说,路眉佳不想见任何人。杨德昌在病房门口守了整整一天,见不到路眉佳,只好放下刚刚织就的精美绸缎离开。
日子如流水般前行,杨德昌不管生意好坏,每个月都给路眉佳寄一款新出品的绸缎。有人嘲笑他太傻。以前路眉佳是明星,可以借她的名头为杨记做广告。可现在,她不能再唱歌,甚至找不到一份像样的工作,再送她绸缎岂不是白白打了水漂?听到这消息,杨德昌心里一紧。他一直不知道,路眉佳竟如此窘困?他马上叫过销售员,对他说再寄绸缎时,加一匹衬。这样的丝绸要极好的衬里才能做出精美的旗袍,如果路眉佳买不起好的衬里,自然也就衬不出旗袍的美丽!
转眼就是三年。因为手绣绸缎渐渐有了市场,杨德昌又成立了第二家手工作坊。这年春节,杨德昌特意在新织出的绸缎中挑出几匹花色红火、织工精细的,亲自给路眉佳送过去。
电话一直无人接听,杨德昌辗转来到路眉佳的住处,她却不在。杨德昌起先是在门口等,偶尔有人路过不停地看他,他索性到楼下的小花园去等。
深夜,天空飘起了雪花,杨德昌不停地哈气跺脚。想来,这么等下去有些傻,但他心里却有丝丝缕缕的喜悦。终于,他远远地听到了轮椅的声音。灯光下,路眉佳披着一身雪花,素淡的羽绒服里露出一抹翠绿。杨德昌看得很清楚,那翠绿是他作坊里的绸缎。
杨德昌缓缓走过去,推起了路眉佳的轮椅。她诧异地回过头,杨德昌问她还认得他吗?他是那个一直送她绸缎的人。路眉佳的脸上露出笑容,她张张嘴,轻声说:谢谢。谢谢。
进到路眉佳的房间,杨德昌发现陈设十分简陋,果真如传闻,她生活得十分艰辛。但是,整面墙的衣橱里,杨德昌却发现了一款又一款鲜艳的旗袍。它们挂在那儿,就像一幅幅动人的风景。
路眉佳的声音果真与以前大有不同,但不像人们所说的已经失声。她的声音变得沙哑,杨德昌听起来却感觉更为动人,似乎蕴含着一种莫名的忧伤。路眉佳为他泡茶,说也许是上天想让他们结识,她的名片,本来是让服务生送给一直倾慕她的人,也就是抱着大束玫瑰上台的男人。可惜,酒吧新来的服务生送错了人。不过,当她再不能唱歌,她再也收不到玫瑰,却一直能收到绸缎。
也许,这是我的幸运?路眉佳调皮地问。
杨德昌笑了,说这是他的幸运,是他的绸缎的幸运。
从省城回到作坊,杨德昌发现自己不管做什么都心不在焉。一直以来,他只是觉得路眉佳配得上他的绸缎,他的绸缎也配得上路眉佳。但现在他猛然惊觉,他的潜意识里,似乎还深藏着另一种情感。
回来没多久,杨德昌收到一张三千元的汇款单。附言写着:缎收下,钱退回。杨德昌呆呆地捏着这张单子,心里沉甸甸的。
春节刚过,一场轰轰烈烈的选秀活动自南向北铺天盖地地刮来。一个又一个赛区,一个又一个靓丽的女孩,几乎令人目不暇接。杨德昌对选秀不感兴趣,但当他得知路眉佳也参加选秀时,便天天盯着电视机。她的声音,能行吗?
不久,杨德昌就在西南赛区节目转播中看到了路眉佳的影子。令他吃惊的是,她竟然不再坐轮椅,而是脚步微跛地上台。主持人动情地介绍说,凭着顽强的毅力,路眉佳在双腿残疾五年后再次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到了今天。
路眉佳穿一身咖啡色旗袍站在台上,眼睛里含着泪水。她的声音不再清脆,却有一种含蓄的低沉,那样的嗓音配上那样的旗袍,给人一种复古却又令人揪心的美感。她唱的是原创歌曲《谢谢》。她说这首歌献给一个在她失声的日子依旧支持她的朋友,感谢他在她最灰暗的日子送来了亮丽的绸缎。正是这些绸缎让她重新拾起信心。深夜里,她一次次敞开歌喉,唱给那些衣橱里的生命听
杨德昌木呆呆地坐在电视机前,不知不觉中泪水流了一脸。
选秀持续了近半年,最终路眉佳凭着一曲《谢谢》捧到了亚军的奖杯。
看完节目,杨德昌蜷缩在沙发上,直到天亮才合上眼。他既为路眉佳高兴,心里却又有些失落。现在,她再次成为名人,他突然感觉两人的距离一下子被拉得格外遥远。
清晨,杨德昌还在梦里徜徉,却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推开门,他看到气喘吁吁的快递员,手里捧着大束的玫瑰。接过玫瑰,只见上面的卡片有一行小字:
没收到你的玫瑰,我只好给你送来玫瑰。不来祝贺我吗?我可是想尽办法千方百计才躲过大批记者,偷偷跑到你的门前。路眉佳
杨德昌吃惊地张大嘴巴。他转过头,看到院门口的槐树下,站着一个身穿淡绿旗袍绣大朵牡丹的女孩,她正笑着朝他招手。杨德昌不顾一切地跑下楼,冲到了女孩跟前。愣了不超过一秒钟,他忘情地把路眉佳紧紧地拥抱进怀里。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