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婚事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5天前 ( 05-23 17:15 ) 4 0条评论

心事重重
向阳村老猎户赵老憨的女儿叫大丫,二十大几的人,连个对象也没有。论长相,村里没有比大丫更俊的,村里村外心仪她的小伙子能排成串儿,上门求亲的也不在少数,可赵老憨就是不松口。为啥?他想让大丫嫁个军官,或是警察!
村里人不明白了:就算你赵老憨的丫头长得再俊,说到底也是个乡下姑娘,能攀得上城里的高枝吗?
其实,这事也不能全怪赵老憨,细说起来,他也有一肚子的苦水。
原来,赵老憨结婚18年后,老婆才给他生了闺女大丫,大丫没长到十岁,她娘就得病离开了人世,赵老憨既当爹又当妈,日子过得别提多难了。好在他有一手打猎的技艺,隔三差五地上山一趟,总能带回一些野味,拿到镇上,换些油米柴盐回来。
说起打猎,真不是件轻松活,累人不说,还一直伴着危险。这么些年下来,向阳村四个猎手,一个被豹子咬残了腿;一个放枪时遇上臭弹炸膛,丢了两根手指;一个不小心掉进了自己给野猪挖的陷阱,命虽保住了,腰却再也直不起来了;只有赵老憨算是落下个囫囵人儿。
赵老憨过得苦,大丫更不让人消停,像是来讨前生债的,身体一直病病歪歪的,从来不见好,年纪小小的,就经常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感冒发烧更是家常便饭,瘦得跟个小鸡崽儿似的。赵老憨带着她到处看医生,连省城的大医院都去了好几回,就是不见好,更怪的是,连是啥病也说不清。
这样一来,赵老憨心里犯了嘀咕,再加上向阳村位于大山深处,地理偏僻,信息闭塞,以前的封建迷信一直还存在着,赵老憨也不例外,老是想大丫是不是冲了什么邪秽。这天,一个走村串屯的算命先生来到向阳村,赵老憨把算命先生请到家中,让他给大丫算算。这个算命先生先是看了大丫的面相手相,接着把赵老憨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看了个周全,最后把目光落在赵老憨的那杆猎枪上,问赵老憨:你可打过狐狸?
赵老憨点点头:年年都打!
算命先生一声叹息,说:你可能打了哪个狐仙的子孙,那狐仙一家人一直在找你,可你阳火旺,它们奈何你不得,就缠上了你家闺女。
赵老憨一听就傻了:这可咋办呀?先生,你快给个破解之法吧!
算命先生摇摇头,说:你闺女的病可不是三两天了,那狐仙也不是一般的道行。今后你闺女要经常备把刀在身边,多少能起些作用,但要想断根,得等她成年后,嫁一个军官或是警察。
赵老憨听不明白,问:我闺女为啥非得嫁军官或警察?咱穷家小户的,嫁给本村本屯的不好吗?
算命先生压低声音,说:这你就不懂了,军官或者警察都能佩枪,那可是火器,你闺女要是有他们护佑,哪个狐仙敢犯她?
赵老憨一听,连连点头。
送走算命先生,赵老憨当晚就叫大丫搂着自己那杆猎枪睡觉。说来也怪,第二天一早,大丫早早就起了床,兴奋地说:爹,我昨晚睡得可好了,一个噩梦都没做!
