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想天开

博主:jiajiahui888jiajiahui888 5天前 ( 05-23 19:15 ) 5 0条评论

美梦成真
毛明东是个老板,因为工作的关系,平时经常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最近,毛明东去了趟欧洲,回来以后却添了一桩心事。
原来,毛明东在北欧的时候,看见当地有一种木制的别墅,古色古香、别致玲珑,实在优雅极了。他突然想起,在自己的老家,几个山头上全是郁郁葱葱的柏树林,要是自己也用柏木建造一座中国式的古典别墅,那该多好啊!
手里有钱,做事不难。毛明东很快在城西的一个高坡上买下了一块地,然后找了个工程队。不过,好几家建筑公司送来的设计图,不是太现代化,就是俗不可耐,他都不太满意。
这天,毛明东刚走进办公室,秘书就交给他一张图纸。毛明东一看,眼睛就亮了,这也是柏木建筑的设计方案:整幢别墅全部使用柏木,连一颗铁钉都没有,屋顶用从中间剖开的半圆柏木,直接盖在上面,既新颖别致,又古趣盎然。这正是毛明东对其他设计方案不满意的地方,现在都被聪明地解决了。
毛明东拿着设计图不住地点头,他兴奋地翻到设计图后面的签名,却突然沉默了。那签名是陶树勋三个字。毛明东心里不由一怔。
说起这陶树勋,和毛明东不但是老乡,还曾经一起做过生意。有一次,两人去收购天麻,他们身上带的钱不够,毛明东便回家拿钱,让陶树勋留在那里等。等毛明东拿着钱往回赶,半路上却遇到了陶树勋,他已经把天麻背回来了。原来那货主是个老人,眼睛不大好使,陶树勋一边和他谈价钱,一边就把一多半的天麻捞进了口袋。毛明东知道后,坚持要把钱送回去,两人为此吵了起来。毛明东一气之下,报告了派出所,陶树勋被拘留了一个星期,两人从此反目成仇。
此时,毛明东心想:陶树勋为这事怀恨多年,这次他主动来揽这个活儿,多半是存心报复。
毛明东还没有打定主意,这天下午,陶树勋就找上门来了。他一见到毛明东就打哈哈:毛老板,你发财了,把老朋友忘了没有啊?
陶树勋随即主动说起建别墅的事情,还说自己已经拟了一个合同样本。毛明东一看合同,工钱在完工之后才支付,其他的也没有可以作弊之处,于是便答应了。没几天,就开始动工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毛明东还专门聘请了一个工程监理。
三个月后,别墅完工了。毛明东找了专家来验收,各项指标都没有问题。他放心地付了工钱,搬进了别墅。
噩梦连连
可几天以后,毛明东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别墅的墙壁、屋顶、地板等等地方,都开始出现细小的窟窿。他觉
得很奇怪:新造的房子,又是刷过桐油的,怎么会有蛀虫呢?他找人来治理,工人检查后,却说:这并不是蛀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钻成的孔。
毛明东想尽了种种办法,都没法治虫眼,而且那些小窟窿还在变大。他感到寝食难安,却也无可奈何。
这天晚上,毛明东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很快在噩梦中醒来,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他打开灯仔细查看,在床单上,竟然发现了一只红色的蚂蚁。毛明东不禁毛骨悚然:是血蚁!
这血蚁产自云南的原始森林,体色鲜红如血,长成后有两公分长。毛明东听说过这种东西,现在一看就认出来了,可是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别墅里呢?
毛明东再也不敢住下去了,带着家人搬出了别墅。他怀疑陶树勋做了手脚,可是苦于没有证据。
这天,毛明东的弟弟从老家来,听说了这事,立即说:肯定就是陶树勋干的!我以前听他说过,他曾经去过云南,跟当地人学习养血蚁。
毛明东明白了,千防万防,就没有防备到这一招。他立即去找陶树勋,可是陶树勋不在家,一问才知道他出门旅游去了。毛明东心想:这家伙一定是知道自己要找上门来,提前跑掉了。
事实的确如此:陶树勋从云南带回了些血蚁卵。他知道血蚁的习性,这东西喜欢在树木里钻洞独居,随着个头长大,也会把洞钻得更大。所以,他就想到了用这个办法来报复毛明东。现在,陶树勋办到了
毛明东只好自认倒霉。可是,他实在太喜欢那栋别墅了,自己虽然搬了出来,可还时不时地进去看看,心里盼望着那些血蚁能自己灭亡。
携手铸梦
这天,阴云密布,快要下雨了,天气十分闷热,毛明东全身都让汗湿透了。他小心地躲避着血蚁走进别墅,忽然
心念一动,有个惊奇的发现,然后便在别墅里到处走走看看,呆立了半天。
第二天,毛明东就把公司生意交给了副总,自己则去云南产血蚁的地方到处走访。一个月后,毛明东回来了,急急忙忙跑去那栋别墅,把从云南带回来的紫硝点燃。那紫硝生出淡紫色的烟雾,不一会儿就充盈了整栋别墅。那些血蚁纷纷爬出洞来,胡乱挣扎,不一会儿就全都死掉了。
这是毛明东从云南学回来的专治血蚁的方法。他叫人把死蚁扫起来,足足有半桶!然后,他又请来了专家评估这栋别墅,发现虽然柏木都被蛀坏了,但是因为木质本身坚硬缜密,各方面指标都还能达到居住的标准。这下子,毛明东高兴了。
这天,毛明东辗转打听到了陶树勋的电话号码,给他打了过去。
陶树勋一听到毛明东的声音,吃了一惊:你你想怎么样?他结结巴巴地说。
我希望你回来,我们一起建柏木别墅!
陶树勋愣了半天,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你想骗我回来?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啊?
毛明东不理会这话,说:我是真心地希望你回来,因为只有你才能建柏木别墅。每个月,我给你一万块钱工资,你自己考虑吧!
一万块!这数字弄得陶树勋心痒痒的,他思前想后,决定还是狠狠心,赌一把!
一周以后,陶树勋坐火车回来了。他忐忑不安地联系上了毛明东,毛明东开车来接他,直接把他带到了那栋柏木别墅。这时正是冬天,室外气温在零度左右,但是陶树勋一走进去,却感觉不一样,暖融融的。他到处看了看,并没有看到空调什么的,怎么回事呢?
毛明东笑着说:还不是托你的福,都是你弄出来的蚂蚁洞啊!
原来,血蚁灭了,洞却留下来了。这密密麻麻的小窟窿,使得屋子里冬暖夏凉,还有非常好的隔音效果。而且,因为柏木结实缜密,房子也很牢固。
毛明东发现了这个秘密后,便有意在别墅里举办了一系列聚会,让很多社会名流都进来参观。果然,大家还以为这是一种特殊的设计,纷纷大加赞赏,羡慕不已。于是,毛明东立即注册了房地产公司,准备建别墅。
你为什么还要叫我呢?陶树勋憋了半天,终于问了出来。
只有你才会建这种房子啊!
我是说,你你不记恨我吗?陶树勋涨红了脸。
毛明东看了陶树勋一会儿,说:朋友之间难免磕磕绊绊的,那很正常,过去的事情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希望你可以原谅!
陶树勋愣了半天,似乎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毛明东有那么大的成就,而自己却一事无成。
此后,陶树勋安安心心地跟着毛明东建柏木别墅,建成后把血蚁放进去,过段时间才扫灭血蚁,装修以后再出售。这种别墅销量特别好,很多台商、港商都慕名前来订购,生意红火得不得了。

The End

发布于:2020-05-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风铃故事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