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风筝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5天前 ( 05-23 19:15 ) 3 0条评论

潜山人怎么也料不到,斗风筝斗到1 942年的时候,却斗出了一段名震天下的传奇。
斗筝定婚
安徽潜山一带的老百姓,几乎人人都会斗风筝,当地自古以来就有十月小阳春,弥陀山上斗风筝的习俗。
那年,潜山有张、许两家。张家是当地有名的猎户,常年雇着百多名猎手,打下的山珍野味、硝制的貂狐皮毛,上销武汉三镇,下卖徽宁两地;许家开着偌大的竹器作坊,雇的工匠也不下百名,生意遍布大江南北。
张家三公子张鹞原本在武汉念书,那年因武汉沦陷,只好回潜山老家,张家老爷决定趁此机会给他完婚,看中的媳妇就是许家幺姑娘许鸢。这许鸢也念过新式学堂,性子又刚烈,眼看婚期临近,她突然提出要和张鹞斗风筝:以三日为限,不管用什么方式,张鹞赢,她就自备嫁妆如期过门,若是输了,她宁可到弥陀寺里出家当姑子,也不嫁张家。
张家老爷一听,胡子都气歪了:这么多年来,年年斗风筝,年年胜的都是许家,这妮子提出这条件,不明摆着是想悔婚吗?可张鹞一听,却喜不自禁;斗就斗!我就不信斗不过她。哼,这丫头向来说一不二,不趁此机会压压她的气焰,将来还不定怎么骑我头上哩!
看儿子态度这么坚决,老爷只好应承,于是连忙重金请来县城的斗筝高手,选箭竹作龙骨,皮纸糊两翅,还让铁匠用精钢打鹰嘴,花了三天三夜,做了一个扎扎实实的鹞子筝.
斗风筝那天,张鹞一大早就到弥陀山上抢占有利位置,许鸢也不计较,就选了一个与张鹞相对的山嘴站定。张鹞神气活现地将鹞子筝放上云端,许鸢一看,胸有成竹地一抬手,一只状如彩凤的鸢筝也随风扶摇直上青天。大家一看,纷纷叫好,也争先恐后地将自家风筝送上了天。一时间,碧海长空之上,彩蝶飞舞,百鸟朝凤,场面颇为壮观。
张鹞见得此景,鼻子里哼了一声,突然将手中的筝线猛一收起,只见空中那只鹞子筝立刻呼啸着朝许鸢的彩鸢筝扑了过去,一路飞扑,一路将正在天上飘摇的各式风筝撞得翼折线断。原来,张鹞那鹞子筝的筝线,是在满是碎玻璃细尘的糨糊中煮过的,普通筝线自然一碰就断。不过,这难不住许鸢,只见她不慌不忙将手一松,手中的筝线碌子立刻就像风车一样飞转起来,彩鸢筝一眨眼冲上了云霄,把鹞子筝远远抛在了下面。
张鹞一看恼了,大喝一声,猛收筝线,又突然快速放线,让鹞子筝急遽下坠后在空中不断地绕圈。许鸢一时躲避不及,那彩鸢筝的筝线和鹞子筝缠在了一起。张鹞见计得逞,禁不住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可许鸢还是不慌不忙,轻舒手臂将手中的筝线碌子逆向旋转,彩鸢筝立刻灵巧地反转起圈来,在空中留下一道又一道优美的弧线,最后重新冲上了云霄。
原来,许鸢对张鹞这一手早有防备,彩鸢筝的筝线是用桐油泡过的,硬如钢丝,韧如弓弦。而张鹞一时收势不及,鹞子筝反倒扑腾几下后就直直坠落下来。张鹞气急败坏地冲着许鸢说:算你狠!我就不信明天治不了你!
鹞鸢相争
当夜,这一对俏冤家斗风筝的事儿,被潜山人添油加醋地传得神乎其神。于是第二天,连那些走街串巷的小贩们也禁不住放下手中的营生,跑来看稀奇。
这一次许鸢来得早,经昨日一比,她知道张鹞不可小觑,所以特地让作坊里的工匠帮忙,将坊里的百节龙筝扛了来,那个放龙筝用的筝线碌子比纺车还大。许鸢依然选在昨日的山嘴位置,安置稳了筝线碌子后就开始奋力摇起来,片刻工夫,百节巨龙摇头摆尾地冉冉升空,引得看热闹的人无不啧啧赞叹。
张鹞也来了,可奇怪的是他竟然没带风筝,而是带着他家的那些猎手,个个身背火铳,腰挂弹丸葫芦。大伙儿不禁犯疑,不知他葫芦里卖啥药。只见张鹞两手按了个喇叭状,嬉皮笑脸地朝许鸢大声嚷嚷:媳妇儿,你不是说,不管我用什么方式,只要斗下你的风筝就算赢吗?嘻嘻,那就看我今天如何收拾你吧!说完,他从猎手手中拿过一杆猎枪,瞄准百节龙筝的头轰地就是一枪。大伙儿想不到张鹞会使这么下作的招数,个个摇头。
许鸢气得柳眉倒竖,如果不是她出手如电,一拨手中的纲线将龙头避开,差一点就着了张鹞的道儿。张鹞见一枪不成,急了眼,就挥手让猎手们举枪齐发,一时间,弥陀山上就像爆竹铺子着了火,噼里啪啦的声响震得满山的鸟雀惊飞而起。许鸢见势不敢掉以轻心,她一手放筝线,一手推拉摇移稳稳把着龙头,百节巨龙在空中闪挪腾移,尽管被火铳弹药打得龙鳞飞舞,但依然在顽强地升腾。
到晌午时分,许鸢放尽了手中的筝线,此时百节巨龙已经远远飞出了火铳的射程外,在九天之上穿云破雾。张鹞没了辙,只好望龙兴叹,悻悻而归。
远走高飞
到了第三天,整个潜山可谓万人空巷,甚至一些久病卧床的老者听说鹞鸢争斗的奇闻,也禁不住要让自家后生抬着来弥陀山上瞧瞧热闹。
这一次,张鹞拿出了一副拼命的架势,大清早就已经带着大队人马赶到弥陀山上排兵布阵起来。张鹞的大哥官至炮兵少将,眼下正带着部队龟缩在潜山一带打秋风,没想张鹞为了娶得美人归,竟然动用起他大哥的人马来。待得大家看清了是这么回事,不禁为许鸢担忧起来:炮一开火,就连铁打铜铸的家伙也会被炸得支离破碎,何况这竹扎纸糊的风筝?