这一来,赵老憨对算命先生的话更加深信不疑。
过了没两年,大丫就长大成人了。这时国家封山禁猎,收了赵老憨的猎枪,帮他建了个养猪场,又为他联系了村里的养猪大户许二根,指导赵老憨养猪。许二根是一个热心的小伙子,悉心指导,不出一年,赵老憨和大丫就基本掌握了养猪技术,饲养的几十头猪膘肥体壮地出了栏。更让赵老憨高兴的是,大丫的身体跟着也好起来。
大丫出落成了一朵花,好多小伙子都对大丫有意思,上门求亲的接二连三,大丫面子薄,就让父亲给自己做主。赵老憨看看这个,瞧瞧那个,每个都觉得不赖,可临到作决定时,就会想起算命先生的话,把这些亲事都给辞了。后来,上门提亲的越来越少,村里人都觉得赵老憨在女儿亲事上做得太不靠谱。
嫁给警察
这天,一个远房亲戚来找赵老憨,说:我想给大丫介绍一门亲事,男方是县公安局副局长,很有权力,比大丫大了好几岁,刚离婚。他现在只想找个农村姑娘,越朴实越好,为的是能好好过日子。
赵老憨想了老半天,想来想去想不明白。一方面,大丫是个黄花闺女,就这样嫁给一个二婚的男人,实在有点抱屈;但另一方面,对方不仅是警察,还是个能管警察的官员,这样的男人,肯定能保大丫今后一辈子平安!最后,赵老憨抹了一把眼泪,说:我孩子命苦,为了太太平平活下去,就嫁给那个警察吧!
过了不久,大丫跟那位公安局副局长结了婚。
可是,大丫结婚没几个月,老毛病又犯了: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每次回娘家,赵老憨看着闺女,都觉得闺女又瘦了一圈,心疼地问大丫:你男人对你不好吗?
大丫摇摇头,说:他对我好着呢!啥都不让我干,家里就我俩过日子,还专门雇了个保姆料理家务,你说,还要人家怎么对我好?
赵老憨又问:他不佩枪吗?
大丫说:他是局长,当然佩枪。
赵老憨急得脑袋要长包,怎么也想不通这个问题。
更让赵老憨想不到的是,又过了几个月,大丫的丈夫竟然进了大狱,罪名是贪污受贿、充当黑社会保护伞。不久,大丫跟那个副局长办了离婚手续,孤身一人回到了向阳村。
大丫遭受了这次婚姻挫折,情绪非常低落,赵老憨更觉得自己害了女儿,人前人后都抬不起头来,每天天没擦黑就赶紧关上门,生怕有人来串门。想不到,这时候真有一个人上门来了。谁?就是那个教赵老憨和大丫养猪的许二根。
这许二根一进门就开门见山,对赵老憨说:叔,我跟你实说吧,其实我心里早就喜欢大丫了,但你一定要让她嫁军官警察,我没敢开这个口。今天,我是特地来提亲的。
赵老憨长叹了口气,说:大丫自小有毛病,身子弱,都怪我年轻时常打狐狸,得罪了狐仙。人家拿枪的公安局长都没镇住妖孽,你咋能跟大丫过好日子呢?再说了,你这些年养猪发家致富,条件很不错,我们家大丫,已经是结过婚的人
不等赵老憨说完,许二根就抢过了话头:叔啊,你说的那些我都不在意,我只知道,我跟大丫一起,准能过上好日子!
赵老憨老半天没做声,最后默默地点点头,不再言语了。
豁然开朗
很快,许二根跟大丫结了婚,两家的养猪场并成了一个,顺风顺水的,越做越好。更让赵老憨出乎意料的是,自从跟许二根结了婚,大丫的身体就越来越好,身上啥毛病也没有了,一年后,还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赵老憨颇有感慨地说:原来算命先生说的也不准呀!
这时候,大丫说话了:爹,经过这些折腾,我总算明白自己病根在哪了。我妈死后,你经常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自己上山去打猎,好几天都不回家。你说我一个人在家里,能不害怕吗?再说了,跟你一起打猎的那几个猎手伤的伤、残的残,我能不为你担心吗?又害怕又担心,我又那么小,不得病才怪呢!后来,你让我嫁给那个副局长,那就更叫我害怕了,天天有人往家里送礼,一送就是成千上万的,那钱看着都烫手啊!我一个山村里的女娃,哪见过这种世面?在那里我整天提心吊胆,吃不好饭睡不好觉,身体能好吗?现在,我和二根过日子,靠自己的本事吃饭,心里踏实,能吃能睡的,二根对我又好,你说,我身体能不好吗?
女儿一番话,说得赵老憨连连点头:是这么个理儿!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