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天有泪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5天前 ( 05-23 19:15 ) 3 0条评论

  万事如意遇难题
  有寓言说,人生有健康、美貌、诚信、机敏、才学、金钱、荣誉七个锦囊。每当遇到一个大考验时,就要求人放弃一个锦囊。于是便有人放弃诚信,有人放弃健康,也有人放弃荣誉
  有个叫王德民的,他当上副局长可不容易。他出生在本县偏僻的栗子村,学校一毕业成了中学教师,没干上两年,年纪轻轻的就提拔当了官。接下来,娶了城里姑娘,在县城买房置上了家。真可说事业有成,万事如意,然而这阵子他可碰上大麻烦啦,怎么回事?
  这就得说到王德民的母亲王大娘。
  王大娘年轻守寡,辛辛苦苦地把王德民拉扯大,又省吃俭用供他上完大学。要知道栗子村像王德民这样聪明好学的孩子有很多,可像王大娘这样拼了命也要送孩子上学的父母却绝无仅有。所以王德民在这世上最敬重的人就是他母亲。在城里买了房子后,王德民就一心要接王大娘进城享清福。可王大娘呢,依旧种着几块菜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王德民只得三天两头往栗子村跑,一回回地劝,一次次失望而返。从县城到栗子村八十公里盘山公路,坐一趟车颠得人屁股发麻,脑袋起包,王德民能不烦吗?
  王大娘为什么不去城里享清福呢?这是有原因的。记得王德民第一次带女朋友陈音回来,简直把王大娘吓了一大跳,瞧那女的,眉不是眉,眼不是眼,脸分明是猴子腚嘛,惹得全村人都出门看西洋景.这样惹眼的城里姑娘,怎么能做好农家的儿媳妇呢?
  王大娘心目中的儿媳妇是村里开缝纫店的王玉梅那样儿的,勤劳、乖巧,模样儿俊,待人又好。要说王玉梅对王大娘那个好呀,可真比待亲娘还要胜三分,上山砍柴,下地收麦,样样活儿帮做着。去年王玉梅刚从城里学缝纫回来,见王大娘身上穿的还是几年前的一条裤子,补了好几块补丁,马上给她做了一条新裤子,连布料钱都不肯收。王德民和玉梅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虽没正式履行过什么婚约,却也曾私下里立下了相守一生的誓言。儿子若能娶了玉梅,那可真是了却了王大娘最后的心愿。
  可是儿大不由娘.王德民虽然敬重母亲,在婚姻大事上却不顾王大娘的反对,与陈音结了婚。王大娘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从此打下了一个结。况且玉梅至今未嫁,她虽然比王德民小了几岁,24岁在农村也算得上老姑娘了。别人不明白玉梅为何迟迟不嫁,王大娘可是一清二楚,痴情的姑娘心里还恋着德民哩!王大娘为玉梅难过,由此对那城里的媳妇更加反感。
  再说王德民三番五次接母亲不来,正无计可施,偏偏妻子陈音从茶叶公司辞了职,嚷嚷着要下海做生意,刚满一岁的孩子又没人带。看着城里别人家的爷爷奶奶将孙子当宝贝一样哄着捧着,陈音心里就不平衡,话里难免带着刺。王德民火了,连夜叫上局里的司机,驱车赶回栗子村,发誓劫也要把母亲给劫来。
  王德民做好了绑架王大娘进城的充分准备,不成想王大娘这回却不再坚持了,答应进城带孙子,还说带孙子可是大事,不能耽搁。
  不过,德民,我有个条件,你答应了我才能去。王大娘跟儿子讲起了价钱。妈,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说吧。王德民一口应允,他掂量着母亲提不出什么他办不到的事情。
  王大娘说:我必须和玉梅一起进城,她一直想去城里开个缝纫店,只是本钱不够才拖了下来。你得给她看好地方,租好门面,然后找个好人家嫁了,不然我这心里会一辈子不得安宁。
  这个条件可苛刻得很,王德民不由得挠开了头皮。母亲真是一根肠子通到底,怎么就认准是她儿子负了玉梅?少年无知的海誓山盟怎么能句句算数呢?再说他和陈音之间,是陈音主动追求他,那年他急性胃出血,幸亏陈音及时把他送到医院,医生说只要慢几十分钟就晚了,这样他和陈音结婚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当然,说实话,他也的确喜欢城里女孩的大胆直白,这是玉梅永远比不上的。他甚至认为玉梅以不结婚对他进行无言的谴责很过分,本来这样的事时间久了空间远了也就淡了,根本不存在谁负谁的问题。现在母亲再这样一搅和,岂不是越发纠缠不清?
  德民!王大娘一声轻喝,不高兴了,你挠什么挠?长虱子了?你可还记得,那时娘只有一条裤子,常常晚上洗了白天穿,你流着泪对我说:娘,等我工作了,发了工资,第一件事是给您买一条最好的裤子!结果呢,第一个给我做裤子的人不是你,是玉梅,你忘了吗?
  王德民心上一个激灵,连忙鸡啄米似的点头:妈,我记着呢,我答应您还不行吗?王大娘立即转怒为喜,乐滋滋地向玉梅报喜去了。
  王德民却一屁股坐到板凳上,叹道:我的妈呀,您老人家可真会给我出难题哟!
  春风得意马蹄疾
  说实话,王德民这些年在事业上可是一帆风顺,春风得意。
  从省体院毕业那年正赶上全省中学生运动会,县一中急需一名专职体育老师,王德民还没走出校门就被文华县一中提前要了去,避免了分到乡下去的命运。他很喜欢这份工作,更喜欢那些可爱的学生们。
  一天,王德民正在组织一个班的学生翻高低杠,突然,一个名叫张艳的女生昏倒了。王德民背起她一口气跑到医院,那女生牙关紧咬,脸色苍白,急得他差点给医生跪下了,一迭声问是什么病,谁知医生冷冷地对他说:你干的好事你会不清楚,鬼才信呢!原来那女孩是小产了。
  王德民惊叹不已,现在的少男少女真是什么事都敢做出来,感慨之余,决定把这件事弄个水落石出。为慎重起见,他暂时没把这事公之于众。待张艳出院后,才联合她父母对她展开心理攻势,女孩终于说出是班上一个叫赵林的惹的祸,而且两人的关系不属于早恋,完全是港台生活片里的强暴行为。王德民怒不可遏,马上召来赵林进行讯问.谁知赵林满不在乎地高昂着头,像从容赴难的革命烈士那样挺立在王德民面前,没等王德民开口,他就开始慷慨陈词:王老师,您要真有本事来管这事的话,就去我家教训我爸好了,谁让他买那么多黄碟放在家里?说完,他大摇大摆地走出了王德民的办公室。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