大家正揪心的时候,只见许鸢和一个小丫头坐着胶皮大车来了,大车用青布遮得严严实实,也不知里面藏了什么法宝。车在山嘴口停下后,许鸢从车上下来,然后从青布下拿出一只黑翅白肚的喜鹊筝,只轻轻一抛,喜鹊筝就鼓风而上,远远望去,不一会儿就成了米粒大小。大家有些纳闷:就凭这,她今天想斗赢张鹞?
张鹞猜不透许鸢唱的是哪出戏,可今天是斗风筝的最后一天,要想把许鸢娶回家,就只能赢不能输啊!所以他不敢大意,像模像样地指挥起来,只听一声令下:开火!那一发发炮弹果真就从弹膛里蹿出来,团团火舌在大伙儿头上呼啸而过,震得弥陀山地动山摇。喜鹊筝哪经得起如此狂轰,翅膀早被打成了筛子。
可许鸢却临危不乱,眼看被打成了筛子的喜鹊筝摇摇欲坠,她赶紧让小丫头从青布下又拿出一只带风车的喜鹊筝,往筝线上一扣,风车迎风呼啦啦一转,喜鹊筝转眼就快如闪电般地飞上了天空,正好将筛子筝稳稳托起。大家看得又惊又喜:许鸢这一手,不正是传说中的斗筝绝技送筝吗?得以一见,真乃三生有幸啊!
张鹞斗得兴起,许鸢沉着应战。两个人你打损一只,我放接一只,你打损两只,我放接一双,一直打到黄昏,谁也不服谁。许鸢提出斗风筝,其实也是想借此机会显显身手,让张家今后不要小瞧了自己。现在,她一看目的达到了,索性将胶皮车上的青布扯了,把剩下的十几只喜鹊筝统统挂上孔明灯,一起送上了天空。
可就在此时,云层里突然钻出一只灰色的大鸟风筝来,翅膀上两盏灯笼一闪一闪的。许鸢心里一惊:这是张鹞在玩什么名堂?而此时张鹞也看到了大鸟风筝,本来他见许鸢放空了车上所有风筝,就想顺坡下驴把人马带回去,没想许鸢这又玩什么新花招?,张鹞二话不说,气急败坏地朝他的人马大喊一声:还愣着干啥?只要是天上飞的,都给我打!打下来回去重重有赏!随着他一声令下,弥陀山上重又炮火齐发,火鸟猝不及防,瞬间就变成一个大火球,从空中直落下来,一头栽进了弥陀山下的清水湖中,激起冲天巨浪。
张鹞和许鸢,还有那些看客们,突然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头,也顾不得什么斗不斗的了,蜂拥赶到清水湖边,这才发现:什么大鸟风筝,分明是一架鬼子飞机!露出湖面的翅膀残骸上,能依稀看到刷着白底红心的太阳旗。这下大家慌了神。
当天深夜,重庆电台播出一条惊天新闻:一架日军飞机在安徽潜山弥陀山上空被一股不明武装力量炮火击落,机上乘员无一生还,死者中有一名是在中国战场上被击毙的职务最高的陆军军官。
张、许两家人顿时吓得面无人色:岂料这对小冤家,斗风筝竟斗出弥天大祸来,日本鬼子哪会轻易放过他们?两家人决定连夜将张鹞和许鸢送出潜山,让他们远走高飞。至于两人后来纵穿千里大别山,辗转数月奔赴延安参加革命,还策反张鹞的少将大哥率部投诚,这是后活,不提。
多少年以后,潜山老百姓中还有津津乐道于此事的。甚至传言说,张鹞和许鸢在学校念书时就加入了共产党,他们事先已经知道鬼子飞机那天要经过潜山上空,所以才故意导演了这么一场斗风筝的大戏;而张鹞的大哥那时其实已经暗地投向了共产党,否则堂堂一个少将,怎能随便把部队调出来?
有好奇者曾就此事多次采访至今还健在的张、许夫妇,可他们总不置可否,笑而不答。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